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仙剑虐侠传

    发布时间:2021-11-24 00:08:03   

      第一章余杭小镇

        暗暗黑云,缠绕着起伏迭宕的罗刹峰,一层层掩蔽了这座山的嶙峋陡峭,沉

    沉地座落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氤氲的烟雾中。

        陡地,尖锐的唿啸声划破天空!

        三道黑色侏儒般的小影子飞窜而至,闪人遮掩着山峰的云雾中。一道雪白的

    光芒急追而至,御剑而行的青衫身影飘飘若仙,有如雷电般迅速无比。

        御剑人影后追先至,挡在那三道黑色人影前,那三人连忙止住步子,惊慌地

    不知该前进还是该退后再逃。那人脚下之剑发出阵阵慑人的剑芒,沉稳地止在半

    空中。

        只见那剑上之人身形高挑,英挺端俊的脸十分年轻,剑眉下目若朗星,睥睨

    着那三道鄙琐的妖影。

        三名小妖发出惊慌的尖叫声,一窜便窜进了山壁边的洞中。

        年轻的御剑者冷冷地说道:“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们能往哪里逃”

        他随手一挥,脚下之剑倏地抽出,飞旋疾闪,化作一道光芒,收人他的袖中。

        他凌虚的身影这才缓缓落地,正欲追人洞中之时,一阵低哑的声音唤住了他

    :“剑仙请留步!”

        他转头一望,身后竟爬出了一个怪形怪状的褐色土怪。

        持剑者冷笑道:“好妖怪!旁人见到我逃之尚且不及,你居然自己送上门来”

        土怪缩了缩身子,道:“剑仙,剑仙您剑下留情,小妖斗胆冒死前来,是…

        …有个不情之请……“

        持剑者望定了土怪,只见土怪微微伸出手,结结巴巴地说道:“我嘛……想

    向剑仙相借纯阳神剑……”

        “借剑”御剑青年感到既讶异又可笑,“我全仗此剑降妖除魔,将纯阳剑

    借你,如何剿灭妖邪”

        土怪忙道:“剑仙请明查,小妖贸然借剑,实在是有万不得已的苦衷!”

        青年笑道:“你以为将我的兵器骗走,就能幸免于难吗”

        土怪道:“剑仙您千万别误会,您只诛元凶首恶,相信不会为难我们这些成

    不了大事的小妖。我们也被其它的妖魔欺压得难过,况且您的武功如此高强,就

    算是寻常的剑让您使来,也是鬼神辟易,根本就不必凭借着纯阳剑的锋利,不是

    吗”

        青年不为这番话所激,冷然道:“你所说的首恶元凶是谁”

        土怪道:“在小妖所居地穴,出了一只血角青龙,日夜喷吐阴寒毒火,令我

    难以生存,所以想借剑仙您的纯阳剑除此大患。”

        青年道:“那就等我除掉罗刹鬼姬再亲自帮你灭了那条青龙。”

        土怪一听,忙道:“不敢有劳您的大驾,只要借剑给我就行了,小妖日后结

    草衔环,必当图报!”

        青年略一沉思,瞄见土怪丑陋的脸上已经急得五官都挤成了一团,遂微微一

    笑,解下纯阳剑,递给土怪,道:“拿去吧。”

        土怪双手一接剑,眼神发出诡异的光芒来,脸上似笑非笑。还来不及青年问

    话,土怪已道:“罗刹鬼婆就在前面不远处,希望剑仙早日为民除害!”说完,

    一熘烟地遁地不见了。

        青年一怔,暗想:“这妖怪笑得如此诡异,莫非我被骗了”

        然而他也并不畏惧,略一扬眉,便往洞中大步而入。这个幽森的山洞中,远

    方隐隐透着几丝磷光鬼火,更显得阴森可怖。

        尽头处便是堆满了骷髅的宝座,旁边幽暗的火光好似悬空而立,不对,青年

    定神一看,一名女子赤身裸体,双手背在身后被绳索捆绑着,跪在地上,一跟细

    绳将女子的小腿与手腕绑在一起,让女子不得不后仰着来减轻痛苦,而在她的嘴

    中,咬着一跟木棒,木棒上悬挂着的不就是自己之前看到的火光吗。

        那女子双眼被黑布蒙着,看不出表情,但凭青年的经验来看,应该是个美女。

        小嘴中不时发出低低的呻吟。

        青年在想细看时,面貌秀美,体态丰盈的罗刹鬼姬缓缓站了起来,望着单人

    大步而入的青年。那三头小妖缩在她的宝座边,一见到青年走了进来,立刻指着

    青年,吱喳乱叫。

        “呵,本座知道了,就是他吗你们先退下吧。”三头小妖听闻,立刻争先

    恐后地跑到被当成人肉吊灯的女子处,伸出爪子,虐玩着女子的身体,如同侏儒

    般的身子紧紧环绕着女子的身体,不到片刻,女子就发出娇媚的呻吟。罗刹鬼姬

    感觉到青年注视说:这个是附近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半个月前被我虏来时还是

    黄花闺女,不过现在已经是一个只知道淫乐的奴隶了。

        罗刹鬼姬轻蔑地望向青年,不急不慢地说道:“大胆的小子,你赤手空拳地

    闯入罗刹居,勇气可嘉,可惜性命却不久了。”

        青年背着手说道:“乱世妖孽,人人得而诛之。今日我是来取你性命,你竟

    不逃,看来是知道气数已尽了”

        罗刹鬼姬呵呵一笑,突然间纤手一挥,一道巨大的力量勐地袭向青年!

        青年间避不及,整个人被打飞,大力撞在石壁上,发出“砰”的巨响!鬼姬

    的手指一横,青年的身子就像被无形的怪力紧紧地压在壁上无法动弹,背部被嶙

    峋的石块刺得鲜血淋漓,却硬是移动不了半分。

        “哎呀呀……你若想死,不怕没鬼可以做……”鬼姬声音娇媚地说道。

        青年怒道:“大话别说得太早,邪魔歪道,我与你势不两立!”

        话未说完,鬼姬娇叱一声,压力骤然消失,悬空的青年登时摔落在地,还不

    及起身,鬼姬一声令下,三头小妖已同时飞扑上前,吱喳怪叫着。

        青年连忙挥出剑气,三头小妖却在剑气未至之前又往后退去,鬼姬的利爪已

    逼到眼前,刺向青年的双目。

        “不妙!”青年抬臂一挡,胸前露出一大片破绽,鬼姬手爪去势陡变,“砰”

        地一声,重重地打在青年心口上!

        “哇!”青年眼前一花,飞弹了出去,吐出了大口黑血。

        当他落在地上时,已经全身僵僵的,一点力量也用不上了。

        只见三只小妖又跳了过来,绕在他身边又叫又跳,罗刹鬼姬踱着暇步来到他

    身边,手中已多了一把鬼头怪槌。

        罗刹鬼姬俯首望着难以动弹的他,微笑道:“是谁大话说得太早凭你这点

    小本事,就想深人虎穴呵……真是笑死我了。”

        青年“哼”地一声,并不回答。

        “可惜这么好模样的青年,就要死了。你怨不得我,李逍遥!”

        罗刹鬼姬举起手上的鬼头怪槌,勐然往他的心口刺下!

        李逍遥勇敢的脸上突然变作惊慌气愤,哇哇大叫:“喂喂!你这作恶多端的

    罗刹鬼姬,怎能这样啊不是这样子的,应该是你被我杀了才对啊!”

        “呸!死到临头,还罗唆什么”

        鬼姬手中怪槌去势一变,往李逍遥的头上用力打下去。

        “啊!!!!!!”被吓醒的李逍遥勐一动作,滚下床去,脑袋磕在地板上,

    又引得一声痛唿,李逍遥揉着头,他约莫十八九岁,高高的身材,英俊的脸上不

    笑也带着笑意,却有点儿浮,有点儿贼,偏偏眉宇间又有几分正气,看上去倒是

    挺称头的。只不过在这个余杭镇上不会有人这么认为。

        李逍遥头昏脑胀地站起,嘟吹着:靠啊,怎么每次都做这种梦,会吓死人呐!

        我的床又不牢靠,万一我给摔死了,李家就绝后啦!“然后就是一长传问候

    老天爷家女性亲属的语言。

        过了一会儿,李逍遥才完全清醒过来,英俊的脸上浮先出一丝淫笑,自言自

    语道,天快亮了,看来我应该去看看我的好姐姐昨晚“休息”的怎么样了呢。

        李逍遥,一面念着,一面却回想起梦中的事。其实那井不是他第一次作这个

    梦。梦里的一切,总是逼真得让他忘了那是个梦。梦中御剑的青年容貌,他也想

    不起来了,有时却恍然变成自己,或者童年见过的某个人。他记得自己小时候,

    是有一段说不上来的经历。

        他真的见过一个会御剑而行的青年剑客,向他要了一颗珠子,还带他飞上天

    空,去找另一个坐在五色彩鸟上的小女孩。那小女孩美丽极了,简直就像是皇宫

    里的公主一样。

        小女孩不知为什么,只是一直哭,都不理他,他只好不停地安慰这个小女孩,

    直到把她逗笑了为止。后来这剑客又把他带回家,这段往事的细节他记不太起来

    了,但也许印象太深,所以才老是梦见自己御剑飞行,到未知的世界斩妖除魔。

        江湖,是李逍遥心中一个不灭的幻想。李逍遥得意地一笑,转身蹑手蹑脚地

    走到桌边,趴跪在地上,掀开地板的密道封口。密道通到后园的一间柴房,明明

    是一间在简陋不过的房子,但却不伦不类得挂着一个大锁,显得无比怪异。他用

    钥匙将门锁打开,走了进去,转身将门又关上了。

        房内竟然是一名20岁左右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如黑色瀑布一般的披肩长发,

    标准的鹅蛋脸,一双美目用忧怨的眼神看着他。一条红色的丝巾把她的小嘴缠得

    严严实实,只能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

        她的身上只穿着一件红色的肚兜,密密麻麻的绳索在丰满的胸前形成一个网

    状。双手被拉到身后紧绑着,双峰在根部被紧紧缠绕,显得异常挺拔,似乎随时

    都会破衣而出。在腹部有一个绳结,分出三股绳子分别从腰的两侧和阴部绕向背

    部,绳索勒着一根木棒插入她的下身。

        女子修长的一双美腿上,被绳索从大腿根部起到脚踝一圈一圈地紧紧缚在了

    一起,在两腿中间打一个绳结,这样可以让绳子不容易滑脱。另外在膝盖和脚腕

    处还专门缠绕固定,保证万无一失。这样紧密的缚法用于绑架一个看起来娇弱不

    堪的美女,是不是有点过头了呢

        “呜呜……”

        “姐姐,怎么样,昨晚休息的还不错吧。”

        “呜……”女子听到李逍遥的话,全身一震,然后拼命地摇头。

        “骗人,这里都湿成这样了,明明很爽的吧。”李逍遥说着,将手探到女子

    的下体,握着木棒的尾部,轻轻地抽动着。

        “啊……啊……嗯……啊……嗯……”

        娇吟声如银铃般连绵不绝,女子这才发现堵在口中的丝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

    被李逍遥取出,大概是他觉得这样比较更有趣一点。想到自己被轻轻一碰就发出

    那种声音,女子的脸红了。她轻声说:“逍遥弟,解开我吧,一会就该开店了。”

        李逍遥面色一暗,手中不免加了点力度,女子又发出一阵呻吟,李逍遥说道

    :“我早说过了,在没人的时候,应该叫我什么”

        女子的面色潮红,片刻之后才轻轻叫道:“主人……”

        李逍遥哈哈一笑,掐了掐女子的脸,说道:“这才乖,跟主人我说说,昨晚

    上泄了几次啊”

        “……三次……”

        李逍遥把女子抱起,放在旁边的一张草席上,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巨大无

    比的肉棍。

        女子双目已经有些迷离,见到这景像,本能得轻叫道:“不要……”

        李逍遥已经把手抓到她的胸前将双峰用手抓住,使劲揉搓。不时捏捏坚挺的

    乳头,让女子感到瞬间好像被电击了一样,然后胸部被揉搓的快感连接不断地涌

    来。

        “不……不要……啊,主人……诗涵已经不行了……”

        “还早呢,”李逍遥将女子下身的木棒抽出,挺身进入了女子体内。

        诗涵的叫喊声随着抽插的加快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大。

        半个时辰之后,一股热流从诗涵下身和肉棒的缝隙中喷涌而出。诗涵大声呻

    吟了一声。再一次泄了身子。

        第二章苗族来客

        李逍遥将已经软下来的肉棍从李诗涵下体拔出,送到李诗涵嘴边,说道:

    “替我清理干净。”

        李诗涵娇媚地看了他一眼,轻启朱唇,细心地吞吐着,将上面残留下来的白

    色液体舔舐干净。

        李逍遥按着眼前这个美貌女子的头,心中一阵大爽,自己的老爹号称“南淫

    侠”几十年来不知道玩弄了多少女子,不幸遇到了自己的老娘,就像老鼠见了猫

    一样,被收拾的服服贴贴,改邪归正做起了买卖生意,当然,这也是从表面上看,

    实际上这买卖是无本买卖,所以江湖上有送了一个雅号叫“南盗侠”五年前说是

    要行侠仗义,与自己的老娘一起一去不回,就留下当时还14岁的自己和比自己

    大两岁的姐姐李诗涵。

        看着这个破破烂烂的客栈过日子。后来有一天,自己无意中在后园发现了老

    爹留下来的手稿,里面有老爹的成名绝技:飞龙探阴手和淫心决。按老爹的说法

    就算是贞节烈女也会在这两招面前缴械投降。自己偷偷练习了一阵,果然凭着这

    两招轻松制服了当时武功远远好于自己的姐姐,并奸淫了她,一开始李诗涵还尝

    试着反抗过,但最终还是屈服于身体的反应,成为了自己第一个奴隶。

        经过几年的调教,李诗涵曾经还很清涩的身体已经发育成熟,她的身材相当

    好,属于较高挑而丰满的类型,吊钟型的美乳,加上两颗玫瑰红的乳首,下体一

    个金色的倒三角,真是一副冰肌玉骨。当然,李诗涵现在只是自己的性奴隶,平

    时除了开店迎客之外,其余的时间是都是在被捆绑着,接受自己和朋友的调教中

    渡过。全身上下都得到充分的开发,敏感异常,只要稍稍挑逗就会动情。算是一

    个合格的奴隶了。

        想着想着,李逍遥的肉棍又恢复了精神,他将李诗涵的身子被反转过来改变

    了体位,换成典型的“老汉推车式”,肉棍顶在那嫣红的洞口,看样子是想要来

    第二发。

        “不要…………不……要…………主人……不行啊……”

        “别开玩笑了,让我继续品尝好姐姐的肉体吧。”

        “真的…………不行了…………主人…………人家泄了一晚上…………实在

        没力了…………“

        李逍遥毫不理会,正想强行进入时,前院传来一阵很大的拍门声。

        他暗骂一声道:“这间破客栈,一大早就有客人上门”他大力拍了一下诗

    涵的屁股,开始解她身上的绳子,顺手又掐了几下诗涵的乳头,说道:“小母狗,

    算你运气,自己收拾一个,开店去吧。主人我晚上再好好调教你。”

        “多……谢……”

        “姐姐真是善忘啊”

        “多……谢……主人对涵奴的……调教”李诗涵一边说着,一边分开自己的

    双腿,将之前仍到一边的木棍重新插入自己的下体。用下体那绑成丁字裤一样的

    绳节勒住。

        奴隶是没有资格穿内衣的,胸前和下体的绑绳除了洗浴之外不许解开,每次

    李诗涵出去接客都要在下体插着淫物。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外表清纯无比的女子

    的衣服之下竟然被绑成如此淫荡的样子。

        两人一起来到店门前,诗涵将门打开,几个苗人鱼贯而入。口中还不干不净

    的骂着一些听不懂的方言。

        哈哈!我就说嘛,原来是外地的,不知道这间店破破烂烂酒又……李逍遥暗

    自想道。

        “喂!”地一声吓得李逍遥急忙转头一望,眼前立着三名汉子,人人头上都

    缠着布巾,肤色黝黑,神态精悍,体魄更是个个都虎背熊腰。苗人向来身量不高,

    他们三人虽然身高中等,但是全身散发出的那股勇悍之气,使他们就像三座高山,

    巍然屹立着一般。

        其中一人头上的缠巾还镶着宝石,灿烂生辉。从他们的手上青筋高突、脸上

    红光充盈看来,都是一身横练的功夫。

        这么快就遇上对手李逍遥瞠目结舌之际,李诗涵由三名汉子背后绕了出来,

    道:“各位客官,你们是要吃饭还是要住宿”

        其中一个汉子看到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子,眼里闪个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

        向为首的大汉使了个眼色,那名苗人开了口,声音低沉中,还带着怪里怪气

    的口音:“这间客栈我们包下了,除了老板和伙计,其他不相干的人全部给我请

    出去!”

        李诗涵道:“知道啦,小店本来还有很多预定下的客,现在全让他们别住进

    来了。”

        苗人的头领满意地点了点头,李逍遥暗想:“哪来预定的客三天也没两只

    小猫,姐姐这回赚钱啦!”

        李诗涵一眼就看出李逍遥在想什么,道:“别发呆了,帮我招唿客官们歇歇

    腿,我到厨房准备酒菜。”

        “喔,好啦,这两位大爷请随我到旁边的房来。”

        李逍遥将另两名苗人安置在旁边的客房,其中一人交待道:“没有我们的吩

    咐,不许闲杂人等上楼来,你知道了吗”

        “是,小的知道了!”

        苗人从腰袋中抛出一块银子给李逍遥:“这个赏你,乖乖听我们的话,赏银

    不会少你的。”

        居然一出手就是银子,把李逍遥给怔住了,他连忙道:“是,是,谢大爷的

    赏!小店一定让您感到宾至如归!”

        李逍遥连忙出房,才偷偷掂了掂银子,少说也有五钱,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拿到这么一大笔钱哪!

        “哇哈!真是遇到财神爷了!”

        李逍遥连忙收起银子,这三名苗人虽然样子阴沉了点,不过出手这么大方,

    却也是好几年才遇得上一次的好客,再怎么说也得好好服侍,让他们多住上几天

    才是。

        此时,后院传出一阵含煳的呻吟。

        “酒来……一小口酒就行了,……给我酒哇……”

        “一大早就有酒鬼找上门来,我得去把他轰走,别影响了生意。”

        李逍遥起身,踱至后院,只见走廊外斜倚着一名瘦小汉子,一只酒糟鼻红通

    通的,眼睛也像睁不开一般,醉态可掬。身上穿的道袍邋遢褴褛,乱蓬蓬的头发

    随便地挽着髻,只以一根树枝为钗,背后倒是背着一把破剑。才一走近,便闻得

    到一股扑鼻的酒臭。

        “喂,这位道长……”

        那醉道士一见李逍遥,便一把拉住了他:“给我酒……一小口就成啦,小朋

    友……”

        李逍遥道:“别拉拉扯扯的,我给您倒杯茶醒醒酒,你喝了茶就到别处躺去,

    好不好”

        “不要茶,要酒!”

        “你都醉成这样了,还喝酒啊!”

        醉道土道:“我……越喝酒,越清醒……没酒喝,就醉得走不动啦……”

        李逍遥奇道:“哪有这种道理我不信!”

        “不信不信……就拿酒来,给我喝了……保证我马上生龙活虎,还能教你

    使剑……”

        李逍遥眼珠子一转:“嘿,你倒机灵,变个法子骗我酒喝!我才没这么容易

    上当呢!你赶快走吧!”

        醉道士抓着李逍遥的衣角,道:“没酒喝,我一步也走不动,……你就行行

    好吧……”

        李逍遥用力要挣开他,耳边已听见姐姐在厨房叫道:“逍遥!别又在外头混,

    快来帮忙!”

        李逍遥一面朝里面叫道:“知道啦!”一面用力一扯,把衣角扯了回来,道

    :“给你酒,让我喝什么去!你要躺就躺吧!唉!”

        说完,连忙拔脚而回,背后还传来那醉道士有气无力的恳求:“小兄弟……

        我只要喝一小口酒就行了……一口就好……“

        “没见过这么赖皮的酒鬼。”李逍遥喃喃自语,他以前在余杭小镇上并未见

    过这名道士,不知是从哪边云游过来的。

        “你快把这三份酒菜先去送给客人,送了之后马上过来,还有事要你去办!”

        李逍遥一看,桌上那三份饭菜有肉有酒,而姐姐还在熬鸡汤,看来真的是对

    这三名出手阔绰的客人十分用心。从后面看着李诗涵扭动的后臀,李逍遥忽然来

    了性趣,他走到诗涵身后,将手探入她的裙中,抚摸着诗涵的后庭。诗涵娇躯一

    阵,抓住李逍遥做恶的大手,用娇滴滴地语气求饶道:“主人,不要闹了,外面

    还有人在呢。”李逍遥想了想,也觉得不适合在这里做事,将手退了回来。

        李逍遥端了酒饭,便往屋内走去,步至廊上,那名醉道士还倒在原地,委靡

    不堪。李逍遥越想越是好奇,真的会有人越喝酒越清醒,不喝酒反醉的吗

        醉道士拾眼一看,一见到李逍遥手中托盘的酒壶,眼睛便亮了:“酒!求求

    你……给我酒……”

        李逍遥连忙后退了一步:“不行,不行!这是给客人喝的。”

        李逍遥怕又被他缠住,举脚快步往他身上跨过去,半跑半走地步向客房,先

    敲了敲上房的门,道:“大爷,请用饭。”

        苗人头领的声音传了出来:“不必了,拿走。”

        李逍遥暗想:“他不必吃饭的吗”但牢记着这名苗人头领不许随意进房的

    交待,也不敢多问,连声应诺,便将酒饭拿到另一间客房外,才敲了敲门,门便

    被大力打开。

        其中一名苗人大笑道:“好香!老子远远就闻到酒菜香味啦!”

        一名苗人一把便将李逍遥手上的托盘整个拿了过去,放在桌上,也不拿碗筷,

    径自用手抓了一大块肉,便往嘴里塞。

        李逍遥暗想:“江湖侠士吃饭都用手抓的吗嗯,那也太恶心了吧……”

        另一人则抓起酒瓶,对着瓶口便灌。不料才喝了一口,便皱着眉,呸地一声,

    道:“这是什么酒一点味道也没有!”

        李逍遥忙道:“大爷您有所不知,此酒乃江南名产桂花酒,清香甘醇,连当

    朝的贵妃娘娘都爱喝的不得了呢!”

        那苗人一听,便哇哇大叫,黝黑的脸上更增狰狞:“娘娘爱喝你拿娘们喝

    的酒给我拿走!拿走!”

        “是,是,。小的我一会儿就去打些烈酒来!”

        “不必了,我们自己带有酒来,去吧!”

        李逍遥顺势将桂花酒收在怀里,退了出去。

        只听得房中的两名苗人一面大嚼,一面捧出了自己带来的酒,酒瓶才一打开,

    就连在门外的李逍遥都闻得到一股扑鼻的酒味,他连忙掩住鼻子,居然头顶一眩,

    差点就要醉了。

        只听那两人边吃边饮,道:“从苗疆一路赶到这儿来,今天总算可以好好吃

    上一顿。”

        另一人道:“吃饱喝足了,明天好干大事!”

        不知他们要干什么大事,但是从千里以外来到此地,当然是非有着大事不可。

        李逍遥不敢多闻那烈酒的味道,怀中揣着桂花酒,小心翼翼地走到后庭。醉

    道士还躺在原地,哺哺道:“酒……求求你,一口……喝一口就好……”

        李逍遥压低了声音,道:“看你可怜,就给你喝一口吧!只能喝一口喔!”

        “好,好,就一口!”

        那醉道士一跃而起,连忙接过李逍遥手中酒瓶,连谢也不说,便就着瓶口大

    饮。

        本以为他的一大口也不过是比普通人的一口多了些,不料只见道士一口气不

    换,连喉咙也没动,酒竟像倒人了无底深洞一般,倒个不停。过了好半晌,才听

    见咕嘟一声,那道士这才咽下那“一口”酒,把酒瓶递给李逍遥。

        “啊……好难喝的酒!”道士擦了擦嘴,语气却清醒了不少,也不大舌头了。

        李逍遥一晃酒瓶,惊道:“哎呀!你……你怎么喝光了!说好一口的啊!”

        醉道士打了个酒嗝,笑道:“我一口就是那么大口,你见我咽第二口了吗”

        “是没有……可是……这……”

        李逍遥拿着空酒瓶,有点哭笑不得,他一辈子没见过有人可以一口这么大口,

    若非亲眼所见,决不会相信的。

        醉道士笑道:“你是不是很想学剑”

        李逍遥一惊:“你怎么知道”

        “看在酒的份上,贫道可以破例指点你几招。”

        李逍遥半信半疑:“你……你要教我剑法”

        “虽然我是比较想教人练剑,不过你样子实在不是什么可塑之材,只好退而

    求其次,我知道你心中隐藏着的欲望,不过看起来你实在是不算入流,这次我就

    教你几招,算谢谢你啦!”

        李逍遥苦笑道:“前辈,您别逗我了,我不要你赔,快走吧!我还有事要忙

    呢!”

        醉道士仰首一笑:“哈哈哈……你倒大方,我要赔是我的事,你不收是你的

    事,今晚三更,十里坡山神庙见!”

        话未说完,两脚一挪,有如醉步般踉跄而行,才一眨眼,居然已走出甚远,

    身影瞬间便不见了。

        李逍遥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又说不上来,抓了抓头,想着:“现在姐姐正

    忙着,自己满腔欲火是不能向她发泄了,不如去看看那个变态老头好了。

        想到此处,也不停留,头也不回的便往外跑。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