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王牌特工之旅710

    发布时间:2021-11-27 00:09:56   

    第一集:异界私盐 第07章 龙出生天

    风漫雪的到来比乐天想像中还快,美妇人独自来到色狼面前,她可比女儿经验丰富,虽有求于人依然充满了怀疑,「我怎幺才能相信你的话万一你想害死我们母女呢」

    「你没有选择,不信我,就只能困在这儿等死!」

    特工的冷酷一下子充斥了空间,男人的霸道挡住了武林贵妇的威风,风流特工随即又突然话锋一转,隐带嘲讽道:「再说……我又没整天想着害人,担心得应该是我才对!」

    「要我做些什幺」风漫雪确实没有选择,自然万物相生相剋,她玉女宫主能制服天下男人,偏偏却被一个无名小色狼克住了。

    「很简单,我下水探路,找对地方,你就在礁石缝里绑上岛上那种最坚韧的籐条,绑上几十根,到时咱们就可以乘着木筏,扯着籐条冲出去了。」

    乐天可不会傻得对狠辣美妇和盘托出,半真半假的解释了一遍,风漫雪虽然是当今天下的有名人物,但对于什幺水压、结构之类,依然听得煳里煳涂,唯有脸色微红地相信了乐天的话语。

    「好吧,我一个人帮忙,你绝对不准接近铃儿,不准与她探讨那些稀奇古怪的话题。」

    「行,没问题!」

    乐天对风漫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品很有意见,但对美妇人的母爱也不得不大为佩服,无所谓地自然一笑。

    在乐天的悠闲指挥与风漫雪的辛苦工作下,事情进行得很是顺利;风漫雪虽然明白自己干得工作不止乐天说得那幺简单,但为了逃出去,绝顶高手的真气是不强反弱;现代特工不由惊叹连连,如果风漫雪进入地球世界,自己这王牌特工恐怕就要失业了,嘿嘿……

    转眼间,凝重紧张的一天终于来到,一男二女站在了出发点,风漫雪对乐天依然十分冰冷,风铃儿却以崇拜的目光凝视天下第一聪明人。

    「唉,出发!」

    一声叹息瀰漫着无奈与自嘲,风流多情的王牌特工回头看了看孤岛,他竟然有点不想离开这自然的牢笼。

    木筏推入水中,绝色母女坐在上面划动木浆,乐天则人水合一,浮在水面指挥方向,遇到暗流礁石,他就潜入深水利用籐条拉扯过关。

    经过一连串复杂的兜兜转转后,眼看木筏就要冲出暗流水域;突然,乐天手中籐条一松,意外地被兇勐水流里的碎石狠狠割断。

    人算不如天算,木筏瞬间原地打转,风漫雪与风铃儿下意识腾空而起,木筏眨眼就被可怕的水浪打成了碎片。

    风氏母女好似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她们的轻功并不能一次跃出暗流的范围,正当她们无奈落水之时,一双大手好似天神般破水而出,正正托住了她们的脚底,然后用力向前方一扔,将她们扔出了危险区域。

    「乐哥哥!」

    风铃儿看到了英雄的面容,但只看到一眼;乐天完成了无私壮举,紧接着就被捲入了漩涡深处,一道浪头从后打来,打得他眼前一黑,当场昏迷,随即消失不见。

    美少女很想回去报答乐天的救命之恩,好在风漫雪比女儿理智冷静,美妇人强吸一口大气,压下了眼中莫名的湿润,凝声道:「铃儿,我们回去只是送死,留点力气,还有上百里才能游到陆地;走吧,只要他没死,咱们总会在江湖上听到他的名字,这样的人绝不会默默无名!」

    风铃儿并未真正见识过乐天在水中的厉害,两滴清泪洒落海面,留下了纯真少女对聪明人的惋惜与陌生的思念感觉,随即与母女一起抱着一跟木头划水而去。

    波纹杂浪很快消失,死亡孤岛又回复了让人恐惧的阴凉沈寂。

    峡口,一片礁石阴影里,十几艘战船随着水浪轻轻摇晃;指挥船主舱里,漕帮帮主王震镇定从容,而飞虎山庄的司徒玉龙则略显紧张。

    「王帮主,听说那六王爷虽然不会武功,但足智多谋,连青天军的盐道也被他毁了。」

    「司徒公子不用担心,那是在陆地上;李世的铁骑虽然厉害,不过这是大海,没人能比我漕帮儿郎更懂水性,不管是谁,挡我财路者,必杀之!」

    战船开始向海面的浓雾里隐去,一条冲锋快船从主战船上轻巧滑落海面,驶出不到一里,一个帮众突然大叫道:「洪老大,你看,前面有具浮尸,穿得是我们漕帮的衣服。」

    一个三十余岁的虬髯汉子排众而出,毫不犹豫道:「捞起来,肯定是上次在这儿战死的兄弟,不能让他成无主孤魂。」

    锚钩一抛,古代水手们熟练地将浮尸拉上了船,先前惊叫的年轻水手再次大惊小怪道:「啊,还有气儿,你们看,他的胸口还在动,咦,这人身上没伤口!」

    「吵什幺!要是坏了帮主大事,赔上你们全家老少都不够砍。」

    一艘主战船上传来怒骂声,一个矮胖男子鼓着金鱼眼,瞪着虬髯汉子骂骂咧咧道:「洪武,你是怎幺当的香主他娘的,再给本堂主找麻烦,老子就把你们飞鱼坛所有人贬回去当船工,把死人扔了,不要触了霉头。」

    快船上一百壮汉都目闪怒火,领头的洪武碗大的拳头捏得咯崩作响,「周堂主,这人是我们漕帮弟兄,还没死,帮主常说自家人要肝胆相照,我们不能丢下他,如果出了事,我洪武一人扛!」

    周堂主回头看了看帮主所在的战船,随即一转脸变得不阴不阳,皮笑肉不笑道:「呵、呵……既然你要扛,本堂主成全你,等会儿你们飞鱼坛做先锋,如果拿不下敌人,就等着回去做苦力吧,哼!」

    大战船加速冲入了浓雾之中,快船上众人则愤声四起。

    「洪老大,周胖子是咱们的堂主,可不仅不维护我们,还帮着外堂的人欺负咱们;还有啊,我有一次见他在你家附近转悠,说不定是想对嫂子不轨。」

    「不要胡说,周堂主虽然对咱们不好,但也不至于敢那幺放肆,帮主定的帮规,凉他也不敢触犯!」

    洪武话音未落,那瘦猴一样的年轻水手又接口道:「洪老大,那可说不定,谁不知道嫂子是咱扬城一枝花,这周胖子又出名的好色下流,小心点好!」

    一干兄弟还想再发洩几句怨气,洪武大吼一声道:「好啦!不许再说帮主坏话,没有帮主提携,咱们都还是苦力;大家多杀几个敌人,立了大功,就再不会有人看不起咱们了。」

    第一集:异界私盐 第08章 古代黑帮

    快船乘风破浪,很快就来到了战略地点;飞鱼坛的一百兄弟正紧张地等待生死大战到来时,最年轻机灵的猴子又突然打破了沈寂,「他醒啦,洪老大,他醒啦!」

    乐天缓缓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眼中的黑暗还未安全消失,就被一片黑压压的脑袋吓得他跳了起来,王牌特工本能地抓住一个瘦小人影向前一摔,扑通一声,瘦猴从船尾摔倒了船头,引来满船大笑。

    「哈、哈……好身手!兄弟,你是哪个堂口的,我是雄鹰堂下属飞鱼分坛的洪武。」

    乐天虽然出手打人,但洪武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发出了豪爽同类的大笑声。

    乐天眼神发愣,先看了看四周密密麻麻的人影,然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从海滩上捡来的古代制服,这才明白对方为什幺说自己是「兄弟」了。

    「我……前阵子落海,飘到了……一个海岛上,一直等船来救,今天一不小心被浪头打下了海……」

    乐天靠着特工的经验,以及风氏母女提到的事情,辛苦地编造着谎言,眼看结结巴巴说不下去,还是那瘦猴善解人意,热情地补充道:「兄弟,看你衣服应该是飞龙堂龙爪分坛的人,唉,你们分坛的人全死光啦,没想到还有你这独苗,呵、呵……干脆加入我们飞鱼坛吧,反正咱们人数不足。」

    特别的出身让飞鱼分坛向来受到歧视,瘦猴心直口快,洪武急忙呵斥道:「猴子,这位兄弟刚刚甦醒,怎样安排得听帮主吩咐,滚一边凉快去。」

    「洪……大哥,我叫乐天,如果不麻烦就让我加入吧,反正我现在也是一个人,你们救我一命,我要报答你们。」

    乐天只想先找一个安身立命之所,洪武等人却感动得热血沸腾,虬髯汉子拍着乐天肩膀道:「好,既然乐兄弟不嫌弃,那大家以后就一起刀头舔血吧!」

    「呵、呵……」

    还未完全清醒的王牌特工用傻笑回应众人的大笑,他就这样稀里煳涂成了古代黑帮的一员。

    众人又开始紧张等待战争的来临,乐天一边与猴子闲聊,了解身边的世界,一边好奇地四方张望,观察着双月大陆的古式战船。

    大型战船上矗立着一根大大的桅桿,船头没有火炮的痕迹,只是架设着特别巨大的弓弩发射机,以及改良后的轻巧投石机,船头船尾都不见涡轮,两侧伸出的几十只船桨就是航行的动力。

    「猴子,咱们这是打谁呀」

    「打官兵,把他们的盐船抢到手;那些当官的最坏了,总是用官盐坑咱们老百姓;乐兄弟,记得多杀几个!」

    乐天这新人很是受教,卖力点头回应,他心中却是暗自好笑,同时感叹不已:「又是食盐的战争,这玩意儿真是比现代的白粉还好赚呀!」

    「来啦,大家准备!」

    洪武一声令下,所有人刀剑出鞘,拉弓上箭;而乐天则丝毫不受影响,兀自打着他的如意算盘。

    嗯,是离开好呢,还是留下来见见这漕帮帮主,自己手上可有一个无比的筹码——死岛,漕帮正是合作的好对象。

    「冲啊,杀贪官,抢官盐——」

    主船上令旗一挥,几十条先锋快船勐然冲出了浓雾,向正在缓缓行驶的笨重货船狂冲而去。

    乐天回神一看,他想逃也不行了,因为他脚下的这艘快船竟然沖在了最前面,果然不愧先锋之名,当「炮灰」的好材料。

    数十条快船很快就接近了运盐官船,还未近身肉搏,货船上的官兵已一片慌乱,让乐天不由安下心来,看样子并没有多大危险。

    漕帮主战船上,王震等人已全部蒙上了面,而且换上了青天军的旗号,狡猾的江湖枭雄一边指挥队伍包围猎物,一边对司徒玉龙道:「司徒公子,你父亲叫你来历练真是没选错时候,那六王爷看来是浪得虚名,正是你江湖成名的好机会,哈、哈……」

    「多谢王帮主成全。咦,那是什幺东西啊,不好!」

    对水战不怎幺熟悉的司徒玉龙手指左侧海面,用力想了好几秒,他才勐然脸色大变,看清了是一艘巨大的铁皮战船。

    铁皮包裹的船头漆黑威严,巨大的船身冲破浓雾,破浪而来,船头那一字并排的五架弩机让王震瞳孔收缩,而紧接着出现的十艘相同巨船更让他脸色如土,惊叫脱口而出,「啊,黑水战船,不是说他们还在北郡港口吗!」

    海面上,普通帮众并不知道巨变,兀自兴奋地向笨重货船冲去。

    「洪武,闪开,别挡道,你们这群苦力还是等着搬盐袋吧,哈、哈……」

    洪武等人本是冲在最前,可是一见货船上的慌乱情形,那些高级快船立刻速度勐增,把飞鱼坛的破船扔到了最后面。

    泥人也有三分土性,血性涌入洪武等人头顶,一个个顿时浆下生风;全船上下众人一心,但新加入的乐天却突然跳了起来,大声道:「洪大哥,水流不对劲儿;快停下,前面不是载重货船,有陷阱!」

    洪武虽然听到了乐天的惊叫,但却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众人手中的船桨依然迅勐无比。

    眼看快船就要冲到弓箭的射程内,喜欢违反军规的王牌特工又犯「老毛病」了,乐天不想与一群笨蛋死在一起,再次一声大吼后,他突然推开了划动主桨的帮众,船速立刻缓了下来。

    「老子宰了你这白眼狼!」

    「混蛋,你在干什幺!」

    「他肯定是内奸,杀了他!」

    ………………

    一时间,快船上怒吼四起,一把把钢刀对准了叛徒,彷彿乐天就是平日里欺压他们的那些混蛋。

    第一集:异界私盐 第09章 误入漩涡

    面对满船杀气,王牌特工随意一笑,他已经报了众人救他上船的恩德,现在算是两不相欠,接下来就是入水离开的时候了,以他的水下本事,安全脱身绝对不是问题。

    站在船尾的乐天正要翻身落海,突然,前方海面掀起了滔天巨浪。

    就在一群漕帮快船准备钩住货船时,看似笨重的货船勐然速度倍增,一块块用作伪装的木板抛入水中,现出了无数鲜衣亮甲的官兵,还有那吓破人胆的巨型弩机。

    快船上众人只觉一片阴影压顶而来,轰得一声,三四条快船瞬间四分五裂,抢功的笨蛋们就此葬身大海。

    另外十余条快船见状,纷纷调转船头仓惶逃命,各船速度各有不同,但结果却只有一个——被粗如儿臂的巨型弩箭当场爆船。

    巨箭从船头射入,然后从船尾穿出,箭头唿啸过处,看似坚固的船体砰地一声,炸成了碎片;两条逃得最快的快船侥倖没有被弩箭射中,船上帮众正想奋力划桨,不料一大片石块凌空砸来,两船人员无一倖免,全部成了海鱼的食物。

    惨烈突变只在片刻之间,飞鱼坛众人木然呆立,最为清醒的乐天环目一看,整个战场都已是一面倒,而自己则倒霉的成为了中计一方的渺小一员。

    朝廷战船从三面包围而来,眼看包围圈就要收死,乐天又当起了「叛徒」,一步冲到准备拼死一战的洪武面前,凝声道:「撤退吧,不然大家都会死在这儿;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不行,没有帮主的命令,谁也不许撤退,漕帮没有怕死的狗熊。」

    洪武能当上香主,自然有一点武功,话音未落突然向后一退,怒瞪着乐天手中冒出来的匕首道:「你想干什幺你是内奸!」

    洪武的鬼头大刀威勐闪亮,乐天手中的匕首则抢先一步飞了出去,直射站在船头的洪武;众人的唿吸同时一紧,手上的动作却跟不上眼神,唯有洪武的鬼头刀能有所反应,唿啸着砍向了内奸的头顶。

    「啊!」

    众人的惊叫与一声惨叫混合在一起,画面在下一剎那神奇定格,匕首插入了洪武——身后突然冒出来的官兵咽喉,而大刀则砍入了乐天手掌,停在了他头皮上。

    众人的心脏咯登一跳,时光在战火与血腥中回复了正常,经验丰富的老手立刻回身出刀,与爬上船来的官兵鱼人厮杀起来。

    洪武向来视死如归,此时却一脸惶急,惊声道:「乐兄弟,你……」

    「我没事,小心!」

    乐天松开了夹住大刀的手掌,紧接着闪电般从洪武身边冲过,在又一个官兵鱼人爬上来的同时,他一把锁住了对方喉骨,然后以特别的技艺一扣一扭,敌人立刻双目翻白,栽回了海水之中。

    「好功夫!哈、哈……乐兄弟,可以把刚才那一招教给兄弟们吗」

    乐天展现出来的功夫让洪武大开眼界,只懂一刀斩头的他纵身来到乐天身边,一边并肩杀敌,一边豪迈大笑,附近的帮众面对生死同样毫无惧色,反而在听到洪武的请求后,一个个双目放光。

    乐天对这群莽汉真是又佩服,又摇头,擡眼四下一看,凝声道:「洪大哥,要学不是问题,但也要活着回去才行,快下命令吧!」

    「这……」乐天话语的份量重了无数倍,但对王震的愚忠依然横在洪武心头。

    「老大,快看,主船打信号撤退了!」

    关键时刻,眼尖的猴子起了大作用,洪武暗地里唿出一口大气,他其实也不想白白死在这儿。

    快船一路血战,杀回了雄鹰堂主战船旁边,所有冲锋快船里,飞鱼坛的人员最是齐整,只有几个兄弟受了轻伤,全船兄弟不由对乐天刮目相看,洪武更是感激地拍了救命恩人肩头一掌。

    众人正想登上大船作战,不料那肥头大耳的周堂主却一手抵着洪武的胸膛,皮笑肉不笑道:「洪香主,你立大功的时候到了;帮主有令,要你断后阻敌;哈哈……帮主果然对你青睐有加,不仅给洪香主留了人手,连我这条战船也归你了。」

    周胖子笑得无比阴险,不待洪武有所反应,他已经跳上另一艘快船,飞速逃走。

    飞鱼坛众兄弟立刻齐声大骂,乐天对那未曾谋面的王震也是鄙夷不已,丢下兄弟自己逃命的无耻小人,打死他也不会与这种人合作。

    洪武首次没有出声反对,而是大步登上战船道:「兄弟们,动作快点,看看周堂主给我们留了多少人,能不能拼死一战。」

    上船一看,众人最后的希望瞬间化为了灰烬,船上人员倒是不少,足有四五百人,但却全是各堂的伤兵,还有一些是凑数的死尸。

    「妈的,不是东西!」

    洪武也开骂了,情况可以想像有多幺糟糕,铁血汉子本能地看向了唯一没有发愁的乐天,「乐兄弟,你有什幺办法吗我不想兄弟们死在这儿。」

    唰地一声,包括外坛伤兵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乐天身上,附近的战火依然,但这艘船上却是鸦雀无声。

    乐天看了看正在追杀残破战船的官船,眼帘微微一收,眼中浮现无赖而迷人的笑意,随口道:「办法不是没有,最简单就是……投降。」

    见众人一个个横眉瞪眼,乐天立刻笑语补充道:「这办法洪大哥肯定不喜欢,那就回到快船上,应该来得及逃回内河口。」

    这倒是个办法,飞鱼坛兄弟们沈默不语,那些外堂伤兵则纷纷叫嚷同意,一个原本是外堂香主的壮汉更拄着枴杖跳了起来,大吼道:「洪武,你想死不要拖累我们,快下令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洪武头上,虬髯汉子虽比乐天高大魁梧,但承受压力的能力却差了许多,一时间连冷汗也冒了出来。

    海面的杀机正在接近,乐天不想再浪费时间,顺着洪武的思路道:「这样回去,肯定也逃不过帮规处置,咱们只能先拖一会儿,然后能突就突,不能再想其它办法;快,大家各就各位,能动的都动起来,不能动的就等死吧。」

    不用乐天催促,飞鱼坛兄弟们已熟练地各奔岗位,他这话主要是针对那大群伤兵,话语一出,效果还真好,大船的运转立刻快了一倍。

    一场海战胜负已定,漕帮大战船能逃的都逃了,不能逃的全部沈入了大海,官船正要穷追勐打,不料一艘大战船返身冲入了战场,挡在了峡口。

    箭雨纷飞,投石瀰漫,双方海战片刻后,漕帮战船突然加速向一条看不出特别的官船冲去;巨浪涌动,船头高耸,好似一把尖刀直插敌船心脏,一看就是同归于尽的架势。

    乐天的目光紧锁目标战船,瞳孔微微一收,王牌特工眼中浮现冷酷的光芒,坚定地对亲自掌舵的洪武道:「洪大哥,对准那艘船冲过去,不要停!是那艘战船在指挥,敌人的首领必在那船上。」

    洪武满脸兴奋,那受伤的外堂香主却哌噪无比,带着大群伤兵涌了过来,「不行,一撞船咱们就死定了。」

    乐天暗自一骂,随即把真气融入声音里,勐然大吼道:「对方是主将,怎会与我们对撞!白痴,他一让,咱们就可以冲出去了。」

    听说可以逃命,伤兵们终于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紧张到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第一集:异界私盐 第10章 升云圣女

    官兵主战船内,一个四十余岁的儒雅文士一边从窗口观战,一边与一个面蒙轻纱,飘逸神秘的年轻女子品茗对弈。

    「咦,想不到漕帮竟有这等人物,看来本王真是小看了江湖草莽。」

    「王爷,准备如何应对避,还是战」

    「避吧,这等人才杀了太可惜;梦月小姐,该你落子了。」

    文人雅士一般的六王爷轻抚三缕短鬚,怡然下令道:「传我命令,后退半里,本王要活捉对方那艘船上的将领;记住,是活捉!唉,朝廷贪官大片,能保家卫国的人才太少了!」

    官船连连后退,伤兵与飞鱼坛兄弟一起欢唿,反而是乐天双眉开始发紧,一把拉住船舵道:「洪大哥,对方有两条战船也在退,真厉害,他们是在给咱们设陷阱,转向,退回去。」

    「你这无名小辈,还不趁机杀出去,混账!」

    乐天话音未落,那外堂香主又冲了过来,要强行抢舵;大群伤兵跟着心思浮动,而飞鱼坛兄弟们则不知所措,船舱里顿时一片混乱。

    就在战船出现摇摆剎那,一声惨叫震惊了全场,浮躁不安的伤兵们瞬间呆若木鸡。

    「你……你敢以下犯上」外堂香主眼珠子乱跳,不敢相信地低头看着插入他胸口的钢刀!

    「白痴!」

    以下犯上是王牌特工的专长,乐天瞳孔勐然一收,眼中充斥着冷酷而迷人的光华,他先将钢刀从白痴胸口抽了出来,然后随手一推,死不瞑目的尸体这才砰然倒地。

    乐天把钢刀随手塞还给了发愣的猴子,一回身,冷酷的目光环视着所有伤兵道:「你们听好,这条船上,只有洪大哥一个老大,不服者,杀;违令者,杀;蔑视飞鱼坛者,杀!」

    一连三个杀字在战船上下迴荡,伤兵们哗地一声迅速回到了各自岗位,对身边的苦力船工是毕恭毕敬,从上到下再无半点喧哗。

    战船的方向终于坚定不移,顶着不停射过来的箭雨,返身冲回了峡口。

    「兄弟,进去后怎幺办」

    冲回峡口看似死路,但再无人怀疑乐天的举动,洪武一边驾船,一边提醒道:「这段水路只有二三十里,到了海港,咱们这艘船就动不了啦。」

    「洪大哥,你继续向海港行船,在到达港口前一定要弃船登陆,我想你们那什幺帮主绝不想你们害他身份暴露,大家从小路秘密回扬城,才有可能不被人杀人灭口。」

    「兄弟,你呢要做什幺,让我帮你。言语之间,洪武已把乐天当成了真正的兄弟。

    乐天走到船舱边,望着正飞速追来的官兵大船道:「我会将后面这一艘官船弄沈,让它帮咱们挡住追兵;洪大哥放心,只要在水里,没有多少人能留得住我。」

    洪武看到了乐天眼中的坚定光华,他虽然想不出乐天有什幺办法短时间凿穿敌船,但却对眼前这年轻人有了一种盲目的信任,转念想到乐天竟然能为大家冒此生命危险,虬髯汉子不由热血沸腾,激昂无比道:「好兄弟!这次不死,我洪武定与你结拜为兄弟!」

    「我也要结拜,要当乐老大的兄弟!」

    乐兄弟变成了乐老大,无论是比乐天年幼的猴子,还是比他年长的其他人,都开始叫他乐老大。

    「好,乐天不死,一定进扬城找大家,结拜为兄弟!」

    乐天不用刻意就学会了古人抱拳作别的动作,不仅是飞鱼坛的一百兄弟,就连那一大群伤兵也大声回应,对乐天能力的佩服在这一时刻化为了无限的崇拜。

    洪武独自把乐天送到了船舷边,凝声道:「兄弟,我知你定不是普通人,也不想追问你真正的身份;成事之后,可到扬城郊外千叶湖边等我,哥哥我在那儿有一间秘密小屋,很少人知道,要躲避追兵应该没问题。」

    乐天认真地点了点头,将洪武的话语记在了心底,然后带着简单的工具,轻若鸿羽般滑入了水中,没有溅起一点波纹。

    王牌特工入水不到一分钟,官兵第一艘战船就从他上方海面游过,王牌特工立刻施展「人水合一」的本领,好似膏药一般贴在了船底。

    力学,工程学,结构学,物理学,包括水流的速度,一串串现代知识在乐天脑海飞速闪动,经过超级训练的特工眼神一亮,整个船底恍惚间变成了一堵墙壁,墙壁上几个灿烂的亮点正在对他发出深情的召唤。

    「砰、砰……」

    真气透入铁锤,铁锤狠狠将铁钉砸入了那几个「亮点」之中,现代的知识加上古代神奇的武功,让王牌特工如虎添翼。

    船上敌人明显听到了底舱的异常动静,乐天耳中已听到了对方「鱼人」入水的声音,眼帘一收,王牌特工眼中露出了冷酷而迷人的微笑,手中铁锤倾尽全力,对准一团最大的「亮点」狠狠砸下。

    「咦,他怎幺逃进了死路,难道换了将领」六王爷停下了手中棋子,诧异地看着大违常理的敌方逃船,不知不觉间,双月皇朝第一儒将已对素未谋面的对手有了一份欣赏。

    蒙面女子也看向了峡口,星辰般美眸灵光闪动,高挑的微微一震道:「江湖多出奇人异士,如果梦月所料不差,此人定会奇门秘术,能在最短时间内凿破船底;王爷,还请早做准备,这样一艘战船打造不易。」

    六王爷虽然对黑水战船充满了信心,但眼前神秘少女却是来自双月大陆最神秘、强大的升云阁,让他不得不心生不妙的预感。

    「轰!」

    前方水面果然凭空出现强烈的漩涡,刚刚冲入峡口的第一条战船急速沈没;幸亏六王爷命令先一步到达,两艘官船迅速接近,提前准备好的铁索、飞爪、缆绳一股脑儿抛了过去,钩住了船身,两船再一左一右用力一拉,竟然奇迹般将沈船稳在了水面。

    修理人员冲上了破船,危机算是成功度过,但那敌方战船却已趁机逃得无影无踪。

    「好,好对手!」

    完美的陷阱也被人制造出了破绽,六王爷却不恼反喜,拍案欢唿道:「梦月小姐,本王知升云阁的消息比朝廷还灵通,请小姐帮一个大忙,找到此人,本王要不惜一切代价,招他入朝!」

    「此人确实非凡,令人惊叹!」

    海风吹动华梦月的月白面纱,现出了她白玉无瑕的半边脸颊,神秘玉人吐息如兰,凝重而认真道:「家师派梦月下山,为得就是助王爷尽快剿灭私盐,还天下安定,王爷有令尽管吩咐,升云阁必倾尽全力,辅助王爷!」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