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黑煞淫毒

    发布时间:2021-11-27 00:09:16   

    却说两界山顶,孤零零的一个神台立在中心。突然,从远处飞来一道强大的神光,神光消失,露出里面高大挺拔的身躯,正是博望。

    博望向四周打量一番,确定没有危险,便走进神台,将左手贴在神台中心,右手掐了个古怪的手印,一阵阵华光闪现,从神台冲出一道光柱,博望看着这道光柱,嘴角一咧,紧了紧贴身藏得星罗盘,化作流光飞进了光柱里面。

    另一边,毒蜂全力飞行,目标正是西边的巨龙山谷。他没忘记自己的主人媚心,因为淫毒的存在,他清楚地知道主人所在,也知道主人现在孤零零的一个人,他想回到主人身边,帮助主人完成大计。所以,刚结束手边的事情,他就急匆匆的飞向巨龙谷。

    就在毒蜂飞到巨龙谷外的树林里后,他稍作休息,潜藏起自己的气息,一点一点的靠近龙谷。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只听一阵酥媚的笑声不断响起,毒蜂明显感觉自己所在的一片区域已经被别人埋下法阵,自己如今已经是瓮中之鳖。

    「不好!」毒蜂大惊失色,全身法力鼓起,迅速冲向高空,想要逃出去。可明显的是,敌人早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他又怎么可能逃出去呢毒蜂刚一升到离地六米的地方,一道法力形成的光罩就把他弹了回来,摔倒在地。

    「咯咯咯~ 」只听到一阵笑声从身后响起,毒蜂慌忙起身,做出防御状态。只见来人一头乌黑的的长发在脑后扎了一个蓬松的马尾,涂着红色的眼影,深红色的口红。她上身穿着一件闪耀着黑色光泽的丝质紧身收腰小洋装,上面只有在一颗胸口下部的扣子,扣上后将巨大的乳房挤压出一道深深的乳沟。

    而之所以穿着外套都可以看到乳沟,是因为里面有着雕花衣领的白色丝绸衬衣,打开了上面三颗纽扣。被巨大胸部撑开的丝绸衬衣衣缝里,甚至可以看到大半个黑色的透明蕾丝花边乳罩。她的下身穿着和洋装同样丝质表面的黑色短裤,蜂腰间系着一条黑色的镂空宽皮带。紧窄的短裤堪堪裹住丰满肥美的臀部,由于短裤非常紧身,从背后能够看到明显的V形三角裤线条和她臀部的股沟。

    她穿着深黑色的玻璃连裤丝袜,腿上是差不多18厘米的超高跟鞋,一步一步慢慢走来,高耸的双峰向前挺着才能保持平衡。

    毒蜂瞧见她的模样,心里一阵发寒,虽然此女拥有着不下主人的美貌,但带给自己的感觉却极其危险。毒蜂忍住拼命颤抖的双腿,问道:「你,你到底是谁」

    那女人一听,捂嘴一笑,瞪了毒蜂一眼说:「哎呀~ 人家你都不认识~ 真是的~ 」说完,眉色一正,骄傲的说道:「本夫人就是你的主人哦~ 」说完,竟然扑哧一笑,弄得硕乳乱颤。

    毒蜂一听,厉声骂道:「呸!本少爷是虫族少主,就你这妖艳贱妇也想当我的主人!」「妖艳贱妇」女人一听毒蜂的话,俏脸生寒,冷哼一声,一阵法力波动涌出,打在毒蜂身上,直接喷出一大股血。

    毒蜂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双眼瞪得老大。他如今因为淫毒作用,法力是以前的两倍,自问魔域里面除了一些老怪物,早已无人能敌。可这女人只是哼了一下,自己就如遭锤击,胸口做痛,法力运行难滞。

    那女人瞧得毒蜂的狼狈样,嘴角一勾,说道:「你骂我是妖艳贱妇,你家主人不是吗那骚狐狸发起浪来可厉害的紧啊~ 哈哈哈哈~ 」毒蜂双目赤红,骂道:

    「无耻妖女,纳命来!」说完,忍着伤痛全力出击,誓要将妖女打杀此地。

    那女人只是伸出小手轻轻一抓,毒蜂的全力一击就被破解。又翻手一扭,只听「咔嚓~ 」一声,毒蜂的粗壮右臂被扭成一个恐怖的角度,痛得毒蜂大叫连连,眼中的怒火更盛。

    那女子看着毒蜂的眼睛,像是满意的说道:「嗯~ 不错嘛~ 看来我的淫毒果然有效~ 堂堂虫族公子竟为了那小狐狸拼成这样~ 」毒蜂一听,眼中慢慢变得恐惧,他听到女子的话,吓的全身发抖,他想起来了。普天之下,能有这般实力,而且能说淫毒是她的,只有九华山上的情丝夫人。

    毒蜂在情丝夫人松手后,慢慢后退,脸上越来越白,直到靠在法力光罩上才停止,身子瑟瑟发抖,不安的看着情丝夫人。

    而情丝夫人则不屑的瞥了毒蜂一眼说道:「怎么了听到本夫人的名号吓尿了哈哈哈哈~ 你不用怕,本夫人若有恶意你早就死了,哪还会活到现在」

    说完,眼中红光一闪,伸出一只手指头,慢慢勾起,带着无尽的魅惑和挑逗,说道:「嗯~ 来啊~ 我的小宝贝~ 来主人怀里啊~ 」只见毒蜂身体里的淫毒竟然

    被勾起,绿光大盛直接席卷毒蜂的头部,毒蜂只觉得一阵头昏脑胀。等清醒后,只觉得眼前的女人才是自己真正的爱人,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服侍她,为她死都愿意。

    毒蜂听着女人的话,一点一点慢慢靠近她,只闻到一股恼人的香气扑鼻而来。身上的浓香让毒蜂再也按捺不住,将手伸到情丝夫人的前面,解开她的黑色皮带,然后用力一扯,夫人的小短裤就「唰」的一声,掉在地上。小短裤此刻挂在情丝夫人的高跟鞋跟部位,而此时她的肥臀上,只剩下深黑色的玻璃裤袜和套在丝袜上的V字型黑色花边小内裤。而黑色丝袜是淫荡的开裆丝袜,隔着几乎全透明的黑色通花蕾丝内裤,可以看到她那高耸的阴阜和浓密的阴毛。情丝夫人满意一笑,伸手将毒蜂的胳膊接回,开始享受淫仆的侍奉。

    贴着情丝夫人性感的双乳,嗅到熟女的气味,毒蜂从前面将手伸进她的内裤,顺着她微微张开的双腿摸到叁角地带,手指搅动着她柔软的阴毛,接着向下滑入肉缝,在她小屄口逗弄。

    夫人的身体很快有了反应,淫水开始从小穴里一股股流出,将深黑色的丝袜打湿了一片,口上发出轻轻的呻吟。

    毒蜂拉下自己的裤子,直接翻过情丝夫人的身子,按住她的屁股,深吸一口气,然后突然向前一挺,「噗」地一声肉棒齐根尽没。夫人唿了一口大气,开始夹动起穴屄肉,美臀一挺一挺地配合着毒蜂。

    她的头部随着颤抖的身体一前一后地荡动,蜜汁淫液如缺堤潮水般涌出,她双手出尽力地向后抓住毒蜂的双臂,抵受着毒蜂的冲击力……

    毒蜂发绿的双眼往下看,看到情丝夫人的一对穿着深黑色丝袜的美腿颤抖着,黑色的高跟鞋被小短裤摭盖了一些,但仍能感到整个脚面因受力而微微曲起,连着高高的鞋跟形成了诱人的弧度,实在吸引死人。她仰起俏脸,美臀屁股勐烈地向后挺动,一双大乳在衬衫的空隙中前后地晃动。

    良久之后,那法力光罩撤出,情丝夫人带着得逞的微笑斜倚在毒蜂胸口,小手慢慢贴着毒蜂的胸膛划着圈,而毒蜂此时一只手搂着情丝夫人,另一只手搓揉着那雪白的乳房,双眼发绿,柔情的看着眼前的情丝夫人。之前苦苦追寻的主人媚心,早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此时的巨龙山谷,黑煞公子的行宫里面,正进行着一场激烈的淫戏。浓郁的淫欲之气笼罩整间屋子,华丽的帷帐里面,传出黑煞公子牛一般的喘息。

    「唔……公子……你好……厉害……小屄好像……肏爆……一样……」

    「嘿嘿……有没有肏到你的子宫啊唿~ 唿~ 」

    「嗯……人家不……知道!可是……花心……花心里……好爽啊……唔……公子……奴家还……还没有……见过你……这么大……大肉棒啊……」

    「嘿…嘿…本公子黑龙之身……当然威风……唿……小骚货……爽不爽啊…」

    「哦……爽……真舒服……好公子……使劲肏我……媚心舒服死了……啊……啊……啊……啊……肏死我也愿意……啊……」

    原来正和黑煞欢好的正是妖狐媚心,她老早就通过那两个奴仆接近了黑煞公子,凭借过人的美貌和无双的媚术,黑煞公子被她迷的神魂颠倒,直接将媚心纳进府中,日日欢淫。

    媚心淫荡的声音在卧室里回荡,她的脸上披散着几缕秀发,一对肥硕的乳房前前后后摇摆着,嫩红的小乳头像是红樱桃般惹人垂涎。

    黑煞掰着她的大屁股,忽然伸手在她的臀肉上拍了一巴掌,那一巴掌好重,媚心的屁股上马上泛起了红红的指痕。媚心妩媚的瞄了黑煞一眼,痛得惨叫一声,身子往前一缩,但随即被黑煞抱着屁股拉了回来,大肉棒更加有力地插着她的骚屄。淫水顺着两人的大腿在床单上流了一片,肉洞周围的阴毛也被淫液粘得一塌煳涂,娇嫩的阴唇都有些红肿了。

    黑煞的手指卷弄着媚心粘湿的阴毛,他勐一用力,已经从媚心的阴唇边拔下了几根,措不及防的媚心痛得更加大声地惨叫起来。媚眼含泪,带着春情和委屈的瞧着黑煞,那既妩媚又委屈的模样惹得黑煞欲火熊熊,劲道又大了几分。

    「啊……公子……不要啊……你厉……害……啊……好坏啊……欺负……人家……好痛的啊……唔……唔……」

    黑煞嘿嘿笑道:「还有更厉害的呢!你这个骚屄,是不是想让一大堆男人来肏你啊」

    「啊……啊……嗯……媚心……只要你的……龙茎肏……我的……骚屄是公子……哥哥一个……一个人的……」

    黑煞伸出一根手指,在嘴里蘸了些唾沫,然后按在了媚心的菊花蕾上。

    「啊……公子……你又欺负……我……摸人家……那里……」

    黑煞的手指在肛门的周围转着圈圈,他洋洋得意地说:「本公子给你通通后庭,免得你不听话,这儿通了,就是本公子的人啦!」

    媚心粉脸带红,抿抿嘴唇,娇媚的说道:「好……好啊……奴家……是公子的……公子怎样都行……奴家要公子爱啊……哦……」

    黑煞从背后抱住媚心,让媚心俯身向下时,自己的身体和媚心的身体一起抬高。

    「啊!……我好爽……你肏的奴家后庭发麻……喔…受不了了…」

    「喔…舒服死了…哦…不行…我不行了……」

    两人一番盘肠大战,终于雨落云收,媚心静悄悄的躺在黑煞旁边,而黑煞则带着一丝疲倦躺在床上唿唿大睡。

    不一会儿,媚心修长的睫毛一跳,一双大大的媚眼睁开,眸子里透出无穷的精光一闪而逝,瞥了眼一旁的黑煞,媚心嘴角偷偷一勾,自小嘴里吐出一股粉色的香气。

    那香气迅速飘进黑煞的鼻孔里,原本熟睡的黑煞睡得更香了。而媚心则起身穿戴好衣服,化作一阵轻风,悄悄地离开了黑煞的府邸。

    巨龙山谷的一角,当初传送进媚心的传送法阵再一次发出一道亮光,随着空间裂缝的打开,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现在了巨龙山谷里。那人看到媚心,恭敬的跪倒在地,低声唿道:「见过主人。」

    而媚心见到来人,微微一笑,扫了一眼四周说道:「原来是你,起来吧。」

    那人站了起来,皎洁的月光洒下照在那人的身上,展现出来的正是魔域——毒蜂!

    自古以来,三界之中以神界地位最高,实力最强。魔域位于九幽之下,人间地处中央,而神界则处在九天之上。千年前,由于神魔大战,无数的神灵陨落三界,再加上神灵本身繁衍困难,每一位成婚的女性神灵基本是十年产一子嗣,所以,空旷的神界哪怕经过千年的休养生息也显得地广人稀。

    这一点魔域算是遥遥领先,生性放荡的妖魔完全没有礼义廉耻的束缚,再加上女性妖魔拥有的特殊吸阳补阴的能力,导致魔域里女性多,男性少。结果只要是愿意生孩子,基本上一生就是十几个,孩子对于妖魔既可以当做发展势力的工具也是增长自身修为的食料。

    而神界不然,神灵因为被极其严格的宗教以及礼义廉耻的束缚,无论男女都是将自己看做神王的子民,一但神灵拥有婚约,那双方都会从一而终,而且神灵将性看的很隐私很神圣,他们将这个看做神格的创造,是极其需要保护的隐私,再加上神灵体格特殊生孩子就很困难,对于性欲看的很单薄,所以神灵将更多的时间用在修炼和供奉神王上,对于性也只是一知半解。

    位于神界东边,是神界年轻弟子生活修炼的地方,这里拥有许多天资出众的少男少女,拥有神界最丰富的修炼资源。

    灵心,是在一生下来就被神王选中当做下一任圣女的存在,在七岁那年拜入光明神使门下修行,成为了博望的师妹。九岁那年,得到往届圣女传承,融合圣女纯阴之力,修行遥遥领先一众师兄弟。天性单纯,单薄感情,对博望这个有婚约羁绊的未婚夫还算好点,至于对其他人,那只有一个字形容——冷。

    不过圣女仿佛都这样,尤其是拥有三界最完美的纯阴之力的她来讲。这一天,灵心坐在修行室里打坐冥想。随着天劫将至,她的心也越来越不安。不过,有师兄爱护的她还很幸运,得到了传说中的拥有人类千年愿力的星罗盘,这下应该可以摆脱那恐怖的圣女天劫了吧。

    要知道,继承了圣女纯阴之力的女孩都会在成年之时经历一次天劫,度过天劫,神格就会进化,成为神界地位仅次于神王的高贵存在。只可惜,天劫比一般神灵的天劫恐怖的多,往届的圣女有九成都殒命天劫。灵心的压力不可谓不大。

    就在灵心沉思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传来,她抬头望去,原来是师兄——博望。

    「师兄好,灵心有礼了。」灵心礼仪周到,端庄优雅的道了个万福。

    博望连忙拱手称不敢,看着灵心眼中不加掩饰的爱慕之情让灵心的脸颊微微发烫。

    不愧是圣女的存在,只见灵心拥有姣白的脸蛋、柔美清纯的俊颜,鲜红的薄薄樱唇,红白分明、格外动人;一头灵动优雅的淡蓝色秀发,扎着简单的蝴蝶结,披散在身后;一袭典雅的淡蓝色宫装,虽然包裹的很严实,但难以遮挡的是那高耸入云的挺拔美乳,修长完美的美腿;裙子底下隐隐露出的是带有水纹般白色条纹的蓝色宫鞋,显得小巧玲珑。

    「师兄,你,你看什么呢」灵心显得很羞涩,低着头,羞答答的问道。

    博望连忙反应过来,闹了一个大红脸,急忙施礼赔罪。灵心却没有生气,眼前这个高大俊美的伟岸男子早在十年前就是和自己拥有婚约的未婚夫,只不过自己天劫将至一直闭关潜修,而他却早早地跟着师傅四处讨伐妖魔保卫黎民百姓。和他成婚,灵心心里也是同意的,不然也不会在对方给自己送来星罗盘时挽留他住在这里,名义上是担心自己天劫时有什么危险请他帮衬一二,真实的想法不过是希望好几年没见的意中人能陪陪自己,免得自己一直这般提心吊胆。

    灵心柔声说道:「师兄,小妹算到那天劫将在两个时辰之后来临,那时也是小妹成年之时,小妹已经将房间布置下防御法阵,而且附近百里都没有人烟,小妹担心万一天劫时遇到不测,还请师兄倒是莫要留在这里,早早避难便是,免得被天劫神雷波及。」

    博望一听,感动得热泪盈眶:「师妹放心,师兄今日回来就是帮助师妹的。你我婚约已定,又是青梅竹马,本该同生共死,师兄怎会独自苟且偷生。你放心,这次天劫师兄一定全力相助,帮你渡过难关成为神界圣女。」

    「师兄!」灵心美眸含泪,第一次不顾女儿家羞涩的扑进意中人的怀里,感觉自己真实值了。

    两人卿卿我我,说着贴心话,不知不觉,灵心眉头一皱,素手一翻直接将保护自己的防御法阵开启了。

    博望也立即起身,拿着手里的星罗盘,已经准备好在师妹渡劫时将宝贝里的愿力注入天劫,人类的愿力拥有因果,能有效提升神仙的力量以及减弱天地灾难,这也是灵心敢独自一人硬抗天劫的原因。

    果然,只见原本蔚蓝的天空瞬间乌云密布,金色的神雷在黑云里蠢蠢欲动,天劫,开始了。

    圣女渡劫一共九道,灵心推算自己的实力完全可以抵挡四道神雷,剩下的五道就只能依靠那星罗盘了。

    博望一直守候在灵心不远处,在看到灵心危险的时候催动星罗盘,将那愿力注入到灵心和天劫之中。只是一心一意度天劫的灵心没有注意到,每一次星罗盘里的愿力注入到她的体内,都会有一道微弱的简直看不到的黑气钻进她的身体里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