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漆黑的烈焰15

    发布时间:2021-12-06 00:08:23   

    第十五章:伊古菲莽遗迹

    齐碧琳丝站在阳光之下摊开了双手,有四片叶子从她的手中伸展开来,

    让她看起来更像是美丽的花精,其中一片遮挡在她的头顶,

    而剩下的三片则分别遮挡在蕾洛娜、涅瓦洛还有暗泉洛德的头上,

    帮他们遮挡过于强烈的阳光。

    现在是沙漠最炎热的时候,在这时行动的话会非常消耗体力,

    但过于强烈的阳光却可以让齐碧琳丝快速恢复魔力。

    那四片叶子其实不是「生长」出来的,

    就连不久之前他们对抗遗迹守护者时,

    那不断蔓延而试图束缚他们的藤蔓也不是「生长」出来的,

    那是利用一种类似魔力又有点像斗气的能量,

    模拟某种生态而显现出来的结果。

    齐碧琳丝用这种能力模拟长在她身上的共生植物,

    不一样的是模拟出来的叶片似乎被刻意放大了,

    很直接的拦截了阳光,看起来就跟一般的叶片没什麽两样,

    虽然因为体积的关系会大幅度消耗她的魔力,

    但共生叶片也正在快速进行光合作用,

    只要五分钟就可以补回刚才消耗的成本。

    只要魔力饱和她就赶紧施展恢复咒语,轮流帮三人恢复体力,

    也因为这样他们赶路的速度快了很多,但这两天都没有发生战斗,

    齐碧琳丝反而变成了路途中最累的那一个。

    很多时候她走到一半就会开始打瞌睡,

    所以三人要轮流关注她,以免她掉队。

    「洛德,你是北方人,为什麽会到大陆南端来旅行」

    涅瓦洛啃着不怎麽好吃的干粮,抹去满脸的沙尘,

    现在他咀嚼的时候嘴里都有沙沙的感觉。

    「因为我不喜欢部落里的气氛,人生就短短几十年而已……

    还不如出来大开眼界,多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有齐碧琳丝这样的治疗师在,他身上的伤复原得特别快,

    估计再过几天就可以痊癒了。

    「不过你们带这麽点食物……要怎麽通过这片沙漠」

    暗泉古德对他们的装备感到疑惑,他们三人的背包加起来都没有他一个人的重,

    他显然是想尝试越过这片沙漠才会背这麽大一个背包上路。

    不过,没有人肯担任他的响导,所以他只好冒险自己上路。

    「只要能找到永恆绿洲,就有足够的食物来源。」

    蕾洛娜说得非常简单,她却一直没有提到永恆绿洲的具体位置,

    但也没有人会去怀疑她的判断。

    「涅瓦洛先生……你的能力……是什麽」

    这两天他们一直在研究植魂之后的改变,

    虽然他们确定唿唤灵魂可以发动能力,但却没有任何狂化的效果,

    他们的战斗力也不会因此而变强,

    因此涅瓦洛觉得自己变成了「一点都不狂暴的战士」。

    但齐碧琳丝却获得了可以模拟植物生态的能力,

    而涅瓦洛则是拥有……当他发动能力的时候会觉得自己的灵魂好像跟肉体分离了,

    当然他的身体仍然可以动,但他却可以透过第二种视觉和听觉来看到自己,

    原本这种感觉几乎是贴着地面,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好像可以「飞」,

    而飞起来的高度就跟他本体的身高差不多。

    他可以控制这个第二视觉以及听觉在本体半径五百米内任意移动,

    只不过太厚的东西这种感知好像穿不过去,

    移动的速度就跟他全速跑动的时候差不多(蕾洛娜「施放」疾速之后)。

    原本他非常无奈,这种能力对战斗根本一点帮助都没有,

    但很快他就发现一个好处,这第二视觉和听觉就像他的分身一样,

    重点是没有人可以看到它也碰不到它,

    所以他可以尽情的在三人身边「跑来跑去」。

    「可以让我看得比较远……吧只不过需要一些时间。」

    一个人能清楚看到也能听到五六百公尺外的东西,那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

    像休息的时候他就会悄悄闭上眼睛,把自己的分身移动到蕾洛娜的身边,

    用超近的距离去观察蕾洛娜的脸庞,还有那白嫩的胸部,

    像现在他就仔细听着蕾洛娜的唿吸声,这几乎成了这无聊的日子中最大的娱乐。

    「洛德先生……能成为……狂暴战士吗」齐碧琳丝有些好奇地问道,

    事实上她更好奇的是剩下的那个灵魂拥有什麽样的特性。

    蕾洛娜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她也不了解石壁一族。

    「石壁一族的灵魂难以改变,也不能被改变,

    所以我们注定是没办法成为骑士、狂暴战士、咒语学术士的其中之一,

    但好处是我们一族拥有与生俱来的强悍天赋!」他望着几乎覆盖了半边身体,

    还有整个下半身的沙色盔甲,显得有些骄傲。

    「这样阿……那也不能用斗气了」涅瓦洛拿出飞刀,

    只见有条微弱的蓝色斗气从刀锋冒了出来,

    这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东西就是他激发出来的斗气,

    蕾洛娜也搞不懂为什麽他的斗气会是这个样子。

    一般来说斗气应该更像钝器或铠甲,

    所以斗气之间的战斗通常被以「碰撞」来形容,

    而涅瓦洛凝聚出来的斗气却超乎想像的细小而尖锐。

    「有没有感觉到什麽」蕾洛娜忽然从地板上跳起,

    大概过两秒之后其他三人才忽然感受到地底下传来的些微震动。

    「会不会是守护者!」

    涅瓦洛话才刚说完,他顿时觉得脚底下的东西都被抽空了,

    金黄色的沙丘以及炙热的阳光都在急速上升,

    一种失重和紧张的感觉顿时充斥了全身,很显然他们正不受控制的下坠!

    眼前的变化快得让人来不及思考,

    但涅瓦洛却在这一瞬间绝得时间过得相当缓慢,

    蕾洛娜些微惊慌的神情都完全被他看在眼里。

    「又来了……」

    有了思考的时间,他趁身体远离之前马上伸手扯住了蕾洛娜的衣服,

    用力将她搂入怀中,他只希望自己这个「神器」有能力为她保住一条性命,

    不然这种高度摔下去也只有死路一条而已。

    虽然坠落的过程让他压力非常大,但他还是强忍着让自己保持清醒,

    很简单的原因,只要他一感觉到「神器」要发挥力量,

    他就会马上推开蕾洛娜。

    「你……」蕾洛娜有些惊讶,两人的脸几乎就要贴在一块,

    她第一时间看到的是涅瓦洛那无比坚决的神情,原本想马上推开他,

    但不知为什麽她放弃了这个想法,在坠地之前就让他这样紧紧抱着。

    地底下五百公尺处……

    齐碧琳丝身上冒出十几片交织在一起的庞大叶片,

    利用风阻来减缓下降的速度,而暗泉洛德几乎就攀在她的背上,

    让她感受到难以言喻的压力,一张小脸也因此胀得通红,

    看起来非常可爱。

    她原本想去救涅瓦洛和蕾洛娜,

    但是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两人已经不见了,

    这通往地底的隧道之中只剩下她和古德两人。

    好不容易看到了一层蓝色的光膜,

    齐碧琳丝还来不及思考到底要不要穿过去,

    双脚就已经先接触到了,不过还好这光膜似乎对人体无害,

    发觉这一点的暗泉古德第一时间跳了下去。

    四米的高度暗泉古德还可以承受,

    他双脚才刚落地就摊开双手往上一看,

    只见齐碧琳丝的叶片在通过光膜的时候,

    就跟那些坠落的沙子一起消失了。

    身体不受控制的齐碧琳丝在一声惊唿之后坠落在洛德的怀里,

    这时似乎已经安全了,她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松懈了下来。

    暗泉洛德则是第一时间扫视周围的环境,

    他可不认为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会安全到哪去。

    这是一个巨大的地底空间,墙壁上除了一些复杂的刻印之外还算平滑,

    而地底空间的中央漂浮着无数的立方体,以及一个看起来相当神秘的球体机械。

    「啊!你……有没有受伤!」

    齐碧琳丝之所以发出惊唿,是因为暗泉古德原本覆盖着盔甲的部分,

    现在都露出了大片的肌腱,看上去非常憷目惊心。

    「没事……大概不知道什麽原因,让我的盔甲脱落了,

    你看……它很快就复原了。」就像他所说的,

    露出肌腱的位置以惊人的速度长出了光滑的皮肤,

    这让齐碧琳丝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忍不住伸出手去抚摸那原本应该是伤口的位置,摸得暗泉洛德有些心痒痒。

    为了不让齐碧琳丝对他「毛手毛脚」,他只好将这个小姑娘放了下来,

    没想到他才刚放她回地上,她的小脸马上通红一片,

    发出了一声惊唿之后迅速转过头去,

    这时候的她说了一大串暗泉古德听不懂的语言,那显然是阿特曼语。

    「你怎麽了……」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身体的感觉跟刚才不一样,他马上往下半身看,

    只见原本应该被盔甲覆盖着的下半身,现在已经全裸了,

    那根垂软的大傢伙正随着他的动作而晃着,这下就连他都脸红了。

    让他苦恼的是这个空间干净到让他都觉得不可思议,

    根本没有一点沙土可以让他重新凝聚出新的盔甲,

    就在他不知道该怎麽办的时候,

    齐碧琳丝从背包里拿出一件备用的衣服扔在他身上。

    衣服上还残留着少女的些许体香,暗泉洛德顿时感觉身体有些躁热,

    这时他也顾不得这麽多就把衣服缠在腰上,

    让垂下的布料勉强遮住他的重点部位。

    「刚才真对不起……现在可以转过头来了。」

    这时候齐碧琳丝才敢直视他,不过现在她的脸还是非常的红,

    手脚上的叶片也不由自主有些捲缩的现象,让此刻的她看起来相当可爱。

    「现在……找……蕾洛娜小姐……他们」

    「走吧!虽然不知为什麽他们不在这里,但我们应该不会离太远。」

    这里大概就是伊古菲莽遗迹的内部,这里有一大堆两人难以理解的东西,

    比如他们就不知道那看起来有点像人的手臂的东西是做什麽的,

    只能大概推测出这是个机械,它只有简单的三根手指,

    其中一边还挂着像长枪的东西。

    现在暗泉洛德双手紧握着大剑,两人的步伐相当缓慢,

    他们随时防备着可能从任何角度出现的危险,

    但直到他们发现并走下楼梯,都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洛德先生……快看!」齐碧琳丝有些惊喜地指着下方,

    而暗泉洛德在确认周围没有危险之后,也顺着她的手指向下看去。

    「这……」

    楼梯的最底层是巨大的扇型,这些扇形玻璃总共有四片,

    玻璃与玻璃之间是看起来像是由金属打造而成的走道,

    以及悬浮在正中央的那颗作用不明的机械。

    真正让齐碧琳丝感到惊喜的是玻璃下方的东西,那是一道美丽的瀑布,

    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瀑布的源头看起来像水管的尽头,

    一个石制水管的切面,大量的水流从悬崖上坠落,

    在底下变成了一个月牙形状的美丽湖泊。

    除此之外悬崖壁上还有湖泊旁都有一些油绿的植物,

    在沙漠行走了近半个月的他们看到这景色彷彿置身人间仙境,

    就连暗泉洛德也不由自主的兴奋了起来。

    现在必须做的就是找到下去的方法,但很快就让他们感到失望,

    因为周围的东西他们都不了解,也不知道该怎麽样才可以离开这里,

    又怕乱碰会引发不可预料的危险,他们醒着的时间都在搜寻道路,

    累了就睡在地板上。

    虽然头上是沙漠,但这个地方却是出乎意料的冷,

    齐碧琳丝常常睡到一半就被冷得发抖,

    暗泉洛德看着心疼只好偷偷把这个姑娘抱在怀里,

    好让她温暖一点,虽然这麽做让他的下半身有些难过,

    但他也只能忍着。

    整整三天过去了,一无所获,这让他感到有些绝望。

    「洛德先生……帮我……」齐碧琳丝不小心打开了一个柜子,

    只见柜子里躺着一颗沉重的紫色宝石,

    她知道自己搬不动只好请暗泉洛德帮忙。

    暗泉洛德很轻易的就将这颗魔晶石给抬起,

    在齐碧琳丝的指示下让他插入空间角落的一个凹槽之中,

    只见地板上的刻印忽然闪出了微弱的光芒,

    建筑物在那一瞬间发出了一种微弱的轰鸣声,

    而他们调查过的一个小房间也亮了起来。

    「做的好!」暗泉洛德对齐碧琳丝比了一个大拇指。

    他让齐碧琳丝待在原地等他,他手持巨剑小心翼翼的走入房间之中,

    但原本应该是毫无动静的房间,一道金属墙壁忽然由上而下关了起来,

    齐碧琳丝发出一声惊唿想要提醒他,但已经来不及了……

    「洛德先生……洛德先生……」齐碧琳丝焦急地捶打着墙壁,

    但无论如何这墙壁另外一边就是毫无回应,

    毫无依靠的她这时忍不住哭了出来,靠在那冰冷的墙壁上不知道该怎麽办。

    五分钟过后……

    「唰!」

    齐碧琳丝忽然觉得自己靠着的东西不见了,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前扑去,

    原本她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想要撑住,却撑在那结实的胸肌上,

    她抬起头往上看……

    「洛德先生!我以为……我以为……」

    暗泉洛德的脸庞让她破啼为笑,而前者则是摸了摸她的头,

    重复说了几次抱歉,等齐碧琳丝的情绪平复下来之后他才说道:

    「走吧!拿上我们的东西,这个房间是去下面的捷径!」

    「好!」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