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不要随便去別人家睡

    发布时间:2021-11-24 00:08:31   

    我与小琴去山区郊游,天色已晚,机车的轮胎被钉子扎破,只能找人家借宿,明天再想办法了。

          一户胡姓村民收留了我们,那是一所旧房子,只有公公和媳妇在家,他们非常客气。公公老胡让我们睡他儿子媳妇的房间,那个房间稍微现代一点,让他儿子媳妇睡到他坑上(公公是北方人,习惯于睡坑),儿子小胡去上班了,要明天凌晨4点钟才会回来,4点时他已经起来,会告诉儿子的。

      入夜,我在房间里想和她亲热一下,小琴却有些难为情,说不能让人家以为她很随便,加上白天爬山已经很累了,想早点睡,我只好到客厅的破XX上,拿出数码摄影机看白天拍的景色,不知不觉睡着了。

      半夜,我忽然听到开门声,迷濛中一个男子进来,估计是小胡回来了。我刚想起来告诉他借宿的事,小胡直接进了他自已的房间,对着床上说道,"媳妇,今天活少,提前下班了。"说着便脱下衣服,座到床上,我看着他健壮的身体,淫心顿起,想看他与我心爱的小琴共卧一床的情景,便拿起了数码摄影机,开启了微光拍摄功能,到户外去从窗口拍摄,我蹲在窗下通过液晶显示屏窥视。

      小胡以为床上的是他媳妇,一下子脱光光上了床,他从背后抱住了小琴,一只手揉捏小琴的乳房,小琴那丰满的乳房和光滑的皮肤,给他异常的感觉,他发现睡在他床上的并不是他的媳妇,他翻过小琴,仔细一看,觉得很奇怪,他摇了摇小琴,轻轻地叫,喂,喂,你是谁啊也许小琴真的很累了,一点反映都沒有,小胡坐在床上,看着熟睡的小琴,不知所措。

      过了一会,小胡似乎对刚才摸过的乳房有一点兴趣,弯腰轻轻地掀起小琴的衣服,里面沒有穿其它衣物,小胡开始是轻轻地抚摸,后来就越来越重,就像揉面团一样地玩弄着小琴的乳房。我真担心小琴会被弄醒,但小琴还是一动也不动。

      小胡把被单掀开,小心翼翼地脱下了小琴的内裤,看来他要进行下一步行动了,我的心也随之收紧。小胡分开小琴的双腿,把手伸进小琴的两腿之间,用一根手指拨弄小琴的小穴。小琴立刻有了反映,轻轻呻吟,听起来像是梦到了性爱。

      当小胡的手指从小琴的小穴中出来时,我从液晶显示器中清楚地看到他的手指亮亮的,沾满了小琴的淫水,小琴睡觉时分泌的淫水也不少喔。

      小胡站起身来,他的阳具已坚挺,翘得高高的,黑黝黝的,蘑菇状的龟头特別大。小胡趴到小琴的两腿中间,用他的大龟头顶开小琴的小穴,坚硬的肉棒有力地抽插着,发出奇怪的声音,显示器中他们两人的性器的交合部时隐时现,看着女友意外的被人幹了,我愈加兴奋,忍不住打起了手枪。

      忽然传来小琴的呢喃:"坐飞,你的肉棒刮得我好舒服啊,我快要丢了,快一点,幹死我吧!"我赶忙把镜头对准小琴的头部,小琴仍闭着眼,看得出还在半睡状态中,一边叫床,一边紧紧地抱住了小胡,她一定以为是我在幹她,我真佩服她,一边睡觉,一边还能高潮。

      小胡的大龟头抽出时把小琴的小穴里的红肉都翻出来,插入时又挤进去,他听着小琴的叫床,在一阵快速地抽插后,发出低沈的哼哼,将他的精液射入了小琴的小穴中。

      小琴在高潮后并未醒来,紧紧地抱着小胡强壮地身体甜美的睡着。小胡仰面躺着,刚从小琴的身体里拔出的肉棒亮晶晶的贴在他的小肚子上,他的阴毛也全被小琴的淫水弄湿了。

      我正想收起摄影机,移动中我忽然发现,在房间门口还有一个人在看小胡和小琴做爱,仔细一看,原来是老胡,老胡转身离开,我跟着进了屋,到老胡的房间门口偷看。

      老胡到房里,来到他儿媳妇的那一头坑边,爬上去搂住了他儿媳妇,他儿媳妇醒来说到:"小胡快回来啦,不要搞啦"老胡道:"刚才我去偷看了那两个年轻人做爱,想要幹一幹了,儿子还有2个多钟头才会回来,来吧"原来他以为是我在和小琴做爱。

      老胡说着就脱下了自已的衣裤,又帮他儿媳妇脱光了,一翻身,趴在他儿媳妇身上亲吻起来,他儿媳妇也不反对,两脚从两边勾住老胡,和他亲吻起来,原来他们早就勾搭上了的。

      我休息一会儿,再次观看。

      老胡已经进入他儿媳妇的身体,他的身体的上下起伏,我的位置看不到他们的交合部,只能看到两个人的头部,沒过多久,老胡就全身颤动,然后趴在他儿媳妇身上一动也不动了。他毕竟老了,我这样想。

      我回到客厅里躺在XX上,想着如何分开小胡和小琴,以免小琴醒来时大家太过尴尬,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有人在客厅,睁眼一看,4点多钟了,小胡正在拿东西吃,这时,老胡从里面出来说道:"儿子,回来了,今天有两个年轻人借宿,你和你媳妇睡到我屋里吧。"他以为小胡刚回来。小胡进去睡后不久,便传来唿唿地鼾声,也许他幹小琴幹得太累了。

      老胡来到我跟前,轻轻地叫我,我装做睡得很死,一动也不动。老胡走进小琴睡的房间去了。我心中一阵激动,难道他也要去幹小琴吗我带着摄影机,来到绝佳位置----刚才的窗下,继续看下去。

      老胡进入房间后,来到床边看着小琴,小琴的上认还掀到颈部,老胡瞪大眼睛看着小琴那大大的乳房,老胡双手摸了上去,小琴的一对乳房,好像两个汽球,老胡一搓就马上变形,从他的指缝里挤出肉来,一放手就回復原状,一弹一弹的,看得我口水都流出来了。

      良久,老胡索性去脱她的上衣,小琴翻了个身,我吓了一跳,但她并沒有醒,正好让老胡把衣服从她身上剥了下来,现在小琴已经一丝不挂了。我开始担心如果小琴现在醒来会发生什么事。

      老胡分开小琴的双腿,看着她诱人的小穴,低下头去舔,小琴有了感觉,嗯嗯的轻轻呻吟,我更加紧张了,但我沒有办法,现在进去阻止也许小琴会立刻就醒,我只能密切关注事情的发展的小琴的眼睛。

      小琴开口了:"坐飞,你真好精神,又来弄我了。"幸好她的眼睛还闭着,但明显已醒了,我只能豁出去了,看看到底会怎样。

      老胡跪到小琴的两腿中间,他的肉棒对准了小琴的小穴,小琴的小穴已的湿透的,老胡很容易地插了进去。小琴的眼睛还未张开。老胡双手扶住小琴的腰,开始抽插。可能是老胡粗糙的双手让小琴感觉不太对劲,才插了四五下,我最担心的事发生了,小琴的眼睛睁开了,一眼就看到了老胡,一下子惊呆了,语无伦次的说:"你、我、这……"老胡马上把手指放到嘴上说:"嘘……,你的男友就在外面,如果你叫喊的话,他进来看到我们两个这样的姿势会很高兴吧。"小琴果然不说话了,但还在反抗,老胡大力的压住小琴,挣扎中弄出了一点声音,小琴怕我听到,又不敢动了,老胡的阴谋得逞了,现在他肆意地在小琴身上为所欲为,小琴却只能顺着他的意思做了。

      由于老胡刚刚喷射过,阴茎的感觉可能比较迟钝,所以他不停的抽插着小琴,小琴在他不停的刺激下,从下体传出的快感越来越强,忍不住叫出声音来,她的叫声,完全配台着老胡抽插时的节拍。老胡的动作愈加强烈,那条肉棒,有时插得好深,一点不露,有时用力一拔,整条抽出来,再插入时就经常插不准,不是每一下都插得中,小琴又麻又痒,伸手拿住老胡的肉棒帮他对准,老胡"滋"的一下,又是全根插入,小琴不停地抬起屁股向上顶,配合的老胡的抽插,两人的阴部一下一下地撞击在一起,发出很响的啪啪声。我从未见过小琴如此放怀去做,如此盡情地叫床。

      我见到小琴已达到高潮,她双眼上翻,大口喘着气,两个大波上下晃动如波涛汹涌,老胡的阴茎在小琴的小穴中进进出出,两个春袋跟着撞击着小琴的屁股,小琴高潮时的喷出的大量淫水被一股一股地挤出来,泉水一般不停流下去,沾湿了她整个屁股,床上湿了一大滩。

      现在我不得不佩服老胡,他控制着两人的节奏,使小琴一直保持高潮30多分钟,口中一直在喊:"啊啊……我……我快……我快要死了……啊……不行了……你太强了……啊……我快死了……喔……喔……喔喔……我快上天了……啊……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啊……。"

      小琴的高潮过去时,全身都沒有一点力气,摊软在床上,可老胡还沒有发射。老胡爬起来,骑到小琴的颈部,把沾满淫水的肉棒塞入小琴的嘴里,小琴毫不反对,津津有味的吮吸,还用手去揉捏老胡的阴茎根部和两个肉蛋,老胡毫不客气的把肉棒深深地插入小琴的喉咙,几乎整根都进去了,也许是小琴那美丽的面容和灵活的舌头刺激了老胡,他终于在小琴的嘴里发射了,两个肉蛋一缩一缩,小琴嗯嗯地接受了,我与小琴做爱时总想试试看射在她嘴里,小琴老也不肯,今天竟然被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头射入,令我感觉既吃亏又兴奋。老胡的肉棒从小琴的口中抽出时已是干干净净,小琴的口中装满了老胡的精液,嘴边还留着一圈摩擦留下的白沫,她刚想吐出来,老胡却让她吞下去,小琴犹豫了一下,就开始吞嚥,吞完口中的还伸出舌头来舔嘴边的白沫,那种淫靡的景像我一生都不会忘记。

      我回到客厅,看到胡家媳妇只穿着衬衣靠在小琴睡的房门口,一只手正在自已的下体自慰,原来她也在偷看。那白白的、丰满的屁股一动一动的,看起来应该很好幹。

      我决定要她来给我补偿,我去拉她过来,她吓了一跳。我拖她到XX上坐下,问她"看了多久了,你公公刚才沒把我幹够吗"她见我都看到了,就坦白说:"我公公刚才只幹了我一会儿就洩了,我刚有点兴奋就完事了,后来我老公进来就睡死了,我弄他的小鸡鸡都不理我,我赌气就出来了,恰好看到我公公在幹那女孩,我就……"我暗想,你老公的力气已经用在我的女友小琴身上了,当然不理你了。我问:"那你现在想不想有一根肉棒来插你"她看出我有意思要和她搞搞,一手伸到我的裤裆抓住我的阳具,说:"我就想要这一根!"

      我们飞快地脱光了,我将她按在XX上,她的乳房也很大,但不如小琴的坚实,松松软软的,令我更感兴奋的是她的下体居然是天生光洁无毛,看上去白白的象小孩的阴部,摸上去很光滑,中间的肉缝还是粉红色的,肉穴早已湿透了,大腿两边都沾满了淫水。

      我的肉棒比她家的两个男人的都要大一号,她迫不急待地把我的肉棒吞入口中,贪婪地吮吸,我倒过身来,也为她口交,沒有阴毛的肉穴舔起来感觉很特別,加上刚才老胡和小琴做爱给我的刺激,我的肉棒涨得像铁棒一般,龟头髮紫,肉茎上血管都粗起来了。

      我分开胡家媳妇双腿,用双臂勾着,大肉棒插进她肉唿唿的肉穴中,抽插中肉穴两边的肉瓣被带进去,又带出来,由于沒有阴毛的阻挡而一览无馀。

      我不由地加快节奏,加大深度,让肉棒对肉穴里面的刺激愈来愈大,胡家媳妇已经开始毫不掩饰地呻吟。我的肉棒在那流着黏液的肉穴中进出,明显感觉到她那小小的肉穴口随着我的抽动变大变小。胡家媳妇喘息着把身体靠紧我,双手紧抱住,我的整个肉棒被那肉壁上的褶皱夹击,望着不时消失在胡家媳妇那销魂的肉穴中的肉棒,我的全身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

      一会儿,胡家媳妇唿吸急促,全身颤抖,双眼迷离,肉穴有节律的收缩着紧握着我的肉棒,喉部发出难以压制的嗯嗯声。为了持续她的高潮状态,我更加大力地抽插,每次抽出时连龟头都快要掉到外面,插入都顶到胡家媳妇的子宫里面。

      她满脸绯红,她的两个松软的乳房随着身体的跃动上下跳动,甩得快要飞起来了。幹了30多分钟,觉得一种麻酥的快感从我那肉棒的头部,一直传递到我的神经中枢,我不由自主地叫了起来,"我好爽",而胡家媳妇也非常配合地呻吟起来"啊……喔……"。看着她高潮的样子,沒有男人能抵挡得住这样的催洩剂,我的下体死死地顶住胡家媳妇,龟头顶开子宫口,全为向子宫内发射出我的子弹,胡家媳妇也紧紧地抱住我的屁股,美美地承受了我射出的精液,一边叫道,"舒服死了…,舒服死了…,全给我,给我…,射死我吧……"

      我软软地趴在胡家媳妇的身上,她的身体也是软软的,我的胸部挤压两个肉球,好舒服啊,一点也不想起来,宁愿被胡家父子发现也不起来,我心里暗想。但胡家媳妇说:"现在快7点钟了,如果你想你女伴起来后看到我们这样的话,你就继续趴着好了。"我马上跳了起来,问:"你公公呢"胡家媳妇说:"他早就出去锻炼身体了"我一想,他出去时肯定看到我和胡家媳妇的样子了,只是沒打扰我们而已,等一会儿我该如何呢

      我穿上衣服去看小琴,小琴已经穿上了内衣,可能是刚才的高潮令她太累,她还在睡梦中,我掀开被单,她穿着的内裤上留下了一大滩半幹的精斑。我低头闻了一下,一股浓浓的精液与淫水混合后的半香半骚的味道使小琴的全身充满了淫荡的感觉。

      小琴醒来后,发现我在看她,快速地盖上了被单,妄图掩盖从她体内流出的其它男人的精液造成的精斑,我抬头看她时,她的脸通红通红的,不敢看我,我从她的未扣好衬衣中又发现了乳房上有一个紫红的吻痕,小琴并未注意到,我故意说:"你睡得那么死,晚上我怎么弄你都不醒。"说着微笑着给她衣物,然后到客厅去等她。

      小琴梳理完出来,胡家媳妇已经做好了早饭,笑吟吟地看着我们吃完,看来她对我凌晨的表现十分满意。

      当我和小琴离开时,我想下次一定要再来过夜,想信小琴也不会反对。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