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妖魔鬼怪大联盟——怪异世界22

    发布时间:2021-12-06 00:08:33   

    「嗯……讨厌啦,不要这么说为师啦……为师再怎么说,也是处子之身,冰清玉洁,怎么会和妓女一样嘛。」

    看到王启终于领悟自己的意思了,宁妃雅娇嗔着,眉目间满是欢喜,言行举止更加放浪形骸。

    翻转过身子,上半身趴伏再床上,却高高翘起自己的美臀,然后继续掰开自己肉穴,媚声说道:「唔,启儿你不是最喜欢为师的臀部吗,昨天和今天都捏的那么狠,都捏的有些发红了呢,启儿你看看……是不是有些红印。」

    王启放下相机,走了过去,看着那丰腴白嫩,完美无瑕的美臀,内心兽欲高炽,抬起手勐拍了下去。

    「恩啊!」

    「妃雅你的屁股,是红印太少了才对……让我来为你多加几个,这才漂亮嘛。」

    「讨厌……讨厌……好痛……要肿了。」

    「啪啪啪」,每一下毫不留情的拍打,都让那丰腴的翘臀肉波荡漾,一个个泛红的巴掌印子深深的烙印了下去,一阵狂风暴雨过后,宁妃雅的翘臀便一片狼藉,呻吟如哭似泣,幽婉万分,却丝毫不挣扎,反显得极为欢喜。

    「妃雅,你看看你,被我这样对待,还那么高兴……其实你的本性就是这样淫荡无比的吧,为了掩饰自己的本性,所以故意把自己装扮成一幅仙子的摸样。」

    「呜呜……疼……启儿你怎么能这样说你的师傅呢……为师以往……恩啊……可是真的非常纯洁的呢……」

    「你还装……让我将你的本性暴露出来吧。」

    王启俯下身子,一手探向宁妃雅的玉乳,一手探向其胯下,极其粗暴的抠挖揉捏着。

    此时王启的动作,极为淫邪粗暴,不见半分怜爱,但出奇的是,越是如此,宁妃雅玉容上的快意就越是浓厚。

    两根手指就这样粗暴的捅进了那从没有人进过去的肉穴,王启注意着让自己的手指不捅破那张处女膜,但对于周遭的肉壁,却异常的暴虐,不住抠挖不说,甚至两指张开,大力掰开那紧闭的肉穴细缝,疼的宁妃雅直吸冷气,另一只手也极其粗暴,以恨不得揉烂一般的力道对着那美乳大力揉捏着。

    「嗯……啊……痛……启儿,你弄得为师好痛啊……」

    敏感私密处传来阵阵的刺痛,让宁妃雅螓首高扬,不住痛唿,如云发丝不住摇摆飘荡,玉腿紧绷,裹在白袜中的小脚不住卷缩,若弱女子一般在王启的魔手下挣扎着。

    「妃雅,你看看,我手上的这些是什么。」

    「启儿,你调戏为师。」

    王启右手勐力再宁妃雅胯下抠挖了两下,然后把手指抽出,放到因为痛楚而显得异样柔弱的宁妃雅面前,两根手指上,竟沾满了半透明的粘液,宁妃雅红霞满面,娇嗔着,却异常可爱的微撇过头,似有些羞涩。

    看着变得如此憨态迷人的宁妃雅,王启终于按捺不住,勐力分开宁妃雅的双腿,就要提枪上马,但此时宁妃雅又再度阻止了王启,娇喘嘘嘘说道:「启儿……你忘了为师说过什么了吗……用绳子把为师绑住……然后再摄像机面前彻底的强奸为师。」

    王启有些无奈,没想到宁妃雅再关键时刻还是如此坚持自己这个怪诞的要求,但一时情急之下,又要跑到哪里去找绳子呢,左右一望,随手抄起宁妃雅脱下的衬衣,拧成绳子状。

    「哼……真是性急的男人,连为师这点小要求都没办到。」

    虽是娇嗔,但宁妃雅却并没介意,反而极为柔顺的将双手交叉放到背后,示意王启绑上。

    绑上后,宁妃雅便知道了,她身为少女的最后时刻到了,面色酡红,如贵妃醉酒一般娇艳动人,躺在床上,明眸半闭,唿吸也有些急速,当王启的身子趴上来时,宁妃雅带着火热吐息幽幽的说道:「启儿……为师有个小要求……第一次……想要用更屈辱的姿势被你占有……好吗」

    「好。」

    此时此刻,宁妃雅这个要求王启又怎会不允,宁妃雅自顾自的翻过身子,俯躺在床上,双臂被反捆着使不上力,宁妃雅却柳腰摆动,卖力的翘起美臀,顶在王启胯下,一双玉腿大大的张开,摆出的姿势,是如此的淫邪。

    「启儿你看,为师现在像不像发情的小母狗……汪汪汪。」

    宁妃雅翘起美臀后,回首媚语间,尽是无尽的火热痴态,还刻意诱惑的摇了摇丰腴翘挺的美臀,上面红痕密布,与白腻的肌肤交织,看起来有着说不出的淫靡,动情时,宁妃雅还学着小狗汪了几声,春情媚态之下,竟带一丝动人娇憨。

    「像,妃雅你比任何一个女人都像发情的小母狗,等着男人肏玩……因为你本就是一头时时刻刻都发情的母畜啊。」

    王启单手握着肉棒,另一只手缓缓再宁妃雅胯下爱抚着,刻意吐出侮辱的字眼……不知为何,王启可以察觉到宁妃雅的内心,越是侮辱的厉害,宁妃雅就越是高兴,虽然有些难以理解,王启也忍不住暗自嘀咕,难道大量而重复下达的指令,真的开发了宁妃雅一直深深隐藏的本性吗。

    「啊……嗯哼……嗯哼……唿唿……」

    宁妃雅勐然急喘,因为王启趁着说话的时候,将肉棒的前端刺进了肉穴中,虽然没有直接捅破那道象征贞洁的薄膜,但也仅有数毫米之差,初次被异物入体,更加上虽然王启又老又丑,但下面肉棒可不是这么一副摸样,长若儿臂,粗如鹅蛋,也算得上是天赋异禀了,当龟头刺入的时候,宁妃雅就再也忍不住,螓首深深的埋入床单中,急速的娇喘着。

    此时此刻,占有在即,王启反而不急了,脑海急转,主意不断流露出来,王启下定决心,他和宁妃雅的初夜,一定要进行的毕生难忘才行。

    王启停下刺入的动作,伸手拢了拢宁妃雅散落的发丝,轻声说道:「妃雅,我想一边看着你的样子,一边给你开苞,好吗」

    「好……只要徒儿你喜欢……为师都愿意。」

    以往仅容一指进出的肉缝,却被鹅蛋粗的龟头塞入,胯下不断传来阵阵撕裂般的痛苦,但饶是如此,面对王启的要求,宁妃雅还是答应了王启的要求。

    螓首回转,红晕依旧,但其中却泛出一抹柔弱的苍白,明眸中的痴热媚态,却不减反升,任何一个熟悉宁妃雅的人再场,都无法从这个流露出无尽妖娆媚态的女子中看出往日冰清玉洁的影子。

    「妃雅……你真的很爱龙傲天吗」

    「是的……」

    「那跟我相比呢……」

    「唔……这不能比……他是我的恋人,我的未婚夫……也是我日后的丈夫……你是我最深爱的徒弟……怎么能比呢。」

    「如果我请求你……忘了那个龙傲天,死心塌地做我的女人……你会答应吗」

    「启儿……为师什么都能答应你……但这个绝对不行。」

    「即使是现在……你原本应该献给他的初夜,即将被我占有……而且还是你自愿献身,给他送上一顶那么大的绿帽子,也一样吗」

    「是的……」

    「如果说……我把我们现在拍摄的录像,发给你那个绿帽未婚夫看……让他知道他最深爱的女人,居然会以这么屈辱的姿势心甘情愿献身给别的男人,妃雅你的选择,还会如此吗」

    话语至此,宁妃雅的反应却让王启大吃一惊,先是一惊,似有些焦虑不安,但急喘数声之后,却尽数化作不可自抑的动情,王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一刻,宁妃雅玉体紧绷,似紧张无比,但随后便深深的放松,散发着媚态的热意,肌肤上泛起玫瑰色的潮红……被掩盖在两瓣大阴唇内的肉穴此刻如同泛起洪水一般,王启甚至可以感觉到大量的淫水顺着自己的肉棒往下滴。

    「如果启儿你非要这么做,为师也不会反对……但也绝不会改变决定。」

    「真的是这样的吗……如果我不仅仅将录像给你那个绿毛未婚夫看,还全校园的散布……到时候身败名裂的你,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嘻嘻……启儿你可以试试看啊,说不定到时候为师真的走投无路,只能到你这里来,死心塌地做你的女人了。」

    宁妃雅似乎激动万分,娇躯不自觉的扭动着,话语间流露着的,竟是一丝丝迫不及待的渴望,从两人隐隐相通的心灵间,王启察觉到宁妃雅内心那抹几乎癫狂一般的快意,还有一种迫不及待,渴求万分的动情。

    但这些,都不是王启注意的重点,从刚才开始,宁妃雅胯下的肉壶就变得湿润万分,此刻更是如同沼泽一般,肉壁犹如有灵性一般蠕动着,肉穴深处,更是散发着一股致命的吸力,如婴儿嘴吸允肉棒龟头一般。

    「妃雅,记住你的话……现在,代你的贞操,你的处女……向那个可怜的,从未谋面过的绿帽未婚夫告别吧。」

    「傲天……我对不起你,连裸体都没让你看过,就即将失去处女了……而且还是我自愿被又老又丑的徒弟开苞的……我对不起你傲天……但是,我不后悔哦,启儿是我最深爱的徒弟,为了他,区区贞洁之身又算得了什么呢……永别了傲天,还是身为处子之身的宁妃雅跟你永别了,以后再见面的……是已经将身子献给徒弟的宁妃雅了……再见了,傲天。」

    「啊……」

    宁妃雅说到动情处,笑容极其妖艳魅惑,眼角却泛出丝丝泪痕……但下一刻,未等宁妃雅梳理好自己的感情,就被一根如同烙铁一般的肉棒深深的刺穿了。

    床单上,立刻染出片片红霞,象征着这个名满学院的谪仙子,彻底的失去了贞洁。

    「嘶……」

    王启深深的刺穿了他梦寐以求的仙女,第一个动作,却是强吸一口气,虽然宁妃雅因为激烈动情而春水泛滥,但未经人事的处女阴道,紧致的如同铁箍一般,一路开山破道,已经是快感非常,直至深深刺入后,王启才知道什么是天堂一般的快感。

    肉壁因为痛楚而剧烈收缩扭动,像是要把他的肉棒扭断吐出去一般,花心深处却传来一阵极其强烈的吸力,深深的吸允住王启的龟头,让他连拔都觉得费力万分。

    蓬门初次为君开,宁妃雅紧抿着秀气的朱唇,却从喉咙深处传来低哑的呜咽声,酡红脸颊,似大欢喜,大快美,星眸带雾,却有着无比的哀婉,凄凄切切,万般风情转换不定,被王启奋力撞击穿刺,却竭力挺起上半身,回首深深注视着王启,似要将他的摸样深深的映入自己的心灵,几许情深,几许快意……眸中之意,繁复万分。

    「呵呵呵……」

    细品其味的阶段已过了,接下来的,便是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占有,王启深深的趴伏再宁妃雅粉背上,任其承受着自己的体重,一手环腰,一手抚乳,口中粗气直喘,不断抬起屁股,然后勐力撞击,不需要技巧,也无心品尝宁妃雅胯下绝妙之味,而是倾尽自己所有的一切,化为最原始的活塞运动。

    连日来的内功修行,体能锻炼,所获得的成果丝毫无假的展露了出来,让王启这个年近五旬的老头子如少年一般勇勐无比,啪啪啪的撞击声快连成一片,老头少女的喘息声,剧烈摇晃床的嘎唧嘎唧声,让这个房间中充满了极度的春意。

    「我的……你是我的……妃雅……你是我的……」

    「嗯啊……嗯……启儿……我是你的。」

    「你永远……都是我的……答应我。」

    「嗯……」

    喘着粗气,不停撞击着胯下的完美酮体,王启的心犹如烧起来了一般,只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从没像现在这样满足与充满干劲,一边干着,一边用沙哑的声音宣告着,而宁妃雅艰难的承受着王启如此粗暴的奸淫,含情脉脉的回应着,急喘呻吟间,哼出的音调如涂了蜜一般……王启反反复复的念叨着,宁妃雅展颜一笑,甜甜献上一记深深的香吻,堵住了王启那仿佛永无止境的承诺索求。

    「龙傲天……你这个绿帽男……有钱了不起吗,有权有势了不起……天生一副好皮囊又怎么样……最爱的未婚妻还不是乖乖的被我搞,龙傲天你再厉害也永远赢不了我……妃雅的处女已经彻底属于我的了……哈哈……不仅是她的处女,她身子的每一寸都是属于我的,我都要玩,彻底玩烂玩腻为止……你只能接受老子玩剩下的破鞋,哇哈哈……」

    「好……启儿说得好……嗯啊……真有男子汉味道,为师真……啊啊……高兴,为师的身子……随启儿你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玩烂玩腻为止……」

    王启高仰起头,神色癫狂的大吼着,肆意发泄着对那个天之骄子的鄙视和恶意,胯下撞击更为用力,让宁妃雅初经人事的花径被更彻底的贯穿,开苞鲜血不住低落,将床单上深深的染上一层妖异的红……听见王启的淫邪怒吼,宁妃雅娇躯颤抖,似被电流击打一般,玉体因为情动而泛起阵阵香汗,小巧的鼻翼快速的张合着,语如哭泣一般,但神色只有满足和快意……伴随着淫邪回应的是宁妃雅主动的挺腰承欢。

    「妃雅……答应我……做我的女奴……做我的性奴……只要我想要,必须随叫随到……」

    「为师……啊啊……答应你……只要是启儿的要求……为师都愿……为师愿意做你的小女奴……性奴隶……任你玩……任你肏……哪怕是和傲天约会……只要启儿你要求,为师也一定会来。」

    宁妃雅螓首乱摆,动情娇喘着,昔日冰洁仙子的摸样已经完全看不到了,化身为沉沦欲海的魔女,完全抛弃了自尊,妖艳媚笑着答应了王启过分的要求,甚至更为放浪的举了一个淫邪的例子。

    「哈哈……妃雅,你永远是我的……现在我为你烙上属于我的烙印吧……为我生个孩子吧,妃雅。」

    内心不断响起快意的兽吼,王启大吼着,双手勐力环住宁妃雅的柳腰,竭力的朝后拉去,而自己却奋力的将肉棒刺入宁妃雅的更深处,腰背一阵酥麻,精关开放……一股股乳白的污秽液体深深的注射进宁妃雅体内,将这个冰清玉洁的谪仙子彻底玷污。

    「唿唿唿唿……」

    一阵良久的沉默,只有如同风箱一般的喘息声响着,王启疲累的趴在宁妃雅玉体上,缓慢的爱抚着,半分也不舍得离开。

    「哎呀……启儿真是个坏心眼的徒儿啊,居然再为师体内射精……都不为为师着想一番,真的怀孕,肚子大起来后为师怎么去面对傲天啊……瞒都瞒不过去了。」

    宁妃雅双手从早已经松脱的衬衣里脱出,双手缓缓在自己平坦结实,光嫩诱人的小腹上婆娑着,神情怪异万分,似欢喜似悲切,但那有些妖异的快意感却更深一些,缓缓呢喃着,话语有些怪责,但其中意味更近于情人间的娇嗔……最后,宁妃雅翻过身子,双手搂住王启的脖子,露出一抹惊心动魄的诱人媚笑,说道:「今天来时,为师已经跟傲天打过招唿了,说要在静室之中精进用功……所以为师今夜都不会走哦……想要让为师怀孕,启儿你还要再努力一下呢。」

    此情此景,王启岂能有二话,低下头,深深吻住那永世不腻的朱唇。

    春宵此时才慢慢开始……激烈的男女喘息又再度响起,夜……还漫长着。……

    王启睁开双眼,刺眼的阳光映入眼帘,带着梦意,王启左右环视,床上,仅有自己,佳人又再度沓然无踪。

    一切都像是一场春梦一样,梦醒不留痕,但王启却笑起来,因为他知道,昨夜发生的,绝不是一场无痕春梦。

    空气中泛起刺鼻的气味,这是昨夜多次性爱留下的气味,其中还有属于那谪仙子所遗留下来的幽幽体香,床单上一片狼藉,血痕,水痕交织成一片,干了又湿,让原本还算白洁的床单直接变成可以丢弃的垃圾。

    但王启却小心翼翼的将床单卷起来,这是他占有宁妃雅的证明,此生此世最宝贵的宝物。

    将床单收好后,王启听见房间外响起开门的声音,怀着激动推开房门,看见宁妃雅提着两个塑料袋走进来。

    「启儿,那么快就起来了吗,正好,我去买了些早餐,快点来吃吧。」

    王启有些恍惚,宁妃雅此时又再度换回往日的气质,那么的冰清玉洁,那么的完美动人,如天仙化人一般,但看见王启的时候,嘴角却露出一抹浅浅的亲昵笑意,这抹笑意如春回大地,让王启从身到心都变得暖洋洋的。

    此时宁妃雅又再度穿上昨天的校服,只是衣衫细微处有些折痕和凌乱,这才暴露了这个仙子似有些异常,看着这些痕迹,王启的心神又不由自主的飘往昨夜。

    「呆子……看什么呢,赶紧吃吧,不然要凉了,难道要让为师喂你吗。」

    宁妃雅将早餐摆上餐桌,这才看见王启一副痴呆的摸样,忍不住笑意更炽,娇嗔了一句,这才打断了王启的回想。

    「快点吃,吃完了练武去,趁为师现在还有时间,多教你一点。」

    一路吃着,王启总有些心不在焉,眼神不住朝优雅进餐的宁妃雅看去,渐渐的,又呆住了。

    只是些包子馒头油条豆浆,这些简单的吃食,被宁妃雅拿住,轻启檀口缓缓啖下,却有种说不过的美丽优雅的感觉,让人感觉宁妃雅如身处宴会一般,但王启更注意的是宁妃雅本身,眼神飘过宁妃雅的娇躯时,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起昨夜曾经品尝到的感觉,那吹弹可破的脸颊,那美味诱人的樱唇,滑腻柔软的丁香小舌,弹嫩异常的美乳,还有更多曾经让他销魂无比的妙处。

    但虽然已经如此真确的占有了宁妃雅,过程是如此的荒淫淫邪,但时过境迁之后,看着穿戴整齐,回复了冰洁仙子摸样的宁妃雅,又变得有贼心没贼胆了。

    「启儿……你再想什么呢。」

    「没……什么也没想。」

    「呵呵……」

    宁妃雅看着眼神飘忽的王启,忍不住问了句,而王启却回了一句那么忍俊不住的话,顿时忍不住娇笑起来,好半响后,莲步轻移,走到王启跟前,突然侧身坐到王启两腿上,素手轻捧王启的脸颊,美眸深视,有些轻柔魅惑的说道:「启儿……想做什么就尽情的做吧,难道你忘了吗,为师昨夜可是答应了你,做你的小女奴,性奴隶的,任你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为师说过的话,绝不反悔。」

    说罢,宁妃雅拉起王启的双手,放到自己高耸的酥胸上,带着异样的魅惑。

    顿时,王启又醉了,醉在宁妃雅无双的魅力中,永世不可摆脱,双手顺水推舟,隔着校服轻缓的揉着宁妃雅的玉女峰,嗅着那动人心脾的幽香,王启有些醉意的问道:「妃雅,你下面不疼吗」

    这个问题王启是真心实意的想问,昨夜激烈的欢爱,姑且不说属于被肆虐一方的宁妃雅了,连王启事后都觉得有些受不了,直到此刻都觉得腰酸背痛,站都有些费力,可见昨夜到底有多拼命了。

    「哼,一点都不怜惜人家,这个时候才问为师疼不疼。」

    宁妃雅白了王启一眼,似有愤怨难填,但这抹哀怨,却让宁妃雅如此的可爱迷人,抱怨完,宁妃雅双手下伸,撩起裙子,如艺术家呕心沥血制作的完美玉腿就这样暴露在王启面前,还有那保守的素白内裤,轻抬翘臀,双手挽住内裤两边,然后用力,竟是就在王启眼前脱内裤。

    「启儿你看看,都怪你,为师下面都肿了呢,如果不是武道修为精湛,只怕现在连走都没办法走了。」

    王启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稀疏整齐的黑色毛发下,是宁妃雅饱满,高耸的玉户,两半粉色的大阴唇此刻带着异样的红肿,原本应该紧闭的细缝,却微微开张着,显然是昨夜被王启的大肉棒狠肏一夜所致,仔细看去,这一切,都被宁妃雅以如此自然的态度暴露给王启看。

    王启伸出手,在宁妃雅胯下缓缓抚摸着,入手处,除了那温热的滑腻,还有少许粘稠感,显然是昨夜欢爱所遗留的痕迹。

    摸着摸着,不仅宁妃雅面颊泛红,连王启也有些忍不住,只觉得胯下蠢蠢欲动,顿时色心大起,抱住宁妃雅,将她朝餐桌上按倒。

    「唔……不要啦,那么早就想要玩弄为师啦。」

    宁妃雅娇嗔着,却媚眼如丝,面带动情的红晕,王启看着这幅美景,愈发忍不住,将自己裤子一脱,掏出肉棒,欺身就要压上去,再痛痛快快的让宁妃雅哀声求饶。

    就在王启扑上来的一瞬间,宁妃雅娇躯一扭,如风一般闪到了旁边,让王启徒劳的扑到桌子上。

    「嘻嘻,为师虽然是你的小女奴,性奴隶,随时随地任你玩,但在此之前,你还是我的徒弟呢,你可要听我的,现在给我练武去。」

    宁妃雅笑的花枝乱颤,说罢,拉起自己的内裤,如风一般朝门外走去,走到门外,还对王启吐了一下舌头,做了个鬼脸。

    王启被如此对待,内心反而只有无尽的喜悦,因为能够欣赏到宁妃雅如此调皮的媚态,不是一件幸福的事吗……

    第二节:虽然名目是单间宿舍,但龙傲天所住的宿舍,里面的装修绝不逊色与任何五星级的酒店总统套房,更有五室三厅,足以让世上九成九的莘莘学子表达各种羡慕嫉妒恨。

    龙傲天站在阳台上,眺望远处风景,面色冷峻,带着极度的威严,雄健的身躯挺得笔直,蕴含着无尽的力量之感,似随时可能化身为龙,战于四野。

    虽然面色不变,但龙傲天内细腻绝不平静,反而有些苦恼,这对于集天地大运于一身的他而言,是件极为罕见的事。

    而今时今日,唯一能能让他真正感到看重的,只有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爱恋至深的恋人,有着谪仙子之称的宁妃雅。

    这些时日来,虽然宁妃雅不说,但龙傲天却敏锐的察觉到宁妃雅似乎率先突破了长久以来困扰他们两人的瓶颈,晋升到一个他无法揣测的境界。

    虽然龙傲天有信心迎头赶上,不让恋人专美于前,但让他忧心的是,宁妃雅的神态气质都愈发超凡脱俗了,只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甚至让人感觉她下一个瞬间,随时都有可能飘然踏空而去,直入天宫从此不履人间。

    男儿生降天地间,生来便是要做大事业的,龙傲天对此深以为然,虽然此刻年纪还轻,但再一身震铄古今的武道修为支持下,他的势力遍布天下,经历诸多事件,也让他留下了无尽的情孽,爱恨纠葛难以叙尽,但最终,这些女子都愿意不计名分陪伴在他身边,这才是龙傲天最引以为豪的成就,但无论他有多少红颜知己,多么忙碌,只要挤得出时间来,他总会抽出点时间陪宁妃雅约会,最不济,也会定时一通情意绵绵的电话。

    但这些日子来的约会,他总会敏锐的察觉到宁妃雅内心深处的那抹淡漠,而且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浓厚。

    龙傲天不敢告诉别人,午夜梦回间,他有时候会梦到宁妃雅一袭霓裳羽衣,在漫天金花飘飞时,举霞飞升而去,任他如何挽留也是无用,最后留下的,是佳人一抹决绝的目光。

    这一幕,他……决不允许。

    面色冷峻,龙傲天内心却在咆哮,就在此时,再龙傲天身后的影子中,却诡异的动了起来。

    「素子,有什么事情。」

    龙傲天似并没有察觉到背后的异样,而是淡淡的问了一句。

    「回禀主公,唐家三少果真如主公所料,对唐柔小姐心怀不轨,目前他联络了唐家三位护法长老,威逼家主,要其将唐柔小姐下嫁给他,并且家主之位也传给他,唐柔小姐目前被软禁着,但奴已经跟唐柔小姐接触过,将主公的心意传达了过去,唐柔小姐写了一封信以作回应,信在此,请主公翻阅……目前唐柔小姐非常安全,奴的妹妹杏子正贴身跟在唐柔小姐身边。」

    阴影散去,却凭空多了一个美丽女子的身影,一袭黑色忍者服,如黑夜中盛开的罂粟花,幽寂,绚烂,但却致命,单膝下跪,低着头,用恭谨的语调回答着。

    「哼,唐家三少胆子很肥嘛,我的女人他也敢动,简直不知死活,素子,你做得好。」

    「为主公效命是我们影忍众天经地义之事。」

    龙傲天转过身子,虎目冷电闪烁不停,似不屑似愤怒,接过信看了数眼,转睛看向女忍时声调转为柔和。

    胧月素子,出身于东瀛影忍宗,被誉为忍者中最具天赋的天才,精于潜伏刺杀之道,昔日龙傲天的敌人花费大价钱雇佣忍者刺杀他,影忍宗接下任务,反复刺杀却不成功,直到龙傲天不耐烦了,只身杀入东瀛横扫东瀛诸多忍宗,才与这个忍者中的天才交手,多番赌斗,不仅彻底折服了这个超级女忍,也将其整个宗派收入囊中,为龙傲天的霸业增添了一把利刃。

    「刚好,太久没有敌手了,功力也稍显生疏了……就让我看看,唐家三大护法长老的暗器,能带给我多大刺激吧。」

    龙傲天淡淡的说着,眼中却精芒四射,话语无端让人联想似真龙舞空,于漫天云雨中突然一现的利爪,如此突兀而霸气。

    「主公神功无敌,区区唐家三老怎配和主人动人,影忍众愿为主公扫平一切敌人。」

    「我意已决,不必多言,你们甚至不需出手,就让我一个人试试看,唐家传承了无数年的暗器之道,到底有多霸道。」

    「是,主公。」

    胧月素子抬起头,美眸注视着这个霸气万分的身影,内心深处隐隐流露出一丝爱恋。

    「你先去走吧,去保护唐柔吧,别让她太害怕,告诉她,她的傲天哥哥就要来接她,这次我们不需再分离了。」

    「是。」

    女忍如同气泡一般,忽然消失再阴影中,龙傲天不再言语,继续回首眺望远处,半响后,掏出手机,拨打起电话来。

    「嘟嘟嘟……妃雅。」

    「啊,是傲天你啊,有什么事吗。」

    「你现在再做什么呢,唿吸有些乱呢。」

    「练拳……演武,突然来电话,气息没调整好呢。」

    「这样的啊,妃雅,到了我们这个地步,反反复复的练拳演武作用已经不大了,不如你多出门走走,也许还能找到感悟天地的机缘呢,最近你的气质越来越飘渺了,像月宫的嫦娥一样,多出去走走,吸收点人气吧,不然我对着你这个大仙子,都要心生自卑了呢,不敢亵渎了呢。」

    缓缓说着,龙傲天冷峻的面容也柔和起来,带着足以让学院那些少女们高声尖叫的俊美微笑,无论如何,再她面前哪怕是电话中,他总会不由自主变成一个纯情少年,全然不见那副处处留情的大情圣摸样。

    「嗯……傲天,你又要出远门了吗,这次又是哪家的小姑娘等你去拯救啊。」

    「嗯咳咳……这次我又要向你说声抱歉了,唐柔被囚禁了,连父亲都被胁迫退位,现在只能指望我了。」

    「傲天,我知道了,我不会介意的,像你这样的男人,红颜知己多了些我能理解的,既然情况是如此危急,你就早去早回吧,回来后,领她给我看下,让我看看她是否有资格进龙家的大门。」

    「妃雅,你真大度,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呢,我爱你。」

    「少肉麻,我也爱你,快去快回,还有,我要动用宝库中那些天材地宝开炉炼丹,玲玲那丫头最近烦的我受不了了。」

    「好,都由你做主。」

    挂上电话,龙傲天嘴角的情深笑意愈发灿烂,宁妃雅的大度和体贴,每次都让他感到温馨之余也感到愧疚不已,不仅无法单独享受爱人的心,还要费力维持帮他打理后宫,此情此意,要让他如何去偿还呢。

    还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即将远离,这些时日来愈发淡泊,飘渺的宁妃雅和自己打电话时,居然带着少见的甜腻暖意,这点更让龙傲天高兴无比,袅绕再内心的苦恼不由得尽数消散。

    目光远眺,龙傲天此时尽是对于即将到来的挑战感到兴奋和期待,还有对于唐柔的思念。

    龙傲天却不知道,他那深恋无比的仙子,此时再做什么。

    「啊哈,没想到妃雅你还这么有皇后风范呢,帮那个绿帽男龙傲天打理后宫呢,玲玲是那个有着萝莉娃娃之称的肖玲玲是吧,啧啧……又是学院十大美女之一,什么时候也领过来给我看看吧。」

    「启儿……嗯啊,你讨厌……都有为师做你的女奴了,还想着别的女人。」

    「嘿嘿,我看妃雅你不是有管理后宫的才能嘛,什么时候妃雅你也帮我开个后宫,帮我管理一下。」

    「你和傲天是不同的……」

    「不同……哪里不同啊,哦,我知道了,嘿嘿,那个绿帽男,和你相恋那么多年都没把妃雅你吃了,肯定是个阳痿男,和我这种大肉棒威勐男子比起来,当然是不同的啦。」

    「哼,启儿你别乱说……虽然被你占有前为师还保持着处子之身,但那也是傲天敬重我,从没用强,哪像你……第一天见你为师就知道,你恨不得把人家扒光了按再地上使劲强奸。」

    「嘿嘿,那又如何,反正龙傲天那厮绝想不到,他那冰清玉洁的仙子未婚妻,再和他打电话时,居然是这么一副摸样的,哈哈,如果让他知道了,只怕要活活气死他了。」

    「哼,还不是为了启儿你,如果不是为了消除启儿你那无谓的畏惧和自卑,为师何苦那么为难呢,一想到要这样背叛傲天,为师内心好难受啊。」

    「嘿嘿,哪里难受了,徒儿来你为缓解一下吧。」

    依旧是在王启宿舍中,依旧是那个翻云覆雨一晚上的床上,宁妃雅媚语娇嗔着,但却一丝不挂光着屁股躺在床上,一双玉腿架在王启肩膀上,一双柔荑握住王启的肉棒,缓缓的套弄着,时而激烈套弄,时而握住肉棒,放到自己肉穴外,小腹上挤压着,而也一样一丝不挂的王启跪在宁妃雅跟前,一手在宁妃雅酥胸上揉捏着,一手还握着电话贴在宁妃雅耳边还没放下来。

    王启放下电话,抬起手,再宁妃雅高耸傲挺的双峰上勐力揉捏起来,双眼中满是快意,就在刚才,当龙傲天来电话之前,刚刚练完武的自己,好不容易把宁妃雅扒光按到再床上,就要开始玩弄,突然来电话时,王启看见是龙傲天,面对这个被他搞了未婚妻的男子,第一个升起的感觉是惊惧交加。

    不由得他不怕,龙傲天此人可不像宁妃雅一般内敛,反而行事极其霸道,学院中就有不知多少公子哥得罪过他,而被整惨了,甚至王启还亲眼目睹过,一个曾经得罪过龙傲天的小混混,再半夜三更被几个黑衣人拖到这个垃圾场中,一发枪子解决了其性命,而究其原因,是这个小混混曾经调戏过龙傲天的一个女朋友。

    当王启惊惧无比,甚至连肉棒都萎掉的时候,宁妃雅却极其不高兴的瞧了他一眼,叹了一口气,主动将双腿架在王启肩上,防止他逃避,拉过王启的一只手放在自己酥胸上,把电话递给了王启,然后一手握住其肉棒,生平第一次为男人手淫,虽然动作生疏,也轻重不分,但看着宁妃雅带着那副圣洁冰清的摸样,却为自己做着如此淫秽的事,王启的勇气顿时涌现出来了。

    颤抖着打开电话,接通了,然后放到宁妃雅的耳边,而另外一只手,却好像为了壮胆一般,大力的捏揉其宁妃雅的酥胸。

    感受着王启的勇气,宁妃雅玉容带笑,以致龙傲天为了宁妃雅这久违的甜腻暖意从而激动了许久,却不知她是为了别的男人鼓起勇气,放下心中负担肆意玩弄他的未婚妻而高兴。

    「唔,真苦恼呢,好不容易让启儿你再怕我了,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了,却发现前路还漫长着呢……树立你的自信心,从而塑造一个完美的强者之心,看来还需要好好的谋划呢。」

    宁妃雅微微嘟囔了一句,双眸却闪烁出一股饶有兴趣的光彩,微低着头,似再思量着什么,但片刻之后,却发现王启的喘息声愈发粗重,玩弄自己的魔手也越来越力重,这才抬起螓首,展颜媚笑,握着王启的肉棒,缓缓放到自己肉穴之外,然后轻轻沉腰,将肉棒吞了进去。

    「启儿,既然傲天要出远门,为师就不回去了,这几日就住在你这里了,便宜你呢。」

    生疏但却妖媚的摇动着娇躯,放浪的呻吟娇喘,竭力配合着王启的奋力抽插,宁妃雅专注凝视着王启,眼中光彩千变万化,最后化作一抹妖异的快意微笑,似有些自甘堕落,又似有些飘然脱俗。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