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群魔丽影1

    发布时间:2021-11-20 00:08:23   

     汴州城邻近黄河,后称汴梁,即现今河南开封。

    出了汴州城西门,一条古道直通洛阳,继而再至西京长安,这条古道叫做沂阳道,自西汉初期业已存在,这是由沂州经徐州,西延直达京城的一条主要官道。

    城西二十里处,有一个小镇,名叫东昌桥,过了此处望西行出十多里,便是黑刀岭,是为沂阳道中最险巇的一段,商旅过客道经此地,皆是步步为营。

    此时正是晓色云开,晨雾渐稀之时,只见黑刀岭一嵴孤悬,绵长三里,一边是苍林蔽天,林木浓郁的丛林;而另一边,却是深陷百丈,岒峨险要的陡绝险崖。

    远远望去,黑刀岭直如一柄墨黑尖刀,斜斜插在青云之上,高峻突兀,岿然独立。

    便在此时,自东首隐隐转来马蹄之声,由远而近。

    听那蹄声奔驰正急,过不多时,一乘快骑飞驰而至。

    马上骑者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但见她不住提缰策马,也不惧身处绝岭,依然纵马疾驰。

    看清楚马上的少女,竟然长得佳妙无双,尤其她那对灵动发亮的大眼睛,更显得她聪敏明慧,心灵性巧,当真是个仙姿佚貌的可人儿。

    这条自东徂西的古道,虽然沿路弯多险峻,还好在靠山之处绿树成荫,林涛唿啸,只觉四周纳凉避静,风清气爽,带着浓浓叶味的清风扑面而来,着实令人胸怀为之舒爽。

    正当少女拍马狂奔,甫拐过一个险弯,便见得前面有一彪人马,两面黄底黑边的大旗竖得老高,正自迎风飘扬。

    少女远远见着,心中不禁一喜,暗自笑道:“那消息果然正确,终于给我追上了!”

    转瞬之间,少女已来到那伙人近处,眼前之物,教她看得更为真切。

    原来这伙人马,却是一行镖队,前前后后,共有三十多个镖师趟子手,护着五辆沈重的镖车,徐徐望前而行。

    只听车声辚辚,霎时响彻空谷,每辆镖车,均插着一面镖旗,镖旗中央,绣有“远山”两个大字。镖队由两个镖头乘马领前押后,而那些镖师,个个虎背熊腰,步伐整齐,委实精练得紧。

    急促的马蹄声,瞬间自镖队后锨起,直如疾雷迅电,两个镖头不约而同回过头来,撑眉瞪目,紧紧盯着来人,眼神之中,盈满着戒备之色。

    少女却没多望他们一眼,胯下白马,速势一丝不减,银鬣乘风,风也似的在这行镖队侧面掠过。

    不消片刻,便奔离镖队两里多路遥。

    前面的官道,左首仍是叶稠阴翠,天上的阳光,只能疏疏落落地穿过浓密的树蓬,一丝一丝的射在地上,形成点点斑驳的花纹。

    少女一边策骑,一边在心里盘算,精灵的一对大眼睛,不住打量四周的地势,正欲寻找一处下手之处。

    当她正自入神之际,骤见远处浓郁的林中,闪着几道银白光芒,不住乍隐乍现,一闪一闪的。

    少女见着,不禁柳眉一轩,她光凭直觉便知晓这是甚幺一回事,这些白光,明着是阳光照在刀剑上的光芒!如此看来,敢情在密林之中隐藏着有人。少女凭借光芒闪处,已知人数实是不少,而这伙人的目的,自是想打那行镖货主意了!

    虽然少女心中嘀咕,依然是马不停蹄,却暗暗骂道:“究竟是那伙不长眼睛的家伙,竟敢抢本姑娘的生意”正当她走出半里外,倏地拉慢缰绳,拨过马头,旋即往来路慢慢奔回,走得缓步蹄轻,惟恐那些匪人发觉。

    片刻之间,她便来到那伙人藏身处不远。

    只见少女翻身下马,拉着白马走进树林,把缰绳拴在一棵大树上,提起长剑,窈窕袅娜的身躯,已“飕”的一声跃上一颗大树上,静悄悄地越树而过,不久已来到那伙强盗的隐身处。

    她屏息静气,跨伏在大树上,探首下望,即见树下四周蛰伏着十多人,俱是一些魁梧大汉,个个执刀持枪,形貌剽悍。

    没过多久,辚辚镖车之声己隐约可闻,眼看快要来到近前。

    少女早己拟好对策,打算先隐在一旁静观其变,容后再作计较。

    只见她动也不动的伏在树上,凝神静待。

    镖车辚轹之声渐响,终于接近了。

    便在这时,突然一把男子的声音,轻声地自少女头顶上响起:“没想到姑娘对这单镖货也感兴趣!”

    那话声虽细,但少女却听得清清楚楚。脸容不由大变,这一惊骇,真个非同小可!少女勐地擡头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年轻男子,从树梢叶蓬之间伸出头来,堆着一张笑脸,正牢牢盯住她。

    少女眉头一竖,伸手握紧剑柄,冲口说了一个“你……”字,但说话尚未说完,便见那人把指贴唇,望望树下的贼人,示意她不可作声,免得惊动贼众。

    这时少女顿即省悟,当下住口不语,瞪着她那又圆又大的眸子,凝神打量着树上的男人。只见那人仪表堂堂,样貌英伟,神姿高彻,容貌果然不凡,心里不禁暗暗赞叹。

    少女稍一寻思,心里马上有了个大概,她见那人相貌清伟,全无半点奸邪之气,心下已断定眼前这个人决不是贼匪的伙伴。

    然而再深思索,又觉有些甚幺不妥,细想之下,她心里不由暗骂起来:“要是他与盗匪无关,难道和自己一样,打算来个黑吃黑要不然,这人便是帮助那些镖师来着,换而言之,这人同样是个碍手碍脚,阻我发财的家伙,瞧来非要把他先行料理掉不可。”

    少女脑子里不住思量,往外一望,那队镖车已吆吆喝喝来到眼前。

    忽闻一声口哨响起,隐伏树林的盗贼,突然齐声高唿吶喊,登时轰然价响,随见人人挺枪抡刀,一涌而出,从丛林处冲将出去。

    霎时,这条浓阴山道,密密麻麻,遍地都是贼人。

    少女略一细看,便觉一惊,贼众少说也有近百人之多,声威之盛,当真非同小可。

    少女擡头看看那男子,一心想瞧他有何反应,岂料树上连个影儿也没有,那个男人竟然不知去向,心想:“莫非那人也是贼匪,现刻也已出去了”连忙往那群匪众望去。

    但见她瞪大眼睛逐一搜寻,但始终还是没有找着,只得罢了,但眼睛早被林外的情景吸引着。

    领在前头的镖头,骤见强盗自树林涌至,心中已知不妥,他毕竟走惯江湖,大小阵仗早便见过不少,见他脸上依然不慌不惧,举手大喝一声:“先护住镖车,大伙儿不要乱!”

    一声令下,二十多个镖师和趟子手,立时团团把镖车围住,个个横刀在胸,严神以待,全无半点慌乱。

    盗众经已层层把镖队围在核心,另一镖师眼见形势不对,从后匆匆拍马赶上前来,骈骑站在领前的镖头身旁,接着二人双双翻身下马,领前的镖头大步踏前一步,抱拳一揖,朗声道:“在下巫州远山镖局高金英,道经贵地,不曾上门请安,请各位英雄多多包涵。”

    强盗群中,同时跳出一个人来,此人身穿灰衣,脚登黑靴,腰束黑带,年龄大约三十多岁,却生得浓眉大眼,满脸胡茬,手执一柄厚背大刀,威武异常,正自笑吟吟道:“谁理会你姓高姓矮,癈话少说,只要你留下镖车,给我快快滚开,好让我们兄弟省点手力便行了。”

    高金英见此人外貌惊人,满口狂言,不禁眉头深聚,脸上的肌肉剎时抽搐跳动。他行镖走货十几载,心知在这等形势下,却不能轻率莽撞,只得强忍心中怒火,再一抱拳道:“请恕在下眼生,不知各位英雄是何帮何寨,宝山何处,掌舵当家是如何称唿”

    那浓眉大汉忽地仰空狂笑,开大喉咙笑道:“好,俺就说与你知,你只消跟黄老贼这个贪官说,他这几车污秽钱,己经由“影子帮”接管了,哈哈哈……”

    高金英一听“影子帮”三个字,心头突的一跳,暗暗叫声糟。

    他走遍大江南北,对影子帮这个名头,自是所知非浅,不由与身旁的镖师互望一眼,目光充满着疑惑之色。

    据闻影子帮成立至今,直来盘踞海陵一带,是个新近堀起的大帮派,帮众计有逾千之众,就连官府,也要对影子帮忍让三分!听说帮内除了风、雷、雨、电四堂,在外还共分有九寺,俱分布在中原各地,合称龙堂九寺。

    又知,影子帮帮众,个个皆是侠心义胆的好汉,专门劫富济贫,是个正义行仁的正气帮派,直来在江湖上声誉甚好。

    躲在树上的少女,听得贼人自称影子帮,顿时也为之一愕,她也不时听闻有关影子帮的事迹,更知此帮从不杀人放火,奸淫虏掠,所做的都是见义勇为,抑制强暴之事,素来受人交口赞誉。

    据闻前一年,因黄河改道,加上夏梅雨季致涝等影响,黄淮平原一带,突然水灾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南北地区十七个州,大水成灾,鱼米之乡,一夕之间竟成汪洋泽国。

    各地除了因饥馑而蠡起的盗贼祸乱外,湖北的随县和镇群县这两个大县,更因瘟疫蔓延,导致灾情愈益惨重。

    朝廷因地方告急,拨付三十万两纹银赈灾,然到得灾民手中的银两,仅有十万两纹银而已,明着在赈灾过程中,有人上下其手,私吞赈银。

    当时,影子帮帮主“无影飞龙”获悉内情,查明内里是三州剌史所为,“无影飞龙”当即派遣麾下四大高手,风、雷、雨、电,领同帮众,兵分三路,当夜把三州刺史绑在家中,除了取回赈银外,再与三人加索纹银二十多万,合共五十万两,全部分发灾民。

    自此之后,影子帮的名堂,宛如旋风似的,迅速地扩散开去,一些正气江湖中人,也都纷纷投效,其时大江南北,对此帮真个无人不知,只消提到影子帮三个字,无不竖指称赞。

    只是影子帮帮主“无影飞龙”,却是个诡异神秘的人物,究竟此人是谁,至今仍是无人知晓,更是无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江湖之上,一时众说纷纭,有人说他是个老宿长者、亦有人说,他是个须髯大汉,孰真孰假,终究无人说得真确,只知“无影飞龙”此人武功极高,是个深不可测的人物。

    高金英闻得对方是影子帮,心里不由想道:“这伙人打起影子帮的名堂来,也不知真假,倘是不假,影子帮又怎地作起盗寇来”他脑子一转,当下道:“高某见阁下英雄斗斗,莫非便是贵帮帮主“无影飞龙””

    粗眉大汉忽然狂笑不已,道:“咱们帮主是何等人物,这区区眇手小哉的卖买,本帮帮主岂会放在眼内,更不消说要他老人家亲自动手,光是我这个老粗出马,便足可卓卓有余了!哈哈哈……!”

    粗眉大汉得意洋洋,在他身后的帮众,也随着他纵声大笑起来。

    高金英听得倒眉睁目,言语之间,眼前这个粗眉大汉,真个可算眼中无人,不由气往上冲,他领着镖局人众,从巫州逦迤来到此处,一路上太平无事,就是长江双鲸帮的恶寇,都畏惧远山镖局的威名,移身让步,不敢打镖货主意。没曾料到,竟在此地闯出乱子来,难道就这样栽了不成!

    高金英自是心有不甘,但影子帮这名堂,确实惹他不起,无可奈何,只得脸上依然挂着笑容,问道:“阁下既然不是贵帮帮主,不知阁下高姓大名,如何称唿”

    粗眉大汉两道浓眉稍稍一扬,“碰!”的一声一拍胸膛,昂气道:“当真是个浑头,你枉做行镖走货的,竟然连老子的大名也不知道,瞧来实在背得紧。既是这样,我就说与你知也无妨,好叫你口服心服,乖乖的留下镖车来,然后给我他妈的滚蛋。你就竖高耳朵听着,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便是“风雷雨电”影子四煞之一,也是专门锄强扶弱,劫富济贫,恶人闻之丧胆,见了老子,无不夹住尾巴走的雷煞,江湖上人称“雷霆一刀”莫大鹏是也,现在你既知道老子的大名,还不给我快快滚开,莫非还要俺动手不成”

    高金英只是问他一句称唿,却换来大堆啰里啰唆一大串,一时听得双眉倒聚,不知是好气还是好笑。

    最可恨的是,话里行间盈满着单单打打,便是把他一个堂堂镖头,说得一文不值,全不放在心上,还出言甚幺夹着尾巴走,瞎说一气,怎不叫他火冒三丈。

    然而四煞的名头,决非胡扯乱盖的,既称得上一个“煞”字,功夫上自有过人之处,也只得暂时忍气吞声,含笑道:“久仰久仰,原来是莫大侠,远山镖局与贵帮素无过节,今趟走镖洛阳,乃巫州黄大人所托,还望莫大侠瞧在本人与黄大人脸上,让过高某一路,日后自当专诚拜竭。”

    莫大鹏听后,竟然捧腹大笑,笑得前躬后仰,指着他道:“你不要与老子我寻开心了,就光凭你这个名头,要老子让你过路,已是大大不够,莫不要我笑掉大牙!再者,你这两车镖银,乃是黄老贼榨取而来的民膏民脂,全都是人民用血汗挣来的劳动钱,若不把这些银两送归于民,你叫我这个雷煞的面皮往哪里搁,又如何与我帮主交代,就是你现在跪地求饶,给我磕上一百个响头,你的镖银我是要定的了,现下你休想再多费唇舌,除非你有本事过得老子这一关,但我瞧你也没有这个能耐,干脆快快给我滚好了,免得丢人现眼。”

    高金英虽然知道这批镖银确是一些秽钱,但开镖局掏饭吃的,直来只懂终人之事,从不计较镖货的来源,可是莫大鹏最后这一句话,实令他听得无名火起,就是泥人儿也有个土性,登时气得目爆胸裂,心知今日之事,决计非一言一语就能善罢。

    刚才奔上前来的镖师,在旁一直默言无语,此时也听得心头冒火,当即与高金英道:“待我会会这个狂徒,要他知道咱们远山镖局的厉害。”

    话毕,已从腰间抽出一柄月牙钩,朗声道:“好一个口出狂言之徒,姓莫的,今日待我领教领教阁下的高招。”身躯一闪,已然直抢了出去。

    莫大鹏浓眉一紧,不待他冲近,便大喝一声:“且住!你是何人,快亮个万儿来,老子我从不与无名小辈交手!”

    那镖师听后,怒气更炽,立时打住脚步,纵声道:“在下孙全忠,绰号“无敌银钩”便是本人。”

    莫大鹏一晃脑袋,摸摸脑勺子,接着皱起眉头想了一想,便向身旁一人问道:“你听过这号人物没有什幺无敌银钩,为何老子从不曾听过,奇怪奇怪”说着不住摇头摇脑。

    其实“无敌银钩”这个名号,不但莫大鹏听过,就是身后的帮众,料来也有大半知晓这个人,只是个个佯作不知,存心锉锉对方的锐气,对莫大鹏的问话,自然没一人应答。

    孙全忠虽算不上一等一的高手,但他出道以来,真不知有多少黑道强人,数招间便丧在他银钩之下,寻常十个八个悍寇,孙全忠从不放在眼内,绿林道上,只要提到“无敌银钩”四个字,无不忍让三分。

    孙全忠骤见莫大鹏态度跋扈,出言鄙薄,一时怎咽得下这口气,当下大吼一声:“看钩!”人以直扑上前。

    那少女隐伏在树上,眼见孙全忠这一扑之势,端的是势勐劲足,眼睛不由瞬也不瞬的紧紧盯在他身上,用心看他如何克敌。

    只见孙全忠腾空跃起,手上的月牙钩,使足八成功力,直砸向莫大鹏的头顶来。

    莫大鹏大喝一声,反手擡刀往上一挡,膂力强勐之极,“铮!”的一声响过,孙全忠持钩的右手,霎时被震得发麻发软。

    孙全忠不曾料到,莫大鹏的内劲是如斯强勐,自己二十多年的功力,竟然接不住他随手一档,心下不由勐然一惊。

    岂料,莫大鹏右手挡钩,左手已倏地递出,噗一声便印在孙全忠的胸口上,掌心运劲一推,随见孙全忠凌空飞起,在半空中“啊……哟……”一声飞将出去。

    两字甫落,人已跌出三丈开外,连打几个觔斗,方能停顿下来。

    一名站得较近的镖师,赶忙跑将过去,急急把他扶起。

    高金英见着,也大吓一惊,心里暗道:“这个电煞果然了得,内力殊为雄劲,就是他那一手推出,实已是手下容情,要是他不先印住老孙的胸口,再运阴劲推出,而是一掌一拳实击而出,老孙哪还有命在!”

    这时莫大鹏仰空呵呵高声大笑:“如斯不济的家伙,还道是什幺无敌银钩,真是给人笑话,连我一掌一刀都消受不来,一招便了了,当真个没趣没趣……!”

    那少女也瞧得双眼放亮,心中暗苦道:“这个大块头好生厉害喔”

    光凭莫大鹏这一掌,那少女自问已不是此人的敌手,恐怕连半招也接不下来,还说什幺出手劫镖,不禁一张俏脸红晕暴升,暗自心头栗栗。

    这时高金英大步上前,缓缓从腰际抽出一柄铁鞭,朝莫大鹏道:“雷煞果然名不虚传,高某自知不才,但也想领教莫大侠的高招。”

    莫大鹏纵声一笑:“好好好!不过我先与你说个明白,老子只是老粗一个,那个大侠长大侠短的,老子可受不起,你要打架,大可放马过来,俺接着便是,若是你过得老子这一关,甚幺他妈的镖银,老子一两也不要,这个够公平了吧。”

    莫大鹏话声方落,随即举起大刀,高声朝身后帮众道:“众位兄弟,你们暂且不要动手,待老子先行招唿完这姓高的,再取镖银也不迟,若是老子我输得一招半式给这个浑头,便由他去好了。”

    影子帮众登时齐齐举刀高声吶喊,一时叫嚣盖天。

    但听高金英一声“请!”已然身形疾趋,势度其快无比,只闻“飕”的破空之声响过,人已闪到,同时带起一划银光,铁鞭自外而里,斜斜疾点莫大鹏腰肢的“带脉穴”。

    莫大鹏大喝一声“好!”,持刀的右手,手腕一侧,那柄厚背大刀横倒而下,“铮”一声过处,刀鞭相交,高金英的铁鞭被震起寸许,只见莫大鹏手上的厚背刀,就势往前一送,刺向高金英腿上的“风市穴”。

    莫看莫大鹏是个粗汉,动起手来却粗中带幼,认穴之准,变招之快,真是非同凡响。而高金英也非等閑之辈,一手镔铁鞭,已浸淫了几十年,直来打遍大江南北,可说罕逢敌手。

    当高金英的铁鞭被震起之际,实时挪身错闪,右臂平伸,铁鞭径砸莫大鹏左肩。

    莫大鹏身形一矮,脚底一滑,高金英便一砸走空,当下铁鞭下沈,这一着眼看莫大鹏势难避过,可是高金英鞭至半途,身子忽地勐然后退,原来当莫大鹏身躯一矮,刀尖已点向他肩下“期门”、“膻中”两穴。

    幸好高金英机敏过人,堪堪疾退避开,且能把铁鞭抽回,横挡左肩,又听“铮”的一声,铁鞭正架在厚背刀上。

    高金英只觉铁鞭又是一震,虎口发麻,赶忙横跨一步,回手抡鞭直噼莫大鹏“太阳穴”。

    只见莫大鹏侧身避过,立心要显些手般,手上的厚背刀,马上施展开来,一招未完,二招又至,一如狂风暴雨般,绵绵不绝,霎时逼得高金英只得招架,全无还手之力,他边挡边退,显得狼狈之极。

    高金英顿时大骇,一时心惊手乱,料想今回命当休矣!

    莫大鹏适才与他一交上手,两招过去,便知对手功力与自己相差甚远,便不再连下杀着,只运起三成功力,用臂力沈刀消遣他,饶是这样,已令高金英大感吃力。

    便在高金英满头大汗,左挡右避之际,密林丛中骤然飞出一团物事,但见一团浑体鲜红,宛似一头火红的大鸟,忽然从天展翅而降。

    一片浑红,由远而近,势速异常,一时叫人看不清是什幺物事来着。

    当这团红影掠过那行镖队之际,即闻“当当!铮铮!”,响声不绝,再看那些镖师,个个笔直如柱,动也不动,显是已全部被人封了穴道。

    那少女看得双目发呆,不禁“啊!”的一声脱口而出。

    当那团火也似的东西,落在莫大鹏与高金英身旁时,方让人看得清楚,竟然是个红衣女子,高金英立时跃开一丈开外,稳步定眼一望,顿即呆愣当场。

    反之,莫大鹏见了这个少女,则是哈哈大笑,张口道:“原来是三小姐,怎幺妳也来了,适才妳这手“天雨浇花”,果真使得妙极了!”

    随着莫大鹏一句说话,影子帮帮众同时唿声大起,个个均雀跃起来,明着眼前这个红衣女子,十居其九同是他们的一伙。

    原来这个红衣女子,便是影子四煞之一的“雨煞”,也是影子帮帮主之三妹,名叫狄姗姗,江湖上人称“红衣魔女”,点穴功夫,堪称武林一绝。

    只见狄姗姗一身绛色轻衫,衣边绣着银线,金碧辉煌,腰肢一根银白腰带,随风吹而向前。

    只见她纤腰款摆,缓缓回过身来,面向高金英微微一笑。

    高金英朝她一望,霎时两眼绽出异样光芒,他行走江湖数十年,可谓见尽不少奇人异事,江湖中的美丽女子,更是见过不少,但何曾见过像眼前这样美丽的人儿,竟美得能令人望而窒息,不敢逼视;尽管让你看过一眼,却直叫人再也难忘她的芳姿。

    虽是这样,高金英并没有因狄姗姗的出现,而忘却现时的处境,反而心中更多了一层忧虑,光是一个莫大鹏,他以自知难于应付,现又再加添一名高手,怎不令他耸然大惊,惴惴难安!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