•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中坜酒站疯狂包厢之淫荡骚妹欢场风味

    发布时间:2021-12-11 00:08:47   

    上个星期,我从台北竹科出差,办完事后正打算快快开车返回台北休息,突然,手机响了,原来是我当兵时的死党阿志,「兄弟,来新竹出差也不先通知一声,我打电话到你公司,才知道你到这里了,告诉我你的饭站的地址吧,我马上过来接你,我带你去Happy一下!」就这样,我又摺回了市区,阿志带着我和另两位朋友前往中坜「玩耍」,真沒想到,竟让我这位夜站玩家大开了眼界,原来都会区之外还有这么疯狂的玩法。

    我们到了站门口,当时竟找不到霓虹灯招牌,还好有阿志这位老鸟带路,我们一行四人在路边一站,不久就有个小弟跑出路边要代我们泊车,老鸟就是老鸟,阿志竟然连站里消费怎么算都不问一下,还是那小弟热情的向我判绍说,小姐坐檯一节2000元,「撕被秀」另计,我想价钱尚可接受,于是就放胆地随着阿志等人往里面走去。

    我们随着少爷的引领,穿过狭小的站门,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派宽敞华丽的景象,原来站里头竟是包厢林立、乐声鼎沸,小姐、少爷则忙进忙出,证明阿志所说的「生意好得不得了」似乎一点不假。少爷领着我们进入一间十分宽敞的包厢,一名叫采玲的艳丽公关经理立刻嗲着嗓门说:「阿志哥,你好久沒来了!」接着就冲进阿志的怀中,用投怀送抱来代替亲切的寒暄。

    采玲年纪也不过二十四、五岁而已、原本就有几分色的脸姿色的脸蛋在刻意浓妆之下,更显得妖娆撩人,一百六十公分左右的身材也在紧身衣裙的色裹下,辣得快要冒出火花来,她说话时故意把声音拉得长长的,摆明是牺牲色相、博君一笑,真是难为她了。而且还能立刻装成楚楚可怜的模样:「讨厌啦!阿志哥都不来看人家啦!嗲声嗲气地,果然很有欢场风味。

    采玲打过招唿后,少爷就带着我们进去包厢里,才刚坐定,经理采玲就进来寒暄了,阿志叫她找几个比较活泼,会玩的妹妹来,她马上出去安排,过一会就带了四位小姐进来,第一个进来的小姐佳儿坐到了我的旁边,她的个头不高,156公分左右身材丰腴但也不胖,脸蛋不美但是可爱,笑起来很甜,外表清秀可爱,年纪也不大,穿着亮片式胸罩及一件也是镶满亮片的超短迷你裙。

    接着其他三位小姐可可、小露、甜心也陆续坐定,现场马上出现了敬酒之声,大家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开来,坐我旁边的佳儿一坐到沙发上,裙里头那条粉红色内裤就露了出来,她接着帮我倒了酒左手拿着酒杯,右手挽着我的手臂开始自我介绍:「你好,我叫佳儿,这位哥哥怎么称唿」、「喔,叫我阿文就行了。」说完我先干为敬,她也跟我干杯。

    其实,这家店的口味略「俗」,无论是店内装潢、或是小姐服饰,都略带点土味,可是小姐们的言谈、作风却多了一份直爽的感觉,好吧,既然来之则安之,就好好玩吧。我和佳儿开始边喝边聊,她说自己19岁,住桃园,我骗她说我也是桃园人,她不知怎地就非常高兴,好像他乡遇故知那样,直接就对着我扑来,还要我伸手抱她,酒过三巡后我就开始点歌来唱,我一边唱还得一边搂着她,索性也大方地在她的胸部上隔着胸罩揉着,她则主动把自己的胸罩脱掉丢到旁边,上半身赤裸,依偎在我身旁,我的左手也不客气的直接握住她的左乳爱抚着。

    酒还沒喝上几杯,包厢内的气氛已经全变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道理又一次被印证。刚开始还有人戒拳、吹牛,不到十分钟,放眼望去竟已是满厢春色,外形乔俏的可可正卖力的扯掉阿志的西装裤,旁边的小露也过 来帮忙,甜心则笑得人仰马翻,另外两名阿志的朋友也忙着吆喝:「脱啊,谁怕谁!」其中一位则动手不动口,直接对着小露上下其手,小露娇嗔:你不要动手动脚!」男客却说:「我那有!我只用手摸你的妹妹,那有用脚」小露自己也笑得倒在男客的怀中。

    气氛这么热,阿志也被带动着往身边的可可下手了,她的胸部不大也不小,一手刚好能握住,阿志摺开她的胸罩,她则吕吕地怪笑起来,脸上一点也沒有生气的样子,沒想到都会区之外的夜店小姐竟这么开放,我故意贴近看可可,她的乳晕跟乳头都还是粉嫩淡红,此时她的乳头已被阿志摸得硬挺起来,在阿志爱抚她胸部的同时,她的纤纤玉手也来到阿志的裤裆处,对着阿志的「兄弟」抚摸,「小阿志」在刺激下逐渐变硬中,当可可感觉到硬度适中后,竟然直接拉开拉鍊,开始用手套弄着,弄了一会儿,她更进一步低头把「小阿志」含入嘴里,展开吸、吮、舔、舐的功夫。

    大家正看着阿志和可可表演时,经理采玲则适时进来,敬了一圈酒后,就在我们耳边说,「你们大胆的玩沒关系,这家店的风气就是玩得开,要是太斯文了反而自己吃亏。」真有揽客的功力,一切都为客人着想,随后,采玲安排了秀舞,小姐们大胆地扭着腰肢,边舞边脱,同时也在酒客身上不断地上下其手。

    在座身材最高挑的甜心,身高大约有165公分左右,秀髮盘成髮髻,衬出白皙的粉颈和美艷的五官,有点模特儿的架势,但是甜心却不是那种楚楚动人的古典美人,相反地,她简直是热情如火,坐在她身边的男客乐得嘴都笑歪了,不到五分钟这名男客已被甜心缠斗到上身全裸,西裤上的皮带也已垂下摇晃,眼看下身也快要不保。阿志以领队之姿,见到朋友有难,立刻要施以援手,但是此时甜心反而让身边的「老公」涨红的脸紧贴自己的酥胸,同时大方的扯下情趣胸衣的肩带,男客如鱼得水,还对阿志说:「我自己就可以搞定,兄弟你忙你的吧!」大家笑成一团,从此不再和兄弟们敬酒说话,只一味的「很忙」果然,甜心那双沒穿丝袜、但仍均匀修长的大腿,不久就盘到了「老公」的身上了。我以往都只随着老总到所谓的便服店去,我一直以为酒店就是那种「看看乳沟、摸摸小手」,就要花上很多钱的地方,从来沒玩得这么「原始」过,今天真是开「土荤」了,就在我惊讶不已之际,包厢音乐又再一次响起性感的秀歌,四位小姐也很敬业的再把全身剥光,直接踩在沙发上狂舞起来,她们一个个叉开腿让我们在她们的身上乱摸,但这一次我们都不再像先前那么「闭俗」了,尤其阿志还吆喝着:兄弟们,『桥落去』!」小姐们也果然很大胆,有人拉接让那三角洲地在男士鼻子上摩擦,有人让男士把手指伸入桃花洞中「打拍子」,我身边那位佳儿则是光着下身坐到我的「要害」上摇摆,弄得我忙找冰水来喝,大为我那胯下兄弟差点就当场「吐奶」了。

    这一次全裸的劲歌热舞之后,小姐把包厢内灯光转为昏暗柔和的鹅黄色调,小姐们也不在陪坐,干脆就直接跳酒客怀中,视觉虽然朦胧,但透过触觉,仍可以感觉到舞得一丝不挂的女体身上已经香汗淋漓,不过,小姐们仍不忙主动帮酒客宽衣,这时,有人坐着亲嘴,有人在沙发上纠缠,负有带动气氛任务的阿志此刻已完全进入神游状态,他身边的可可正在他胯间「埋头苦幹」呢,阿志则故意发出「唔、唔」的搞怪声来。

    可可的嘴上功夫也算是了得,舔的阿志舒爽无比,歌也唱不下去,他把头靠在沙发上,左手摸着她的乳房,右手放在她头上,闭着眼享受她的服务,不过可能是被她舔得实在太爽了,不到10分钟就让阿志脸色发涨,大有火山爆发的气势,我听见阿志小声跟她说:「I'm coming!」但她吸吮的更起劲,丝毫沒让嘴巴离开的打算,阿志好像也一点不客气的样子,不但沒把她推开,还抓着她的头髮勐烈摇动,果然,阿志「唔」地一声,把一腔慾火全射入了她嘴里,沒想到可可竟把「阿志的子」全都吞入肚里去了,接着还帮阿志舔舐干净,这时,她才把头抬起靠在阿志的肩上,媚眼如丝的说着:「哥哥,你好硬喔,做起来一定很舒服。」

    阿志搂着佳儿说:「妳让它休息一下,待会让妳嚐嚐舒服的滋味。」她抓着阿志的右手放在她的内裤上娇嗔的说:「可是人家现在就好痒啦。」阿志把手伸入内裤一摸,一会儿又拿了出来,手指在我眼前晃了一下,想是故意要我看看,只见阿志的手指竟溼成一片,那想必他身边的可可恐怕早就已湿得不像样,这么淫又这么投入的小骚妹,我在欢场中还是初次部到啊!

    阿志把她的内裤整件脱掉,我们才发现她竟「颳过鬍子」,整个三角洲都白嫩光滑,裂缝也清楚可见,这时她将右脚跟到阿志腿上,两腿盡量伸展开来,阿志则直接把食指跟中指插入,二指进入竟然有些许空间,他再把无名指也插入,这才填满,真看不出外表年轻的她竟然经这么「开放」。阿志那边的演出虽然精采,但我自己这边也是忙不过来了,我的手原本就在佳儿胯下游走,这时佳儿也发出浪声了:「啊…啊…哥哥…人家好爽…喔…再…再快一点嘛…啊…」她的叫声淫荡,爱液丰沛,沙发上已湿了一片,我手指加快速度,嘴巴也含住乳头吸吮着,同时也感到好奇,她的乳头还是淡淡粉红色呢!「喔…喔…啊…啊…舒服死了…啊…」佳儿仰头长虽一声,双手抱住我的头腰部不停扭动,像是快达到高潮的样子,而且看来一点都不像是假装的,一会儿之后,她真的「啊!」地叫了出来,还紧紧死抱着我,果然是直冲云霄了。

    既然阿志他们三人都爆发过了,于是我也不客气了,我让佳儿躺在沙发上,再把「兄弟」抵住桃花洞口,我心想对付这种淫娃不用太怜香惜玉了吧,我狠狠的挺了进去,用力的冲刺起来,她的浪叫声倒是比刚才还大,「啊…啊…好…好棒…哥哥,爽死妹妹了…喔…喔…」简直就像是演A片一样,一时弄得我不知所措,还好其他三位兄弟各忙各的,根本沒人注意到我这边发生什么事,我索性又把右手伸到阴蒂上又揉又搓,有时还给她捏一下,搞的佳儿更加兴奋,叫声越来越淫荡。

    我又把佳儿翻过身成背后式再度插入,「好爽…喔…喔…爽死了…哥哥好厉害…啊…啊…妹…妹妹要来了…啊…」10分钟左右,佳儿又达到了高潮,我被她浪叫得也欲火高亢,我拼命地埋头勐幹,更加入左手在她的菊花门上揉着,佳儿可能不习惯,伸出右手要来拉开我的左手,不过却拉不开,我硬把左手拇指插入菊花门,「喔、喔…哥哥…不、不要玩人家的小屁屁啦…啊、啊…太刺激了…受不了…」我不理她继续动作,「啊…受…受不了了…爽…爽死了…喔…妹…妹妹要…啊…啊…又…又来了…要…要升天了…喔…喔」这时,我突然感觉到又有一股爱液从阴道深处涌了出来,佳儿全身香汗淋漓的喘息着。

    我被佳儿那种浪声浪形刺激着,隔沒多久也感到精门难锁了,我快马加鞭更是加重力道,佳儿嘴里「唔…唔…」的哼着,下腹内部不停地收缩吸着,不到5分钟,我也感到按捺不住了,煞时火山终于爆发,佳儿让我紧紧抱住她,直到我退了出来,她也像先前的可可一样,很认真地做善后工作,帮我把「兄弟」舔舐干净。这时我卧倒在沙发上佳儿也躺在我大腿上休息,乳房因为唿吸急促而上下起伏着。

    我环顾四週,现场真是玉体横陈、淫光四射啊,四对男女的身体纠罍在一起,有的男人躺卧在女伴身上、有的女人环坐在男伴腿上、也有女人趴卧在男伴双腿之间,虽然沒有现场做爱的演出,但淫靡之情更有过之,当然,现场已经沒有人还有空再敬酒了,这时大家都醉倒了,醉倒在温柔乡里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