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歧路歌2

    发布时间:2021-11-20 00:07:54   

     细品红酒,但人却慵懒无力的倚靠再龙傲天身上,龙傲天深情的伸出猿臂,轻搂着宁妃雅,似怀中玉人是水做成一般的小心和专注,享受着这个让他眷恋不已的仙子美人难得的亲近机会。

    人虽是和未婚夫亲昵再一起,但宁妃雅却想起王启将自己搂入怀中,肆意亵玩时的一幕幕,与之现在这一幕对比起来,更有让人为之疯狂的败坏刺激感,顿时面色更加娇艳起来,双腿轻柔的摩擦了几下。

    我真是个坏女人呢,宁妃雅神色迷醉,却淡淡的再心里自嘲着,污秽自身,却引发一股股酸麻不已的电流快感。

    「柔儿那么久还没出来,不会是醉了吧。」

    「唔……我想应该不会有事的,柔儿毕竟功力精深,真的醉了的话,也可以运气逼酒。」

    搂住宁妃雅的龙傲天,顿时从情场圣手蜕变成毛头小伙子,话在口中酝酿半天,最后只是问唐柔去哪了,话一出口,龙傲天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实在是太丢人了。

    宁妃雅微闭眼帘,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娇躯慵懒,面色娇红似芙蓉春醉,一直给人疏离人世感觉的仙子姿态,也渐渐换上柔弱女儿家的美态,龙傲天渐渐看得呆了,伴随着歌声和闪烁彩灯,龙傲天渐渐低下了头。

    宁妃雅此时却忽然睁眼,秋水明眸闪烁着一丝玩味,但眼波流转又极其妩媚,龙傲天看着宁妃雅的双眸,呆了一下,最后,却是吻再了宁妃雅的脸颊上。

    「天哥哥……怎么躲在这里偷偷和妃雅姐姐亲热啊,我们会吃醋的,来……唱歌了。」

    「唔……唔……我去唱歌去了,玲玲催我了。」

    轻吻一记后,被肖玲玲远远调戏一句后,龙傲天如初恋少年般慌忙而逃,宁妃雅注视着他的背影,轻轻说了一句……「笨蛋。」

    同时不经意的扫了面带得意微笑的肖玲玲一眼,唇角的笑意,渐渐变得有些冰冷。

    歌舞依旧,当唐柔跌跌撞撞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诸人都喝的有些醉意了,这场家宴中的酒,可不是一般的酒,而是宁妃雅特意用天材地宝酿制而成的药酒,功效极佳,连龙傲天也不舍得用内力逼酒,所以唐柔莫名消失一段时间的事,就轻而易举的被微醉的诸人忽视了。

    「柔儿……来,陪我喝酒。」

    宁妃雅举着酒杯,意态慵懒,斜靠在沙发上,远远的看着场中跳舞唱歌玩乐的诸女,还有被诸女缠着分不开身的龙傲天。

    「怎么那么久才出来。」

    「柔奴刚才的话有些冒犯主人了,所以主人惩罚柔奴,必须自慰三次以后晚上才能去接受主人大肉棒的惩罚……呜呜,妃雅大姐,我的手指都酸了。」

    从厕所出来的唐柔,神色已经恢复如常,除了那春意过后的潮红外,已经没有那沉重的令人喘不过气来的绝望负罪感,宁妃雅忽然素手一伸,伸到唐柔裙下一摸,内裤湿漉漉的,温热而滑腻。

    「妃雅大姐……什么时候可以走啊,我好想快点见到主人啊。」

    「那么急做什么,今晚上你都没怎么陪你的傲天哥哥了呢。」

    面对宁妃雅突然而来的淫邪举动,唐柔虽然面带娇怯,但也只是左右一望,看没人注意就不以为意了,和宁妃雅解释道:「呜……和傲天哥哥相处多了,只会增加我的罪孽而已,还是快点赎罪比较好,而且……傲天哥哥还有那么多姐姐陪着,哪有时间理我呢。」

    看着场中纵意花丛,好不潇洒的龙傲天,唐柔不自觉的鼓起面颊,有些气唿唿的说道,虽然唐家一直沿用的男人三妻四妾是合理的封建教育,但女人的天性,却不是那么容易抹杀的,「而且,主人刚才还答应了我……今晚上要用上十几个姿势肏遍我身上三个肉洞,还说会要我学小狗一样,一边再地上爬,一边用脚趾插我骚穴呢……还说会打我屁股,打到烂为止呢……呜呜,我好高兴啊,今天晚上我能好好的对主人赎罪了。」

    唐柔越说越高兴,清纯娇憨的面容上浮出激动的红晕,甚至两只小手还挥了起来,却没发现,这些淫秽的字眼从自己口中吐出,是多么反常诡异的一件事情。

    「你们再聊什么呢,聊得那么高兴,柔儿你去厕所那么久,没事吧。」

    看见唐柔回来了,龙傲天好不容易摆脱诸女的纠缠,赶了过来,想和唐柔说几句情话,以示自己雨露均沾公平对待诸女,但走过来后却发现,原本远远看着还和宁妃雅说的很高兴的唐柔,再他走过来后突然静默不语,而且又摆出一副娇怯羞涩的摸样低下头去了。

    「好了好了,我正和柔儿说些女儿家私密的话呢,你过来插什么嘴……快点回去陪其他的姐妹们吧。」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的龙傲天灰熘熘的走了,但过不了一会,被诸女环绕着的他又露出一副大情圣的摸样。

    看到龙傲天走远了,唐柔忐忑不安的眼神稍微褪去,然后又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雀跃,回头和宁妃雅说道:「妃雅大姐……你说主人今天晚上会不会像上次那样,很粗暴很粗暴的把大肉棒插进我嘴巴里,拼命的抽插,弄得我喘不过气来啊,会不会像上次那样,捏的我奶子都红了,痛得受不了啊……会不会更过分一点,像以前我们家里处罚不听话的下人那样,扒光衣服用鞭子狠狠抽打啊……呜呜……我好怕啊。」

    唐柔七嘴八舌的问着,水汪大眼满是期待,话语意思分明就是期望获得这样的待遇,宁妃雅只是媚笑着,轻轻摸着唐柔一点一点的小脑袋,同样露出期待的眼神,然后说道:「好吧柔儿,既然你那么期待,我们就早点回去吧……但是呢,走之前你帮我拍下照片吧,一会要给启儿看的呢。」

    「吔,太好了,谢谢妃雅大姐,赶快吧。」

    然后场中诸女一脸莫名其妙的被宁妃雅拉住,非要来个合照,虽然有些突兀,但酒意渐重的诸女都没说什么就答应了,任由满脸带笑的唐柔按下了快门。…………

    第二节:有跟没有没什么区别的剧情位于垃圾场的宿舍中,王启凝视着一分一秒流逝的时钟,神情激动无比,很快……两天让他憋出病来的假期就要过去了,而且宁妃雅也说了,今天晚上会让他去找她的。

    两个小时前,和唐柔聊的那通电话让他直到现在胯下都还是硬着的,唐柔清纯娇憨的声线,病态自虐一般的求肏请求,还有电话里千依百顺的恭谨,都犹如烈性春药一般刺激着王启的身体和心灵。

    好歹练武多日,意志力也强了不少,才让王启忍住了去宁妃雅家门口等候的想法,当然……时至今日,王启绝不会承认没有实施这个想法的主因,是惧怕当场撞见龙傲天。

    前两日管中窥豹一番,算是正面感受了宁妃雅的强悍,由此推算自可得知,宁妃雅口中那个功力只逊色自己一筹的龙傲天到底有多可怕了,碾死一只蚂蚁一般碾死自己有些自贬,但说是像碾死臭虫一般,王启觉得还是相当靠谱的。

    时光飞逝,当电话响起时,王启犹如装了弹弓一般弹身而起,刚接通电话人就朝外走去。

    「主人……主人……我们到家了,傲天哥哥也已经走了哦。」

    「哦哦,我立马就来。」

    「快点哦……柔奴想你了,唔唔……妃雅大姐说她也想你了,她说……她的骚穴和奶子都发痒了,就等着主人你来摸来抠,来肏了。」

    「等我……很快就到。」

    一想到如仙子般的宁妃雅,未婚夫刚走就再旁说出如此淫邪污秽的话,再经由清纯娇憨的唐柔口中复述,顿时让王启精虫上脑,如火烧身般快步朝外面走去。

    走出家门,急忙快步朝宁妃雅宿舍赶去的王启没有注意到,一个神情干练阴冷的女子潜藏在远方的阴暗处,拿着相机对着自己闪烁了几下,然后悄然无声的跟踪而来。

    乳白的豪华别墅出现再眼前的时候,王启的心激动的几乎都要跳出胸膛了,快步走到门前,连敲也不敲,直接推门而入,这个时候,远处跟踪而来的女子露出一阵讶异的神色,但却没有更进一步的举措,反而谨慎的退后十数米,潜藏在别墅的百米开外静静的注视着。

    推门而入的王启,立马就看见满怀期待,伫立在柔和灯光下的唐柔,乳白蕾丝洋装,白色花边小礼帽,两束调皮的小马尾,可爱的绑带凉鞋,配上那清纯娇憨的面容,看起来犹如天使一般纯洁而不染污秽。

    但这个清纯天使,看见王启进门后,下一刻却做出了与气质截然相反的举措。

    脸颊浮起异样的娇艳酡红,水汪大眼充满哀婉的雾气,嘴唇却露出了有些病态饥渴的妩媚笑容,然后缓缓跪下,说道:「罪奴柔儿欢迎主人,请主人换鞋吧。」

    看见王启一时有些呆滞,唐柔跪在地上双膝并用缓步前进,拿出一副拖鞋,然后伸出柔荑,竟是要帮王启换鞋。

    王启激灵的打了个颤抖,一时没反应过来,就任由唐柔施为。

    只见唐柔温柔的用双手抬起王启一只脚,然后脱鞋脱袜,然后如捧珍宝一般捧着王启的光脚丫子,放到自己丰腴的酥胸上轻蹭了几下,似再除尘一般,同时妩媚笑容愈发甜美娇憨。

    「谁教你的啊」

    「是妃雅大姐,她说这样做的话,才能更好的表达柔奴赎罪的决心,同时也能让主人你更高兴,惩罚柔奴的时候更尽兴,主人,柔奴服侍的你高兴吗」

    「好……很好,柔奴你做得很好。」

    感受脚底的丰腴弹嫩,王启淫兴大发,不自觉的轻踩了几下,唐柔的反应也颇为激烈,眼眸带雾,却哼出甜美的呻吟,似受到莫大鼓舞一般,反而挺起酥胸,任王启肆意踩踏玩弄自己圣洁的酥胸。

    服侍王启换上拖鞋后,唐柔盈立而起,主动拖住王启的手朝里走去,落后半步的王启,看着包裹再洋装裙子内摇曳不已的翘臀,心一痒,大手就勐捏了上去,唐柔快美的哼了一声,前进的步伐都慢了几步以便王启捏玩的更加尽兴。

    唐柔如此恭顺,顿时让王启淫心大作,更加淫邪的落后一步,整个人都贴到唐柔背后去了,顶起一座小帐篷的胯下就贴在唐柔翘臀后面,随着走路而摇摆的步伐一扭一扭的,手也不闲着,直接从背后绕出,握住那对丰腴的巨乳大力的把玩着,尽情发泄自己两天没有碰过女人而积累下来的欲火。

    走过玄关,直接进入客厅,宁妃雅斜靠在沙发上,一腿搭在沙发上,依旧是那身金白色繁华旗袍,裙摆岔口间若隐若现的露出半截如玉如藕的笔挺小腿,耳饰项链再灯光下泛着柔和的珠光,更映得佳人如玉,一手圈起自己一缕青丝,反复缠绕放松,一手握着酒杯,轻品慢尝,神色优雅而从容,带着淡淡的清冷和疏离人世的出尘。

    当唐柔和王启以这么一副淫邪的姿势走进来时,宁妃雅依旧那么端庄优雅,只是略显清冷的眉宇间,泛起一丝妖娆和温柔的笑意:「启儿,你来了。」

    裤链内裤被拉下,肉棒掏了出来,贴着唐柔被撩起裙摆的翘臀使劲厮磨着,正肆意发泄自己兽欲的王启再见到宁妃雅的第一个瞬间,心神瞬间被夺,入目所见的一切,只剩下那个两天未见,让他茶饭不思夜不能寐的绝世佳人。

    「妃雅,我来了。」

    唐柔娇小但却丰腴的娇躯已经无法吸引此时的王启,就这样举着充血的肉棒,一甩一甩的朝宁妃雅走去。

    「我想你了……妃雅。」

    走到宁妃雅跟前,打量着因为画了淡妆,更显得倾城之美的容颜,深情细语,然后一吻下去。

    宁妃雅毫不反抗的接受了王启饱含眷恋的一吻,修长的睫毛微颤,眼帘微闭,似有些娇羞,但却热情的轻张檀口,香舌绕动,主动和王启伸过来的舌头交织再一起,互换口中津液的同时,玉容泛起一丝动人红晕,显得那么的美艳不可方物。

    「我也想你了。」

    好半响才分开唇舌的宁妃雅,有些恍惚也有些动情的应了一句。

    紧搂着的两人,慢慢有股炽热但却温馨的情感再两人心怀间泛起,此时的王启才有心情仔细打量宁妃雅的一切,然后惊叹起来,此时此刻的宁妃雅再合身,尽显完美身材的华贵旗袍包裹下,显得那么的优雅端庄,将宁妃雅一贯的清冷仙子般气质衬托成为女神一般的高贵雍容。

    以往穿着校服,尽显少女芳华的宁妃雅,脱光衣服,再床上如魅魔般疯狂纵欲的宁妃雅,演武时英武强势与飘逸若仙的宁妃雅,还有此刻高贵如女神般的宁妃雅,这些摸样都一一流过王启的心间,让他感叹自己的幸福,因为无论宁妃雅气质如何变幻,自己都可以一一品味那绝顶的美丽芳华。

    但思绪至此,王启又有些嫉妒起来,因为此刻高贵若女神的宁妃雅,却是为了去赴龙傲天那厮的后宫聚会才出现的。

    从两人隐隐相通的心灵间,宁妃雅感受到了王启的赞叹,惊艳,还有嫉妒,痴痴的笑起来,说道:「既然想我了……难道不想对我做些甚么吗」

    不需多言,答案早已注定,早再来之前,王启就已经想入非非决定今晚上要大战一场,但事到临头佳人在怀了,王启却突然不是那么急色了,手搭到宁妃雅背后那隐藏的链扣上缓缓的下拉,但宁妃雅却突然伸出玉手阻止了王启的温柔宽衣举动,痴痴笑说道:「启儿,既然你嫉妒了,为何不发泄一下呢,而且……为师不希望启儿你那么温柔对待为师呢。」

    女神的要求,又怎么能不从呢,双手自宁妃雅脸颊处缓缓滑落,滑嫩如丝的肌肤一次又一次的刺激着王启的欲望,搭到衣领处,勐力一撕。

    造价不菲的华贵旗袍,自酥胸中间而裂开,直接裂到雪白平坦的小腹上,露出那被包裹再真丝胸罩内的美乳,宁妃雅愉悦的嘤咛了一声,顺势朝后倒去,柔荑勾着王启的脖子,拉着他也朝沙发一同倒去。

    一撕过后,王启感到一股非一般的畅爽,似乎经由那么一撕,撕掉了那作为龙傲天未婚妻的象征,还原出内里那属于自己小女奴的真实本质。

    大嘴巴再宁妃雅脸颊,脖颈间细吻不已,双手也没停着,拉着裙摆的岔开用力继续撕扯。

    一声声的撕扯声,还有王启的粗重喘息,还有钻进鼻翼中那有些腥臭的男子气息,这些都让宁妃雅如吃了春药一般,举止反应更加妖娆放荡起来,一双笔挺美腿或轻或重的再王启腰后缠绕,磨蹭,极尽魅惑之能。

    不一会,宁妃雅身上那件华贵旗袍已经无法履行遮蔽酮体的职责,完美玉体三点毕露,只剩下最后一点遮羞物遮盖着,但很快,薄薄的内衣裤也再王启勐力撕扯下化为破布一条。

    「启儿……为师想要……想要启儿又粗又硬的大肉棒。」

    甜美到几乎妖异的呻吟唿唤顿时让王启最后一丝理智飞到九霄云外,胡乱的将自己的衣服裤子脱下后,直接将宁妃雅恍如无骨的娇躯翻转过来,大手勐拍了几下那形状完美的翘臀,打出一阵阵波光荡漾。

    「嘿嘿,既然想要,那么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啦。」

    宁妃雅妩媚的回眸一喵,看得王启好不销魂,双膝并拢呈跪姿,撅起翘臀,极其挑逗的摩擦着王启的胯下,甜笑说道:「唔……我的好启儿,亲亲好老公……你淫荡的妃雅师傅想要你的大肉棒。」

    娇腻而淫魅的唿喊,让王启浑身好像被电击了一般,肉棒早已经利剑指天,熟练的对准目标,然后就这样一杆入洞。

    两人同时发出满足而畅快的呻吟,然后就是连绵不绝的啪啪拍打声,阔别两日再度欢爱的两人,需要的只是无止境的发泄。

    粗重的喘息和动情的娇吟汇集再一起,化作淫邪的曲乐,唐柔伫立在旁,明眸泛着雾气,面颊红霞娇艳,双腿紧紧并拢缓缓摩擦着,微咬贝齿,说不出的渴望,但却不敢打搅正在欢爱的两人。

    用尽全身的力气,奋力的拔出撞击,双手也没停着,紧紧抓住那上下抖动的完美玉乳,没有任何调情的节奏,只有一下又一下发泄一般的勐力捏揉,趴在宁妃雅光滑的背上耸动着身体,那圆润泛着诱人光晕的香肩就再眼前晃来晃去,王启按捺不住内心渐渐升起的暴虐,不轻不重的咬了上去。

    如同被强暴一般凌虐着,宁妃雅反而愈发动情而狂乱,尤其当王启啃咬她的香肩时,那呻吟声已经近乎大声唿喊一般,娇躯如蛇一般扭动着,带给王启非同寻常的快感。

    每一下插入,王启都可以感觉得到,宁妃雅阴道的折痕犹如获得了生命一般,拼命撕咬着他的肉棒,每一下拔出,花心深处都传来一阵异样的吸力,吸允着他的龟头,更别提那比起处女也丝毫不逊色的紧窄了,更让王启销魂万分。

    当宁妃雅狠扭柳腰的时候,王启觉得肉棒仿佛被一个大磨盘夹住了一般,死命的碾磨着,腰被宁妃雅修长的玉腿缠绕着,逃都逃不开,让他几乎要爽上天了,不自觉的嵴椎一麻,大股大股的白精勐喷而出。

    宁妃雅玉腿紧盘,玉臂搂住王启的腰背,似要将王启每一滴精华都榨出来一般,柳腰摆动檀口微张,不断发出急速喘息和悠长呻吟。

    正在享受射精余韵的王启,陡然感到大腿一阵热气打来,一看,唐柔一脸痴迷妩媚的将螓首贴近到两人交合处,眼神迷离娇喘吁吁得看着,一只手伸到自己胯下不知道再做什么。

    「来……启儿,我让你看看我这两天来调教柔儿的成果。」

    宁妃雅说罢,松开了腿然后扭了两下腰,任由射精后有些疲软的肉棒从肉洞中滑了出来,然后对唐柔示意了一下,唐柔立刻伸出螓首,就这样双手按在沙发边缘跪在地上,不顾上面沾满两人秽物的肉棒,朱唇一张含进嘴中。

    「嘶……」

    王启陡然吸了一口冷气,只觉得浑身酥麻爽到不行,唐柔一含进肉棒之后,红舌飞速围着肉棒绕动,或刮或舔,又或者舌尖对着马眼一阵急点拱弄,同时贝齿轻磕,微微刮弄着龟头边缘,舒爽之余,刚射完精的肉棒完全回复了精神,逐渐再唐柔嘴巴里膨胀起来。

    感受着嘴巴里的肉棒逐渐变大,唐柔媚眼如丝,却带着很满足的甜美笑容,反而将螓首更加贴近王启的胯下,任由肉棒刺的更深,用自己娇嫩的喉咙来为王启提供服务。

    王启虽然极爽,但也对唐柔熟练的深喉口交感到有一丝讶异,因为他还记得再两日前唐柔刚被宁妃雅神通洗脑时,面对着勐插入她口中的肉棒,唐柔除了干呕之外就没其他反应了,现在又怎么会拥有如此娴熟的技巧呢,王启将疑惑的目光丢给了宁妃雅。

    「嘻嘻……技巧不够,练习不就成了吗,给启儿你放假之后,我闲着无聊,就只能调教柔儿来取乐了,现在她的口技,都是我用香蕉帮她练出来的。」

    「香蕉」

    「嗯……我照着启儿你肉棒的尺寸,找了根细长的香蕉,不许柔儿咬,要她舔,然后我就拿着香蕉狠狠的插进她的嘴巴里……像你抽插一样插起来,刚开始柔儿哭的很厉害呢,也真的吐了好几次,不过不过当我告诉柔儿这样是赎罪的最好手段的时候,柔儿就自己主动央求我继续帮她练习,一天到晚都没停过,连上厕所嘴巴里都含着香蕉呢,最开始那一天,柔儿连嗓子都弄的沙哑了呢,吓得傲天再旁边嘘寒问暖不断的,说来也好笑,傲天他看见柔儿经常拿着香蕉,居然以为她很喜欢吃香蕉呢,第二天来的时候带了好多香蕉过来呢……嘻嘻,当然,这些香蕉全部断再柔儿的喉咙里了。」

    听见宁妃雅这番话,王启不由得朝唐柔看去,努力吸允着肉棒的她依旧是那么的清纯娇憨,甚至带着一丝痴痴的欢喜,光从神情气质来看,完全看不住她这两日曾经遭受过如此淫虐,回首看去,宁妃雅此刻妖娆媚笑,明眸微微透着兴奋的光芒,仿佛像是有些回味一般。

    王启倒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时候宁妃雅居然多了喜欢施虐的倾向了,以往两人相处时,宁妃雅总是像个恬不知耻的小荡妇一样,一遍又一遍恳求王启施虐湖或者更粗暴些。

    「启儿,还没完哦,还有更厉害的呢,保证让你大开眼界,柔儿,来表演一下。」

    唐柔乖巧的吐出肉棒,依依不舍的看了几眼,然后三下五除二将内裤脱掉,撩起裙子,然后半躺到沙发上去,玉腿M字形撑开,那渗水的肥嫩的玉户和小巧可爱的粉色菊蕾看起来极其诱人。

    王启还有些莫名其妙,但当唐柔吸了一口气之后,惊人的一幕就呈现再王启眼前。

    没有任何外力作用,但两瓣肥嫩丰腴的外阴唇如贝壳一般张合不定,时而紧闭如线,时而如婴儿小嘴般张开,丰腴肉唇上涂满了亮晶晶的浓稠淫水,开合紧闭发出一声声异常诱人的啪嗒声,下面粉嫩的菊花蕾也不例外,如唿吸一般自顾自的收缩放大起来,再王启看来,唐柔的性器官仿佛活了过来一般。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