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三百七十二章 扫黄扫错了人

    发布时间:2021-12-04 00:08:31   


    同一时刻,孙立和谷雨坐在一家酒店里,举杯庆祝,庆祝秦寿生终于是再一次得罪了欧阳鹏,而两人作为欧阳鹏提拔起来的干部,日后的前途,必将随着欧阳鹏对付秦寿生的过程而光明无比。

    孙立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前途,会随着欧阳鹏改变了对付秦寿生的手段而重见光明。已经辞去乡长职务回到市里的他,因为父亲托人向欧阳鹏说情,想混个一官半职的原因,竟然一步登天,成为扫黄打黑办副主任,和市里的那些副局长平级,直接就是副处级干部。他清楚,欧阳鹏这样破格录用他这个已经辞职的科级干部,为的就是让他来对付秦寿生。而对付秦寿生,是孙立这一生中最强烈的愿望,二人不谋而合,便周瑜打黄盖,形成了极为稳定的上下级关系。虽然欧阳鹏连见都没见孙立,也没说过什么收拾秦寿生的话,但孙立不傻,他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知道该如何做。以前,他想过很多对付秦寿生的方法,都因为自己没有这个能力而不能实行。现在,他终于有这个能力了。

    这次回来,孙立是抱着装孙子的目的来的。他低调行事,上任好长时间,原本和他相熟的人,甚至不知道他已经重新回到政府部门工作了。而他,也开始了调查秦寿生的行动。从秦寿生小时候开始,到现在,但凡能打听到的事情,他都打听了。谷雨。就是他在打探地过程中发现的一个棋子。

    谷雨的一生算是被秦寿生给毁了。他爱上的女人,大部分都被秦寿生给抢走了,现在是秦寿生女人地孙晓丽、单丽,被送到国外的李文君。已经结婚的朱欢,都是谷雨想得到又没有得到,或者是得到了,又被人抢走的女人。现在,谷雨在小县城中苟延残喘,而单丽是市电视台的头牌主持人,孙晓丽则是亿万富翁,名震全国的女名人。哪个都让谷雨自惭形秽。当自卑到了一定程度后,就变成了仇恨。而这个时候,恰巧孙立来找他,给他描述了一个大饼子,一个由欧阳鹏为主,两人为辅的饼子,一个可以将秦寿生砸死的饼子,谷雨便像一条饿疯了地小狗一样。扑上去一口咬住,再也不放松了。

    是男人,都不争馒头争口气,谷雨就要争那口气。不但要整死秦寿生,还要把他的女人和财产都夺过来,才算是大仇得报。

    “孙哥,你的计划初步成功了。”谷雨举起酒杯,敬佩地说,“干杯!哥哥你设计的激怒秦寿生,让他不让球。从而激怒欧阳市长的计划。果然灵验,秦寿生已经又一次得罪了欧阳市长。兔子尾巴长不了了。哥哥,你果然高明。”

    “高明个屁!”孙立和谷雨碰杯。郁闷地说,“他处在高端,若没有什么不可原谅的错误,根本就没人能动得了他。这点小事,只不过是给他制造点麻烦,添点堵罢了,没太大的用处。”

    “那我们好一顿忙活,都白做了?”谷雨原本还高兴收拾了何平,听孙立这一说,当时就郁闷了,“那还收拾那家伙干啥?找人做了他,不就得了?”

    “一是给你出气,二是给他找点麻烦,让他火大,才好行使后边的行动,我们要不停地刺激他,让他失态,做出一些世人不能容忍地事情来,要让世人觉得秦寿生禽兽不如,十恶不赦,这样,欧阳市长才好出手对付他。”孙立毫无谷雨那种激动的样子,缓缓地说,“想整他,现在又两个方法,一是他经济上有大问题,但欧阳市长已经试过了,没用,那就只有第二个方法了,就是让他沾上人命官司。若是他手里有了人命官司,不管他如何关系硬,只怕都要进去呆一阵子了,甚至连枪毙的可能都有。即使他不死,这段时间,足够我们想办法搞黄他的企业了。要知道,他地企业都是女人管理的,而女人是最容易生出外心的。”说这话的时候,孙立想到了阮菲菲,他相信,若是秦寿生死了,阮菲菲还是会回到他的怀抱的。那样的话,他可就人财两得了。

    “孙哥,你说,要是整死了他,他地那两个女人,我只要搞定一个,这辈子就足够了。”谷雨也想到了单丽和孙晓丽,心中生出了疯狂地点头,“一定要整死他!一定要整死他!”人心不足蛇吞象,说的就是谷雨和孙立现在地情形。不过,人类若没有联想,世界也不会发展了。若没有这种想法,秦寿生的人生,只怕也将归于平淡了。

    “现在,趁着那个混蛋地注意力放在帮何平打官司上,我们该对他的洗浴中心下手了。”孙立阴险地笑道,“若是在其中抓出几十个政府官员,由欧阳市长动手惩处,那么,这些官员会如何痛恨这个压不住场面的秦寿生,啊!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想到秦寿生到时候被大伙责怪,众叛亲离的下场,谷雨也大笑起来,醉醺醺地站起来,拽着孙立,“哥,走,兄弟找了两个妞,咱俩爽爽去。”

    “你小子,咱俩身份不一样了,别在外边闹,被人看见了,不好。”孙立无女不欢,可现在身份不一样了,也要矜持一下。

    “靠,咱们是扫黄的,害怕别人抓不成?”谷雨大笑起来,“哥,没咱批准,谁敢自己行动?走,我在饭店定了房间,人在那里等着呢花了三天时间,秦寿生才算是把何平给弄了出来,也让自己免去了赵秀莲一天几个电话的骚扰之苦,总算是松了口气,他给自己放假,带着单丽和阮菲菲跑到黄万方地洗浴中心享受去了。那地方虽然换了主人。可秦寿生去做点什么,谅他黄万方也不敢收钱。

    三人来到黄万方留给秦寿生的专用房间,洗洗澡,先来了场3P。才跑出去游泳,痛痛快快地玩了一场。

    “生子,你今儿是咋的了?怎么想着领我们过来玩啊?”单丽趴在秦寿生后背,两人在水里亲密无间,“说,你肯定是有啥坏心思。”

    “你们的老相好来了。”秦寿生郁闷地说,“你们地老相好被欧阳鹏收编了,在什么扫黄打黑办上班。准备拿老子当黑社会来收拾呢。”

    “相好?”早忘记了谷雨是谁的单丽想了好久,才明白过来,恼怒地咬了秦寿生一口,愤愤地说,“小心眼,老娘的第一次可是给了你,可没什么别的相好。”话虽如此,她也非常好奇。“谷雨回来了?还在扫黄打黑办上班?就他那德行,能做出什么大事来?”

    “他是没啥能耐。”秦寿生摇摇头,心情不太好,“可是。你别忘了,他对我的痛恨会让他毫无保留地执行欧阳鹏的命令。只要我没事,他就会一直在旁边盯着我,让我不舒服。不然,你以为欧阳鹏会认为他能够算计到我吗?他这是放了一只癞蛤蟆在我身边,恶心我呢。要说威胁,还是你菲菲姐的那个男人的威胁大。”

    “孙立?”单丽地脸色有些不对。若是没有秦寿生。只怕她现在已经是孙立的老婆了。一听到他的名字。单丽的记忆中突然出现了当年的岁月。

    “和她离婚吧。”单丽突然扑到秦寿生怀里,低声说。“我想生孩子了,给你生个大胖小子。”

    “生孩子行。可我不能和她离婚。”秦寿生抱着这个一脸狐疑的女人,低声解释着,让她脸上的乌云瞬间消息了,妩媚地笑着,“小混蛋,就是坏!不过,这一招倒是好用,能掐住他的死穴。道德虽然是虚伪地,可在关键时刻,还是能要人命的。”

    两人正在水里卿卿我我的,也不顾阮菲菲一脸的嫉妒,根本就不知道外边闹得沸沸扬扬地。秦寿生把洗浴中心转给了黄万方,立马就办好手续,钱还没要回来。黄万方好面子,不想被人嘲讽他穷,买了洗浴中心还不给钱,也没声张,只是把自己的一些关系给请过来,吃喝玩乐,向他们通报自己接手了游泳洗浴中心的事情,同时,也需要借助一些人的嘴巴,向欧阳鹏等人传达一个信息,他是被秦寿生算计了,玩了他的一个娘们,不得不买下游泳洗浴中心,是没有办法,并不是想和欧阳鹏作对。他一直不给钱,为的就是给欧阳鹏一个印象,我赖着不给钱,什么时候他起诉我再说。

    十数辆警车突然光临了长生洗浴中心,不顾值班经理的苦苦哀求,冲进了他们早就侦查好地休息室,将里边地上百对鸳鸯全都抓了起来。数十个手持照相机、摄像机的警察拍来拍去,用以取证,更让那些人魂飞魄散,捂着脸,头都不敢抬。有认识警察地,在这个场合也不敢说话,只能怨自己倒霉,心中对黄万方的怨念是滚滚而来。他们可都是被黄万方请来,免费招待地,没想到,竟然被警察给抓住了。这要是一公布,前途就完了,要说不恨黄万方,那可能吗?

    看着被抓上车的上百名人犯,孙立和谷雨心中得意非凡。他们可是通过实地侦查,发现希望市很多官员齐聚洗浴中心,显然是有狂欢派对,才突然进行了这个行动的。表面上,孙立是安排市局警察去兴国区开展抓捕卖淫嫖娼专项治理行动。但是,走到洗浴中心附近,他突然命令改道,冲入了长生洗浴中心,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果然抓住了许多在此卖淫嫖娼的男男女女。

    抓人的事情,自有市局的警察动手,不用孙立操心。他站在大门口,看着一对对的鸳鸯被带上了警车,心中的快意当真是难以形容。这一刻,他是那么的热切期待着秦寿生的到来,想看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用话来撩拨他,若是他经不住气,动手打孙立,那更好了,正好请他进去蹲几天拘留。

    等了好长时间。孙立也不见秦寿生过来,反而周围围观地客人让他有些不自在,只好郁闷地离开了。

    孙立离开不久,黄万方便气急败坏地赶了过来。听了值班经理的描述,破口大骂:“***,这是哪门子的事情啊!扫黄扫到了老子头上了!”

    还没回到警局,孙立就接到了主管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方晓敏地电话:“孙立,我是方晓敏,把长生洗浴中心抓的人都放了吧。”

    “方市长,这不合规矩吧。”有欧阳鹏撑腰,孙立可不在乎一个副市长的命令。何况。这个命令是违反原则的。他已经想了,是不是该向欧阳鹏告一状,这个方晓敏如此大胆,竟然敢替秦寿生说话,摆明了是和他一条道上的人。

    “年轻人,招子放亮一些。”方晓敏也不说别的,声音很淡然,“你现在回去。去看看他们营业执照上的法人代表是谁,若是怕面子不好看,还是不方便的,那就罚点款就行了。”

    “我…”孙立刚想说什么。那边,电话啪地一声扣死了,弄得他一头雾水,“法人代表?能是谁?不是他?啊!”孙立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秦寿生偷着把洗浴中心给卖了,或者是没挂在他的名下。可是。头些日子。他可是过来看过,也到工商局查过。这确实是秦寿生的产业,怎么会这几天就换人了?

    “调头。回去看看!”

    站在台前,看着墙上挂着的营业制造,看见上边法人代表黄万方的名字,孙立的抬头纹皱的比八十岁的老头还要深。

    “什么时候变成黄万方接手了这里?营业执照能这么快就下来?”心中思量着,孙立非常沮丧。办张营业执照,在黄万方这种人眼里,当天就能下来,倒也算不了什么,可他为什么这么不识相,竟然敢接手秦寿生地产业,难道他不怕欧阳市长发火吗?

    “走,回去!”孙立心中火冒三丈。既然已经得罪黄万方了,那也就别客气了,把这些人的名单搞清楚,上报欧阳市长,整治整治那些没事出来享乐,一点也不管百姓死活的贪官,也算是积德了。孙立想好了,他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把名单上报给欧阳鹏,让他动手,收拾收拾那个不知道死活的黄万方,让他敢帮着秦寿生顶缸。

    仇恨驱使着孙立算计一切和秦寿生有关系地人。可怜的黄万方,只为了一个长的狐媚的女人,加上垂涎那价值好几亿,秦寿生只要两亿的游泳洗浴娱乐中心,结果被孙立收拾了一下,大大掉了面子。

    秦寿生在游泳池里和老婆卿卿我我的,根本就不知道外边的事情,等出来地时候,才看见电话里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黄万方打来地。觉得奇怪,一回,就被黄万方骂得狗血喷头。好容易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在嘴里直吸冷气地同时,秦寿生也回骂道:“你***!占了便宜地时候你不说,这点小屁事,你找老子发火,你***不是吹嘘在市里横着走,这点小事,算个屁啊!”

    “关键是我怨啊!”黄万方一肚子的委屈,“市里的人和我说了,说主持今晚行动的小子,是原先市公安局副局长孙治的儿子,他和你有仇,所以才整治你的。你说!你小子是不是知道什么风声了,才把洗浴中心卖给我了!”

    “胡说!”秦寿生自然不会说他确实是发现了孙立的踪迹,才果断舍弃最被人诟病的洗浴行业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孙立的事情,我只是不想被市里的那位抓住把柄罢了。还有,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既然接手了洗浴中心,为什么不大张旗鼓地搞一次开业活动,让全市的人都知道洗浴中心换主人了?那样的话,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吗?”

    “我…”黄万方嗨了一声,放下了电话。他不是没想过这样做,可他害怕这样会刺激了欧阳鹏,只想着慢慢通过别人的嘴巴,让欧阳鹏知道他的苦衷。谁想到,欧阳鹏那边竟然这么快就行动了。

    “看来,老子要赖账了。”黄万方阴阴的一笑,决定明天就去找欧阳鹏认错,然后把洗浴中心好好经营,赚了钱自己揣着,就是不给秦寿生钱,看他能怎么办?告就告,反正有欧阳鹏在,也不怕秦寿生把自己咋的了。

    “他后悔了?”单丽立马觉出了黄万方的意思,“出了这么点小事,他就埋怨你了,只怕他是抱着赖账的念头了。欠你的钱,只怕是不想给了。到时候,没人帮你主持正义,看你咋办?”

    “那我就弄死他。”秦寿生无谓地说,“整不死欧阳鹏,难道我还整不死他?就是欧阳鹏护着他,我也有办法弄死他。他做的事情,可是值得枪毙几回了。”

    早晨,欧阳鹏得到了不少的消息,看看孙立递上来的关于昨晚扫黄打黑的专项报告和一些有印象的名字,会心的一笑,摇摇头,把报告扔进了垃圾桶里,给孙立拨打了电话:“都放了吧。”今天早上,他可是接了好几个电话,都是黄万方找的人帮着说情的。不外乎是为黄万方作证,证明他被秦寿生算计了,让欧阳鹏帮帮忙,手下留情,他会找回场子的一类的话。既然对方表态了,欧阳鹏也不怕他撒谎,就给了几个副市长面子,把这件事情给压下去了。

    “是!”尽管万分不情愿,可孙立还是不得不接受这个结果。这就是地位的差距,角度的不同。他想算计黄万方,可欧阳鹏根本就不在意黄万方,结果就是,孙立一晚上的算计,今天都付诸东流了。

    “孙哥,这领导是咋想的?就这样算了?”谷雨还不适应高端人士的想法,有些不习惯。

    “算了,原本就是想出出气罢了。既然领导不让,那就别提这件事了。”孙立不想提这件憋屈的事情,心中算计着,是不是该动动那个混子了。据说,他和秦寿生之间可是有些关联。说不定从他那里能知道秦寿生的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